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沈世兴万分不赞同老夫人的举措!顾淮来提亲了!他铁了心要答应。

  老夫人与沈世兴二人僵持着!厅里静可闻针落。

  沈世兴先眨了眼!挪开视线!他面色沉郁地道:“母亲!您之前不是说叫儿子自己给月姐儿寻亲事吗?现在寻了一门好亲事!凭什么又不许儿子应答?”

  老夫人下巴僵硬地抬起,喉咙哽着说不出话来,沈世兴给沈清月找个平平无奇的人家也就罢了!怎么能是顾淮这样的人中龙凤!

  她冷着脸道:“我给了你几个月的时间,你都没找好,眼下人家都要来纳吉了!半路杀出个顾淮你就同意了!把沈家的声誉置于何地?”

  沈世兴脸色发黑,抖着唇顶嘴道:“母亲!河间府的婚事!您是私给了月姐儿生辰八字出去!儿子至始至终没有同意过!做不得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月姐儿母亲不在了!她的婚事!该由儿子做主。”

  老夫人不愿与沈世兴多说!她态度强硬道:“今日那边人来纳吉,随你出不出面!总之我会应下!顾淮那边,我一会子着郑妈妈亲自去说。”

  沈世兴抬起头,双眼怒红地看着老夫人,扑通一声跪下,颤声道:“儿子年轻的时候一直被二哥压着,二哥是天上的云,儿子是地上的泥,在真定鬼迷心窍之下冒用了二哥的身份……又喝了酒,犯下弥天大错……儿子知道自己懦弱无用,父亲的死,儿子也很自责,但父亲若是在世,也绝对不愿意看到月姐儿吃这种苦头。月姐儿毕竟是您的亲孙女,求求您放过她罢!就当是……当是在看父亲的颜面上!”

  老夫人看着声泪俱下的沈世兴,一双发黄的眼珠子也沁出泪,她抄起手边的茶杯就砸了过去,声嘶力竭道:“你父亲就是你们父女两个害死的!你还有脸提你父亲?!”

  沈世兴默然,他和沈清月的事,的确是老太爷死前的心结。

  老夫人痛心疾首,看着早跟她离了心的三儿子,也没有与他细说此事的利害关系,他不会懂沈清月对沈家和对她的恨意,她仰靠在大迎枕上低泣了一会儿,才弱声道:“今日你已经点卯了,就不必去上衙门了,就在我这里的待着。”

  沈世兴愕然看着老夫人,难以置信道:“您、您要囚禁儿子?”

  老夫人冷眼看着沈世兴道:“明日你也不用去了,我一会儿就让你大哥去找你上峰请假。待月姐儿婚事定下了,你爱出面不出面罢!你不怕她被夫家人看不起,你尽管不露面!”

  沈世兴张着口说不出话来,当年母亲能从父亲手下护着他,他就知道母亲很有手段,但是他没有想到,母亲的手段会有一天用到他的身上。

  老夫人不等沈世兴反应,就着人去锁了院子,只让心腹郑妈妈留在院子外与人周旋,庭院里站着近十个丫鬟婆子,鸟都不敢飞进来。

  永宁堂里的动静,很快就传开了。

  沈清月的丫鬟还没打听消息回来,方氏便派人过来了一趟,丫鬟说老夫人已经着人去让大老爷给沈世兴告假去了,老夫人又锁着门不让沈世兴出来,其意不言而喻。

  其实方氏的心也凉透了,至少在她看来,沈清月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绝不至于让老夫人下这样的狠心!

  她头一次忘了身份,在同心堂里没忍住在沈清舟跟前不管不顾地道:“这太令人齿冷!”

  沈清月对老夫人没有任何期望,倒不觉得齿寒,她心里清楚,她跟顾淮的婚事必要沈世兴出面不可,河间府那家都快来纳吉了,沈世兴再不出来,等纳了吉,再退婚便要大费周折了。

  罗妈妈虽说在内宅里待了多年,但她这一辈子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今日可谓是开了眼!

  关心则乱,罗妈妈有些焦急地建议道:“姑娘别怕,我现在就出去找两位大人!”

  沈清月摇了摇头,道:“您现在哪里还出得去?”

  她很快理出了个头绪,沈世兴若强行出来,闹得太难看了,沈家只怕要沦为全城笑柄,老夫人只要对外说,婉拒顾淮婚事是因为沈家已经和别家人先定了亲,便占了大理,他们父女两个大闹一场,反而要担上嫌贫爱富和不孝的名声,此事只能迂回为之。

  首先二门上要拦住河间府的人进来,其次不能让沈世昌顺利去给沈世兴告假,还要请到沈世兴的同僚过来,说有事找沈世兴,老夫人再不放人,往大了说就是关押朝廷命官……老夫人到时候就不得不放人,只要沈世兴能出来,事情就好办了。

  沈清月仔仔细细推敲了好几个细节,确定无误,便与罗妈妈说了她的打算,两人一道动身准备往方氏院子里去。

  等她门到的时候,方氏不在院子里,沈清舟跑出来欢喜地告诉她:“二姐姐,我父亲要回来了,我母亲去了二门上了。”

  沈清月诧异道:“你父亲要回了?”

  翰林院这还没到下衙门的时候吧!

  沈清舟点点头,拉着沈清月的手道:“是二哥哥翻墙出去请的父亲回来的,我估摸着是快到家了,二姐别怕,有我父母亲在呢!”

  沈清月心里又酸又暖,她点了点头,道:“我去二门上看看,你进屋去,别跟来。”

  沈清舟软声道:“母亲也是这么嘱咐我的……”

  沈清月扯了个笑容出来,舟姐儿还不足十五岁,看着年纪真小呀,她拍了拍舟姐儿的肩膀,温声道:“快回去,我走了。”

  说罢,沈清月就和罗妈妈两个人出了同心堂,赶往二门。

  二门上太热闹了,郑妈妈领着人守着门,丫鬟婆子堵了一圈,方氏和郑妈妈两个人正僵持着。

  方氏叫前院人沈世文相熟的管事看着大门和角门,不许他们放河间府的人进来,郑妈妈守着二门不许方氏的人出去给沈世文报信,两个人打着机锋,没敢撕破脸,谁也不肯让步。

  沈家的大门口,就更热闹了,河间府男方家里的使者顶着烈日站在门口抱怨,说合了两人八字,再好不过,好好的喜事,怎么不让人进去报信!

  沈世昌已经替沈世兴在他的顶头上峰正七品太常寺典簿面前告了假,快马加鞭地回来要给老夫人送信,沈世文和崴了脚的沈正章紧随其后,一旁还跟着太常寺里的正三品正官太常卿!

  沈世昌看着太常寺卿,额上冷汗直冒,他焉能不知沈世文此举为何?他动用了人情关系才找典簿给沈世兴告假,沈世文竟然找了太常寺卿过来,这是打典簿的脸,也是打他的脸!他这下子还要得罪典簿和请托的朋友了!

  沈家两个老爷都回来了,沈家大门不得不开,一大堆人乌压压地从正门进去,河间府的使者也一道跟着进去。

  太常寺卿是要来找沈世兴的,沈世文直接领人往二门上去,河间府的使者要去见老夫人,也往二门上去,紧闭的二门,里里外外,聚满了人。

  郑妈妈还在门后边苦着脸同方氏道:“二夫人,我知道你最是通情达理,老夫人下了死命令,您回去吧!”

  方氏还不见丈夫儿子回来,她怕大门上的人拦不住河间府的那家人,又正好撞上沈世昌回来,跟着一道进门可就糟了!

  她心里焦躁得不得了,拧眉道:“二老爷一会子就要回来了,我只是等一等他,您何苦赶我!”

  郑妈妈绞紧了手里的帕子,她没有办法,只能期盼着前院沈世昌手里的管事顶事些,快点儿把河间府的人放进来,否则这边她一脱身,方氏一准破了门。

  沈清月刚到二门上,就看到两方人对峙的场面,就在此时,她身后急急忙忙跑出来两个修德院里的丫鬟,俩丫鬟都摔了一跤,连滚带爬地站起来,道:“要生了!姨娘都要生了!快请稳婆!”

  郑妈妈脑子轰然一响,几乎要仰倒,怎么在这时候生了!

  沈清月转身看去,鼻子发酸……姨娘怎么会这个时候都一起要生了,她俩怕是知道了二门上的事,替她想主意!

  二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沈世文在外面略带些怒气地问:“二门怎么关了!把门打开!”

  方氏听到丈夫的声音,很是松了一口气,红着眼眶问郑妈妈:“您还不开门吗?!”

  郑妈妈无可奈何只能把门开了,有眼色的丫鬟,立刻去了永宁堂报信。

  女眷们纷纷后退避开。

  二门一开,沈世文和沈世昌两个人脸色各异地请了太常寺卿进门。

  沈清月远远地望着门口进来的沈世文,眼睛红彤彤的,待他们进来之后,沈正章一瘸一拐地扶着门框进来,在人群里搜寻她,朝着她咧嘴一笑……沈清月登时无语哽噎,眼前方氏松快又疲倦的笑脸,耳边姨娘丫鬟的窃笑声……不过片刻她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她也有家人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