第一百零二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零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二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零二章

  顾三得知顾淮和沈清月没有定亲!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顾淮笑了一下。

  顾三打趣着问他:“你和她定不了亲!似乎很开心?”

  顾淮敛起笑容!淡声道:“没有开不开心!只是觉得这件事儿好笑。”

  顾三道:“有什么好笑的?”他抱着臂!倚着隔扇!挑眉瞧着他道:“因传的是你!你才觉着好笑,指不定下次就是和别人传,我看你还笑不笑。”

  顾淮轻摇头!笑而不语。

  沈清月已经跟舒阁老有了接触,照舒家如今对她的态度,认下她只是早晚的事儿。

  沈清月一旦和舒家相认了!舒家轻易不肯答应将她许人。

  若是沈世兴替沈清月定下她和舒家都不满意的婚事!舒家自会插手阻止。

  只要舒家和沈清月不松口,沈清月不可能嫁给旁人!了不得于她名声有微损。

  沈清月既要和舒家搭上关系!她是个聪明的!自然而然不会再挑家世或才能普通的夫婿!挑夫婿的事,多半由着舒家暗中操办!最后再经沈世兴的手。

  说到底!沈清月的夫婿!先要舒家看得上眼才行。

  舒家要替沈清月挑夫婿,一则要考虑家世不能太让沈家高攀!二则男方家的郎君本人也要扶得起才行。

  还有什么比出身贫寒的状元郎的身份更合适吗?

  他只要中了状元,舒阁老自会亲自捉婿。外界传成什么样子,其实没有没什么要紧。

  当然了,沈清月既因着什么事,必须要传出和谁定了亲,还是传他比较好。

  顾三眯着眼问顾淮:“人家借你名声算计,你倒是大大方方不计较。”

  顾淮瞥了顾三一眼,道:“这事儿不会是她主动传出来的。她没我和定亲,此事肯定要澄清,若是她传的,一则对她名声不好,她没这么笨,二则她不至于借我的名声干下这种事,她不是这样的人。我估计是谁误传出来的。”

  顾三冷哼一声,道:“你倒了解她,这就替她开脱了。”

  顾淮声音有点冷淡:“是你自己要慌慌张张跑我这儿来诋毁人家清誉。”

  顾三见多了女人使手段,他不信沈清月还有这般清白,便道:“你且看我是不是诋毁。”

  顾淮淡声道:“我懒得看你自打嘴巴子。”

  顾三不服,他拔高了音量道:“好啊,若我看错了,我就自打嘴巴给你看!我若说对了,你就承认你鬼迷心窍!”

  顾淮嘴角勾了个笑,瞧都不瞧顾三,笃定了自己猜的是对的,复又问道:“你一天天没有事儿干了?你来找我,难道就是为了我和沈二姑娘有没有定亲的事儿?”

  顾三撇嘴道:“当然不是。”

  “有事说事。”

  顾三关上门,走进去坐下,道:“灯节那天,你后来让我去查的事我查清了。谢家和五城兵马司里北城的指挥使很亲近,当夜正好是北城指挥司在附近巡逻,砸神像一事,竟然是永恩伯府出面压下的。”

  顾淮也在桌前坐下来,眉毛皱起,道:“永恩伯府?”

  他手里握着狼毫笔,眼神定住。

  顾三一脸嫌恶道:“是,我也没想到会和那一家子的畜生有干系,他们是替张家人压下的,就是你教过的学生,张轩德家里。”他又一笑,道:“他们家打着好算盘呢,你猜猜看,谢家原是想做什么的?”

  顾淮说猜不到,他脑子里只想着,张轩德早从沈家族学走了,还和沈家闹得不愉快,怎么又打起了沈清月的主意。

  顾三没察觉顾淮走神,他笑得很开心,把永恩伯府如意算盘落空的是说给了顾淮听,还奚落了谢家几句,末了道:“幸亏你出面了,不然叫谢家得意,我就不快活。”

  顾淮回了神,他倒没想到,那夜本想着救沈家一把,竟这般阴差阳错,在圣上面前压了谢家一头!

  他嘴角略弯了一下,很快又平了下去,谢家才吃这点苦头,这还不算什么。

  顾三朝顾淮笑着道:“听祖父说,皇上的的确确提过你的名字,大概是记得你了。”

  顾家生意做的大,在京中结实的朝臣也不少,有些重臣常常出入宫中,或是和皇帝身边的宦官相熟,便将这些消息传给了顾家。

  顾三眼里笑色愈浓,道:“还告诉你个好消息,另有位大人很是看重你,听说你是顾家宗族子弟,先与祖父打过了招呼,有意亲近你,等殿试的时候,那位大人也会参与评卷,你倒不必借着舒阁老的光了。”

  顾淮眉毛抬了一下。

  顾三盯着他,笑道:“何况以你的才学,只要不得罪人,中进士又何难?如今天子都知道你了,殿试上难保不会稍稍偏颇你,这回倒不必欠舒家的人情。”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顾淮面无表情,顾三摸不准他的心思,就道:“传言的事,早早澄清了就是。”

  顾淮不疾不徐地道:“这事儿既是从她手上传出来她的,她自会处理妥善,用不着我插手。”

  顾三哂笑耸肩,像是看见了在温柔乡里被迷得晕头转向的男人——可顾淮还没尝到半点温香软玉的滋味儿呢。

  色令智昏。

  顾淮见顾三再无事可说,便请他离开。

  顾三给他一对白眼,起身抚了抚衣摆,走到顾淮的桌前,抄着手笑道:“我就等着看你脸肿起来。这回若叫你说对了,我以后再不说你的事,你只管和祖父有了交代,我权当什么都不知道。”

  顾淮竟又笑了,顾三已经许久没有说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话了,他坐直了身子,挑眉应道:“话篓子,你说的。”

  顾三不耐烦地走了,话篓子话篓子话篓子……他这个做哥哥的要不是着急,哪儿会这么婆婆妈妈,他忙生意上的事,可从未这般墨迹过。

  顾三走后,顾淮往沈家的方向望了一眼,阴冷的天儿,云不成片,浮云层层围聚交融又有留白,苍穹像是破了个洞。

  顾淮觉得,他看不错沈清月的。他在沈家见过的几桩事情里,沈清月几乎全是凭一己之力应对,少有借势,他估摸着,倒不是她借不了势,而是她不愿意自己的事和别人有牵扯。

  他料想此事,她也不会想和他扯上关系,何况是女子定亲的大事。

  ——

  王媒婆的嘴巴一打开,消息传遍京城,连张家也知道了这事儿。

  钱氏还亲自着人去问了王媒婆,沈家大爷促成沈二姑娘和顾解元婚事的事儿,可当真!

  王媒婆同钱氏身边得脸地妈妈说得绘声绘色,说这消息可是沈二姑娘院里的奶娘亲口传出来的,错不了!

  钱氏懵了,柳氏前脚才答应跟她合谋,怎么转眼她儿子就替沈清月做起了媒?!柳氏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儿子要做这种事?柳氏竟然也不阻止!柳氏这不是涮着她玩儿吗?

  钱氏还有一道猜测,柳氏是不是觉着和她合谋不成是,拿沈清月的婚事做了两次买卖!

  这他娘是人干的事儿吗!一点信义都没有!

  钱氏气得半死,柳氏要真敢这么做,她扒了柳氏的皮!

  钱氏身边的妈妈提出了一个疑问:“咱家哥儿不是说,顾解元向来和沈二爷交好,怎么会是沈大爷促成的呢?夫人仔细琢磨琢磨。”

  钱氏略冷静了一些,对呀,便是沈家要给沈清月说亲,那也是找沈正章说和才对,怎么会找沈大?

  她脊背发寒,有种不切实际的猜测……这可别是沈清月的挑拨离间之计吧!

  钱氏忽然地道:“你忘了,沈正章要考会试,哪儿有功夫替沈清月说亲,沈大便是和顾解元不熟,又不是陌生人,他做中间人也未为不可。”

  她绞着帕子在屋子里徘徊道:“我不能再去问柳氏了,不然又让她给搪塞过去了。先去查一查,到底是不是沈大所为。”

  钱氏肯定不可能直接去问沈大,唯一能问的就是顾淮了,她吩咐道:“快去着人去一趟顾家,直接找顾解元侧面打听。他好歹和轩德师生一场,咱们上门拜访也不唐突。”

  张家立刻去了人。

  顾淮已知柳氏算计过沈清月的嫁妆,灯节夜里就是张家坑害沈清月,这会子又听说张家的人来了,岂有不见的道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