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四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顾淮连中六首!顾家很是赚了一大笔钱!但也出了不少钱!而且远超他们原先预计的支出。

  顾家钱庄的大掌柜是从账房先生做上来的!有近三十年的管账经验!心细如发。他在顾淮中状元之后!整三次下注的总账之时!发现很奇怪的一点,顾家钱庄出到赌坊里的新银票和银子,竟然有大部分又被兑回了顾家和别家的钱庄!换成了大额银票或者干脆存在了钱庄。

  银子底下都刻了年份,光靠这个大掌柜本不能确定,只以为他想多了!但银票上的票号竟然也相近!这未免太蹊跷。

  一般钱庄出到赌坊的银子,流经四处!很难再回到钱庄!便是回来!同一批出去的银子!又同时回来,委实巧合。

  大掌柜和京城商会的人都认识!特意去悄悄查问!确认无疑!便去告诉了顾三。

  顾三管着这一片的生意,他一去自家赌坊查问就发现了问题!顾家名下不同的赌坊赔出去的十几笔不小的银子和银票,都被同几个人兑换了。

  这也就是说,有人在顾家赌坊分散开下了好几笔注,大赚特赚。

  顾三也奇了,顾淮中状元不知道糊弄了多少人去,竟还有这么明白的人?且那人还十分聪明,竟将银子分了不同的赌坊去赌,赢了银子,又换不同的钱庄去兑换,可巧正好那人找了好几家顾家钱庄兑银子,才叫顾三发现了端倪。

  顾三当时就怀疑出了内鬼,他正打算整肃同时,也着人去查了,却查到了沈家头上,背后下注的人,是沈家一位妈妈的儿子。

  沈家都是什么人,二房几个金贵的不屑于赌,其他的都是不成器的,独独三房还有会算计的沈清月。

  可沈清月一个内宅姑娘,她懂什么经商之道?她懂什么朝廷斗争?

  便是懂,她又怎么敢沾上赌博这种下三流的事!

  顾三头一次怀疑,可别是顾淮死乞白赖地去劝了人家到顾家下注,讨好人家姑娘。

  顾三心里犹疑不决,撂下手里的事,匆匆忙忙跑来找顾淮问个清楚,他一进门就质问顾淮:“你是不是告诉沈家姑娘顾家生意上的事,叫她买你中试了?!”

  顾淮一听,都没否认,漫不经心地抬起头,看着顾三乌青的眼睛,道:“你现在还能得闲?就为了这点事跑来问我?”

  顾三险些呕血,那么大一笔银子,顾淮说得倒像是视金钱如粪土一般松快,他拧着眉问顾淮道:“真是你跟她说的?”

  顾淮倒也没隐藏,道:“是我说的,去沈家吃酒时,多吃了两杯,醉后胡言乱语了两句。她不会乱告诉别人的。她不过一个内宅姑娘,手上能有几个钱,买了就买了。”他狐疑地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此事的?”

  顾三两眼发黑,顾家再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他冷笑一声,道:“几个钱?买了就买了?怀先,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上次我说的话,不作数了!你好心便罢了,她却贪心不知足。这回我再不替你瞒了,回去我就告诉祖父。”

  顾淮稀里糊涂的,起身问道:“她……下了多少两银子的注?”

  顾三牙缝里挤出一个数字:“一万七千七百五十两!”

  顾淮纵是往日里再淡然,也惊坏了,他拧了拧眉头,难以置信地道:“近两万两?”

  沈清月嫁妆有这么多吗?她难道真的把所有的现银全拿来下注了?!

  顾淮心绪复杂,没想到他醉后说的几句话,沈清月会当真。他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敢赌这么大,若换了寻常人,有命赚钱,没命花钱。

  他虽是主动告诉她,但她不知道适可而止,的确有些贪心。

  顾三手里还拿着账册,道:“这次再不是我泼脏水了,顾大掌柜总的账,你自己亲眼看看。”

  顾淮到底还是不信,总觉着沈清月不是这样不知分寸的人,便要接账本。

  顾三怕顾淮不会看,便将厚厚的账本放在桌上,舔了下手指头翻页,指着几笔用朱笔勾画出来的地方,道:“瞧瞧,这一笔,这一笔,还有这一笔,几乎都是咱们家赌坊里比较大的几笔支出,你再看看顾家钱庄兑下的记录,全是一个人的手印。”

  顾家的账本,不会特地为了沈清月去做假,账本一定是真的,顾淮很是不解,怎么会这样。

  顾三继续火上添油,冷嘲热讽道:“这还只是咱们的家,还不知道她在别家买了多少,可好了,沈二姑娘富裕了,有这么丰厚的嫁妆傍身,再可以嫁个好人家了。”

  顾淮面色凝重,沈清月要真的还去别家买了,只怕是要招人眼了,他连忙问道:“她每笔分别是多少银子?”

  顾三道:“会试的时候,赔的是二又退位五(25),殿试赔的是三。她在顾家先后下的十三笔注,统共加起来是三千五百两和三千两,一笔少说也有两百三五十两,倒也不少,够招眼了。”

  顾淮眉头拧得更深了,道:“会试她也下注了?”

  顾三咬牙道:“下了!”

  顾淮瞧着顾三,面色严肃地道:“可我……只在中了会元之后见过她,取会元之前,我与她并未见过面。”

  顾三瞪大了眼睛,道:“什么?她中会元不是你提的醒儿?”

  顾淮点了点头。

  顾三:“……”

  他面色通红,一时间想不到说辞。

  顾淮思索片刻,又坐下了,唇边勾着淡淡的笑……沈清月一开始就觉得他会中会元吗?她怎么知道?她怎么敢买三千五百两的注?

  万一他没中,她岂不是赔个精光?

  顾三犹自怀疑,眯着眼打量顾淮,道:“你真没告诉她?”

  顾淮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没。我何必瞒你。”

  顾三嘴巴紧紧地抿着,他抄着手,眉头拧成“川”字,道:“幸亏她聪明,分开下注,若全在一家赌坊下注,赌坊钱庄的人早查出来,可没有这般风平浪静了……”

  赌银子赚来的钱,没那么好拿。

  顾淮眼睛定定地看着隔扇外,道:“看来没我指点,她也肯定会下注,说不定就是因为我点拨了,她第二笔才只在顾家下了三千两,少了五百两。否则你还有得亏。”

  顾三偃旗息鼓,撇嘴道:“强词夺理你倒是一把好手。”

  顾淮并不认为自己分析错了,他的视线转移到顾三身上,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顾三抄着手,笑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顾淮冷了脸,语气淡淡的,道:“你可别招得舒阁老出手,刨开我中试之后有人主动朝顾家示好,顾家结交多年,真正信得过的官员没有几个,别作死。”

  顾三面带笑容道:“这些年都没听说她和舒家有什么关系,舒家难道还会管她?”

  顾淮笃定道:“舒阁老就要认她了。”

  顾三也不笑了,道:“当真的?”

  顾淮道:“该说的我说了,随你怎么办。”

  顾三后牙槽都咬紧了,拂袖离去,生意场上有生意场上的规矩,那些达官显赫之家,和顾家有来有往,彼此互惠互利。可像这种情况,顾家第一次什么好处都没有,白舍出去这么多银子,还是头一次。按以往的情况,绝没有这样容易揭过。

  顾三管了家里好几年的生意,手里第一次亏这么多银子,真是令人不快。

  顾淮坐在桌前,敛眸往沈家方向看了一眼……沈清月,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她怎么会猜到他能中会元,她就这么肯定吗?

  顾淮正出神,福临回来了,他又说了沈清月的事儿。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