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沈清月回门!沈家所有的人都在永宁堂里等着她!他们心思各异。包括院子里的丫鬟都跟长了七八双眼睛似的!盯着她和顾淮的一举一动。

  各方皆不动声色!沈清月却将各人眼色看得明明白白!顾淮亦然!遂在上台阶的时候!体贴地扶了沈清月一把,并且低着头温声道:“夫人仔细脚下。”

  沈清月耳朵微动,点一点头!与顾淮携手进去,直到上房门口才松开。

  两人一进去,院子里的丫鬟婆子打起了眉眼官司!从前顾六首可不是没在沈家来过!什么时候不是待人冷冰冰的,何曾待人这般亲热过!

  夫妻两个一进厅里!拜见了沈家长辈!拿了红包才起来!顾淮依旧扶了沈清月一把!还随手替她整理裙摆,自然之态!仿佛体贴细腻!早融化在夫妻二人日常起居之间。

  二房和沈世兴自然欢喜十分!老夫人和沈世昌有些沉不住气了。尤其沈世昌,他眼神闪烁!很有些后怕……早知道这样,他当时也该顶着老夫人的脾气,促成这桩婚事,也不至于得罪顾淮,就如老夫人说的,将来若分了家,沈清月要记恨的当然是大房!

  大房人丁不算单薄,可出挑的孩子少,又没个主母,沈世昌可再禁不起打击了,他身心俱疲,一时间不免多埋怨。

  老夫人在这厅里没有支持者,下意识就和沈世昌对望,却见长子有些懊悔和不耐烦,心中更是不快,僵着一张脸,场面话都说不出来了。

  沈清月回门仪式极为简单,她不过在厅中坐了半刻钟,人就都散了。

  顾淮被沈世兴等人拉去了书房里说话,沈清月和方氏还有四房的赵氏,去了同心堂,两个姨娘也派人赶了过来。

  沈清月怕折腾两个姨娘,与方氏和赵氏打过了招呼,便要离开一会子,赵氏叫她去,又刻意留下了她身边的丫鬟雪竹奉茶。

  沈清月知道赵氏的意思,也没拦,就离开了同心堂。

  雪竹脸还嫩,瞧着不比春叶她们稳重聪慧。

  赵氏一张嘴,舌头带倒钩似的,就问:“你去顾家伺候怎么样?可还得姑爷欢喜?和姑爷身边的旧人融洽不融洽?做丫头的要多替主子考虑,少招惹是非。”

  雪竹乖巧答道:“爷待下人没有欢喜不欢喜的,姑爷不叫我们贴身伺候他,除了梳头要丫鬟,洗漱穿衣,都是姑爷自己动手,或者夫人伺候。姑爷身边没有什么人,奴婢几个也没机会得罪旁人。”

  赵氏眉毛一抬,心里有些酸,沈清慧也撇了一下嘴,她嘟哝道:“怕是丫鬟都怕他吧。”

  赵氏又问雪竹:“顾淮其他的人可好说话?月姐儿没有太过劳累吧?你们平日里要多替她分忧,若有什么难处和委屈,不要瞒着娘家。隔这么近的……有事就说,明白没?”

  雪竹老老实实道:“……夫人没有难处。家里大小庶务都是夫人管,爷的库房钥匙都交给了夫人。日后不过繁杂些,夫人倒不至于受委屈。”

  赵氏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不可置信地问:“顾家库房的钥匙,顾大人都给你们家夫人了?!”

  雪竹傻愣愣地点点头,道:“给了,第一天就给了。”

  赵氏肚子里算是酸梅汤,想她成亲快二十年,四老爷库房的钥匙,她就瞧过一眼,丈夫库房里的东西,要不是她自己精于算计,做了小册子,有些东西流到别的女人手里,她都还不知道呢!

  这顾状元瞧着不太会为人处世的样子,怎么待沈清月这般体贴。

  赵氏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随手捡了碟子里的糕点往嘴里一送,她一咬,啧,真酸,她低头一看,怎么是个山楂!她不吃这玩意!偏偏咬了一口,又不好放回去,便只好硬吞下了。

  没多久沈清月就回来了,方氏留她用午膳,赵氏见她油盐不进,略说了两句恭维的话,就赶着离开了。

  四房的人一走,沈清妍也跟着走了,同心堂氛围登时不同了。

  方氏打发了沈清舟去练琴,和二太太一起与沈清月说体己话,她们两个的意思都是劝沈清月快些把孩子生了。

  二太太道:“平日里姑爷要上衙门,就你一个人在家,不免孤单,膝下有个孩子也热闹些。”

  方氏也道:“我瞧他也是个有些冷情冷性的人,有了孩子男人就不一样了,日子就要热热闹闹的过。”

  沈清月只能笑着嘴上应下几句。

  用过午膳,沈清月临走前托付方氏替她看顾两个姨娘,顾淮也吃完了饭,和沈世兴一起往同心堂这边来接沈清月了。

  三人同行,沈世兴微醺,一脸笑意,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沈清月说着话,她告诉沈清月,雁归轩要空出来了,但他去找方氏说了,留下来给两个姨娘住,毕竟是自己房里人,以后她想回来看看,也方便。

  沈清月没说话,临到了二门,顾淮不叫沈世兴送了,她才同父亲嘱咐了一句:“您好好照顾两个姨娘,还有她们的孩子,妍姐儿和康哥儿您也不要忽视了。”

  沈世兴醉眼迷蒙,笑呵呵地问沈清月:“好姐儿没话对爹说吗?”

  沈清月没话说,只道:“您不该再叫我姐儿了。”

  毕竟她出嫁了。

  说罢,沈清月就转身走了。

  顾淮叮嘱沈世兴留步,便也走了。

  沈世兴心里直嘀咕,怎么会没有话跟他说呢,人人都叮咛到了,怎么就是没有他?

  沈清月和顾淮这一走,沈家顿时沸腾起来,上上下下都在议论,顾淮对沈清月可真好!

  沈家的老爷和小爷们里,独独沈世文是个不纳妾的典范,他对方氏很敬重,却从未在人前不掩亲昵,这沈家的男人,可没有一个比得上顾淮。

  沈清月是沈家的姑娘里,目前嫁得最好的一个,好到沈家的男人都比不上!

  这风声当然也不止是在沈家传开了,街坊邻居全部都知道了,顶着状元郎的名声,此事越传越远。

  舒家乐见其成。

  永恩伯府原本很在意顾淮打他们的脸,但浙江来的一封密信,转移了永恩伯的注意力。

  信上说,浙江台州府有人在查吃空饷的事。

  吃空饷,便是指虚报兵额,冒领粮饷,此事委实常见,不仅仅是军队中常有,朝廷上上下下,躲懒谋利的人多了去了。

  但至今没有人严查此事,浙江陡然来信说周家的人调查此事,永恩伯顿时生了警惕之心。

  早在去年永恩伯就有了消息,说舒阁老有所动作,预备向天子进谏革新朝政,因条例不成熟,不曾公开。虽未公开,其中内容却有几条流传了出来,其中军队开支首当其冲。

  文人拿武将开刀,朝中必然不平,所以此事未敢公开,但不公开不代表舒阁老就打算偃旗息鼓。

  永恩伯一直盯着舒家的动静,此前意欲与舒家结亲便是此意,没料想被舒家婉拒,且舒家似乎鸣金收兵,的确不打算深查,他才改谋顾淮,没想到顾淮也没被他纳入麾下,舒家竟然又有动作。

  不管舒家此意何为,永恩伯都不敢掉以轻心,他烧了信,叫来了谢君行问话。

  谢君行自今年赌输了钱,家中诸事不顺,他也常常触霉头,连关系亲近的赵建安都出了事,眼下他更是一脸衰相,永恩伯看了便不喜,斥他道:“男子汉一天到晚颓丧着脸像什么样子?”

  谢君行连忙站好,拱手道:“不知父亲叫儿子来所为何事?”

  永恩伯面色稍霁,问道:“你妹妹这两日如何?”

  谢君行忙道:“还是不大理人,在家里潜心学顾绣。”

  永恩伯眉头一皱,道:“现在学还有什么用?错过了好机会就是错过了。罢了,顾家之事,以后不要再提,叫她少给我悲春伤秋!”

  谢君行脸上一喜,问道:“父亲另有主意了?”

  他是早就看不惯顾家商贾嘴脸,唯恐父亲用强将谢君娴嫁入顾家,眼下见父亲转脸,高兴都来不及。

  永恩伯重重颔首,面色严肃道:“自己培养人来不及了……你妹妹必须嫁去舒家。”

  谢君行怔道:“舒家?!父亲……您没忘记吗,舒家已经拒绝咱们了!儿子以为,妹妹再嫁谁都行,嫁舒家不行!”

  永恩伯斜了一眼儿子,道:“舒家人才辈出,而且……罢了,不与你细说了,总之她必嫁舒家。”他又叹气道:“外人光看咱们伯爵府之风光,安知圣眷不是代代都有,舒阁老是几位皇子的老师,舒家的几位少爷又是皇子伴读,他们的荣宠才是真真实实的。”

  说起此事,谢君行垂下了头,当初他也有机会做皇子伴读,奈何文不成武不就,大好机会拱手让人。

  永恩伯也懒得再提旧事去指责谢君行,便道:“你先去与你妹妹交个底,我与你娘一会儿就商量此事。”

  谢君行只好领了苦差退下,这么难说的事,他怎么找妹妹开口?

  但谢君行没想到,他一开口谢君娴就答应了。

  谢君娴告诉他:“我既嫁不了最有才的人,我就要嫁家世比他好的人。我总要压她一头,否则心有不甘。”

  谢君行想劝说妹妹不要将沈清月放在眼里,转念一想,如今能与谢君娴相提并论的,也只有沈清月了。

  永恩伯一边筹谋此事,另一边也没忘了顾淮开罪他的事,谢家的脸,也不是谁都能踩的,他寻了机会,去给顾淮下马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