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永恩伯府以王氏丈夫相胁!企图拿捏沈清月!虽计谋落空!他们却还期待着让沈清月吃些苦头。

  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沈攒典的案子很快出了结果!夺去攒典之职!当堂打了三十大板!判入狱一年。

  王氏终于又见了她的丈夫一面,尽管她花了不少银子,但挨了三十大板!她丈夫已经形容枯槁,判若两人。

  王氏料理好丈夫的事,便上门找老夫人讨要说法。

  老夫人深表同情王氏夫妻!随后也无奈道:“并非我不愿意帮你!从前两家多走动,我何曾亏待过你?只是此事的确经不了我的手!要怪只能怪……”

  说到此!老夫人便打住了。

  王氏一再追问!老夫人也不说!只抛了个眼神给郑妈妈,命郑妈妈将她送走。

  王氏出了永宁堂就问郑妈妈。

  郑妈妈则将内情说给了王氏听!她道:“沈、张两家交恶你是知道的!为的就是我家二姑奶奶的事。二姑奶奶出嫁前!张家小郎君坏过她的名声,我家老夫人替孙女出头!下了张家的脸面。但这都是一年多之前的事了。可巧这回遇到你家老爷犯了事,钱氏估摸着是要趁机报复回去。这事我家老夫人还真替你出不了头。”

  王氏可算明白了,原来绕来绕去,关键都在沈清月头上,难怪老夫人让她去求沈世兴。

  她二话不说,出了门就直奔顾家。

  沈清月早料到王氏要来,亲戚一场,她没有不见的道理,兔子急了还咬人,王氏丈夫入狱,估计正在气头上,若不见,唯恐王氏宁可自伤也要伤人,她便见了王氏。

  王氏是沈清月的长辈,按辈分,沈清月还要叫她一声婶婶。

  王氏以前从不敢在沈家姑娘跟前拿乔,这回却是拿出拼命的架势,便以长辈自居,涕泗同流地指责沈清月冷血无情。

  沈清月一脸发蒙,蹙眉道:“婶婶这可就冤枉我了,此事老夫人可只字未提。自我成亲之后,她的人可从未跨过我家大门,我并不知情。若知道能帮得上婶婶,老夫人派人过来知会一声,我焉能不理?”

  王氏并不信,她怒目道:“你父亲沈三老爷我也求过的,难道他也没有告诉你?”

  沈清月蹙眉道:“婶婶这话真矛盾。你先求的老夫人,老夫人要知道这事找我管用,直接派人来告诉我便是,何苦让你多跑一趟去求我父亲?我父亲知道此事,必然走自己同僚好友的门道替你周旋,哪里会想到找我一个内宅妇人?不知道婶婶听说过沈家和张家的事情没有?有前因在,我父亲无论如何不会让我去张家走动,否则这不是让我自轻自贱吗?哪个父亲会做这种事?”

  王氏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老夫人为何要给她指一条弯路?老夫人是沈清月的长辈,不过一句话的吩咐,为何要要让她去沈世兴面前白跑一趟?难道老夫人舍不得沈清月到张家去低头?若是这样,老夫人也不至于将内情告诉她,让她来烦扰沈清月。

  她一时间分不清到底哪一边在说谎,只觉得自己被沈家两边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王氏内心悲凉无助,顿觉自己身若浮萍,满含恨怨地离开了顾家。次日她便纠集了沈家族亲,尽数沈家之薄情寡义。

  族亲里有受过沈家冷脸的人,其余的人一边忌惮沈家这些年爬得高,一边又仇恨沈家前途远超他们,便挑了个日子,招呼也没有打,就直接上门去了。

  老夫人早打听了王氏丈夫的境地,虽有准备,一听说族亲全部都来了,也有些惊慌,她连忙着人先把族人全部安置在前院厅里,再命人去将沈世昌和沈世文等人请回来。

  前前后后花了半个多时辰,沈家人和族人才齐全地坐在了沈家前院正厅里。

  幸而沈家族亲畏忌沈世文这个翰林,以及沈世兴的状元郎女婿,言辞之间,分寸拿捏得十分得当。

  期间一番客套不表,双方激烈争执过后,沈世兴说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他猛然蹿起来,脸红脖子粗地问:“诸位叔父长辈,是想让沈家替他们家徇私枉法吗?!那我沈家爷们这官不当也罢!”

  沈家族人纷纷讪讪起身解释,说:“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亲戚之间……”

  沈世兴学着沈清月的语气,质问他们:“那你们是什么意思?”

  “……”

  这叫人没法回答了!

  此事是沈世兴口中所言不错,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若要放到台面上来说,自然是沈家占了理。若要闹大了,沈家还要受人赞誉一声“清流”,他们这些族亲反而显得很恬不知耻。

  王氏见此阵仗,带着两个孩子当堂寻死觅活,老夫人给方氏使了个眼色,着大力气的婆子,把王氏和孩子都带进隔壁的小厅里。

  大太太很快跟了进去,她挥退了丫鬟,悄悄地威逼王氏,她柳眉倒竖,斥道:“婶子这不是胡闹么!即便叔叔入狱了,您不是还有两个孩子么!而且还是两个哥儿!难道叔叔的官儿丢了,两个弟弟的前途您也不要了?沈家此事实实在在是出不了力,往后柴米油盐上,还能不照顾我两个可怜的弟弟?”

  王氏也不是真想死,她不过是心里恨极了,想出一口恶气,大太太一番话说得情理具在,她又担心两个孩子真没有出路,才松动了几分。

  大太太见王氏脸色好转几分,连忙趁热打铁,拉着王氏的手,笑着扫了一眼两个哭肿眼的郎君,同王氏道:“婶婶这就对了,两个侄儿长得很有机灵劲儿,我瞧着就是有大出息的,往后定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叔叔该到休养的年纪了,且让两个孩子好好儿地出人头地,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王氏一咬牙,捏着大太太的手,抽搭着道:“两个孩子读书的事,可就指着我的好侄媳妇了!”

  大太太现在管着大半个沈家,送两个郎君去族学读书的主,她还是能做的,便点头应了,顺手给王氏擦了眼泪,又递了几个盐津梅子给郎君,温声哄了他们两个洗干净脸,正了衣冠去厅里。

  王氏母子皆安抚下了,厅里的事也就容易多了。

  这场风波,终于结尾。

  沈家族亲走后,沈家人大多疲惫不堪,尤其老夫人,仿佛被人抽走了元气,脸上褶子又深了许多。

  沈家人自己关上门又议论了一番,大家都心照不宣,虽这次顺利将人送走,到底是得罪了族亲,免不了在族亲心里落下个无情的名声。

  一家大人俱都无言。

  大太太打破了安静且凝固的气氛,柔声将自己在偏厅里许下的诺同众人说了。

  老夫人气息虚弱,望着大孙媳妇夸赞道:“辛苦你了,只容他们两个读书,没有什么要紧的。”

  沈世昌也与有荣焉,应承道:“母亲放心,此事儿子会安排的。”

  老夫人起身,她站了片刻,深深地看了沈世兴一眼,随后一言不发地走了。

  今天的事,她心里清楚只有釜底抽薪办法才能压得下来,但她没想到,出面说话的人会是沈世兴。

  老夫人莫名还有些后怕,这件事她硬撑着没有求沈清月,虽说有惊无险,若再来一件事,她就不知道折腾不折腾得起了。

  沈家的女眷散后,沈世兴和自家兄弟还留在厅里,他想起老夫人的眼神,心情还有些烦躁,他低着头,不必抬头也知道兄弟们都在看他,他随手端起手边的茶杯,一拿才知道杯子早就空了,便重重地放下杯子,欲等他们都走了,他再走。

  沈世昌率先过去同沈世兴道:“老三,你今天很出息。”

  沈世兴茫然抬头,脖子又红了,大哥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双关?到底是夸还是骂?

  沈世文也起身,拍了一下沈世兴的肩膀,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便抬步子走了。

  他一贯廉洁自持,今日此事处理得甚得他心,沈家就该离这些乱七八糟的亲戚远远地才好。

  名声乃浮云,清白自在人心。

  一直是陪客的沈四老爷也抄着手回院子了。

  沈世兴飘飘然地回了雁归轩……他没想到,学沈清月说话会是这么个结果。

  沈家族亲上门的事,沈清月很快也知道了,是沈世兴亲自上门告诉她的,他眉飞色舞地描述完这件事,煞有介事地理了理衣襟,还拿余光瞟了一眼女儿。

  沈清月付之一笑,沈世兴若能因享受“清高”带来的虚荣感,从而虚伪行事做一个外人眼里的“完人”倒也好,她便趁机道:“这些道理父亲应该跟康哥儿多说说,他正是学做人的年纪,父亲不要有了弟弟和妹妹就忽略了康哥儿。家族兴旺,十个状元都抵不过一个祸害,您别让康哥儿长歪了。”

  沈世兴立刻起身,道:“是了是了,还有你妹妹的婚事,我给她挑了个秀才,这就回去跟你二伯母说一声,请她过几天替我出面跟媒人说和。”

  沈清月只将人送到屋门口,便扭头回屋。

  没多久,顾淮带着一盒子的东西回家。

  沈清月问他怎么今日下衙门下得这么早。

  顾淮说有个同僚生辰,请他们吃酒,他便偷偷溜了。

  沈清月问他:“你是状元,你就这样溜了,人家岂不责怪你?”

  顾淮一笑,道:“无妨,我自有法子挡回去。”

  沈清月没再问了,心里庆幸着,还好顾淮没去吃酒,否则回来又不知道要怎么发酒疯。

  她不知道,她在翰林院里已经有了凶狠的名声了,翰林院的人都知道顾淮妻管严,酒也不敢在外面喝。

  沈清月将沈家的事告诉了顾淮。

  顾淮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在罗汉床上,舒舒服服地往引枕上一靠,心道沈清月真好,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他丝毫不必插手,她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真省心。

  沈清月的下巴朝顾淮带回来的盒子抬了一下,问他:“这是什么?”

  顾淮道:“明儿我二哥生辰,你先一步去顾家,明儿中午我抽个空去顾家一道用膳,贺礼我都准备好了,你直接带着东西去就成。”

  沈清月怕顾淮送得不周全,她打开盒子一瞧,是一个紫砂制的埙,黑漆的埙,流光暗纹刻着两幅童子在田园间嬉戏玩耍、秋树下读书的场景。

  反面则是一首顾淮自己题的诗。

  顾淮解释道:“小时候,二哥和三哥都常到庄子上来找我玩,但二哥和三哥不一样,他话少,喜欢看书。我有几本启蒙书,就是他给我的。”

  沈清月摸着紫砂勋上的小人,莞尔道:“这画上就是你们兄弟几个了?树下读书的是你们俩,旁边嬉闹的是顾三哥吧?怎么没有大哥?”

  顾淮道:“大哥大小就跟着走镖出海,他和我们见面都少,后来他成了亲,才常常在家,现在则换二哥和三哥经常出门了。”

  沈清月抚摸着顺滑的紫砂埙,道:“二哥是不大说话,我记得咱们成亲第二天去的时候,二哥一个字都没说过……也不是一个字没说,他说了个‘嗯’字。想不到二哥喜欢吹埙。”

  顾淮眼睫半垂道:“二哥埙吹得很好……我的音律都是他偷偷教我的。”

  沈清月恍然大悟,难怪顾淮自小长在乡间,请不起先生,只能读社学,却什么都会,原来是幼时跟顾家表哥学的。

  她握着埙,不解道:“我从前见过的埙都很小,这个怎么这么大?”

  顾淮说:“埙分颂埙和雅埙两种,你说的是颂埙,比较小,和鸡蛋一般大,但是音响稍高,婉转嘹亮;雅埙形体大一些,声音浑厚低沉,适合用来跟篪合奏。”

  沈清月没听说过这种乐器,顾淮告诉她,就是竹子做的,和笛子类似她又问:“埙和笛子、箫是不是也行?”

  顾淮道:“也行,不过没有篪好听。”

  沈清月没听过,无从判断。

  顾淮从引枕上坐起来,他抿了一口茶,问沈清月:“想听吗?”

  沈清月淡笑道:“埙是送二哥的,你用怎么合适?天都快黑了,上哪儿找篪去?再说了,你一人也没法合奏。”

  顾淮眯眼笑了笑,问她:“那你想学吗?”

  沈清月摇头……她不是没学过乐器,不过学得不太好,还是不要在顾淮面前丢人好了。她一下子又想起来,以前在《诗经》里读过到过埙和篪,就问道:“‘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说的就是这两种东西吧?”

  这句话意思是说兄弟两人,一个吹埙一个吹篪,表达和睦亲善的手足之情。

  顾淮颔首,道:“正是。”

  沈清月笑道:“你倒是会送东西。”

  她将埙放回去,笑道:“既是投其所好,意头也好,二哥肯定喜欢,我就不再画蛇添足了。”

  沈清月嘴角抿着笑了一下,她不通音律,这东西要让她挑,她还真不会挑,顾淮挺替她省心的。

  夫妻二人用过晚膳后,洗漱了准备安眠。

  顾淮去剪蜡烛,沈清月已经躺床上去了。

  因天气转凉,两人盖的被子都是新换的厚被子。

  沈清月临睡前有些担忧地问顾淮:“你热吗?”

  顾淮裹着舒服的锦被,嗓音沉哑地道:“不热。”

  夜黑如幕,沈清月听着顾淮如暮鼓闷响的嗓音,抱着被子侧身睡去。

  顾二生辰当日,沈清月戴上了永南郡主送的镯子,略交代下家里的事给罗妈妈,便吩咐下人套马去顾家。

  走到半路上,罗妈妈的儿子追了过来,说铺子里有急事,请沈清月过去处理。

  沈清月坐在马车上,罗二郎坐在车前,背靠车框,三言两语将铺子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布铺里准备叫人拿去秀坊的花样子不小心损毁了,明儿就要出货,再不交花样子给秀坊的绣娘,明儿就出不了货。

  沈清月家里有备份册子,但是册子太厚,她担心中间又出什么差错,索性自己过去走一趟。

  一来一回,沈清月便耽搁了一些功夫在路上,半上午才赶过去。

  沈清月进了顾家,下人便去了花厅里禀报,顾家在场的人便都知道她一个人来的。

  顾大太太问顾大道:“不是说表弟也一起过来吗?怎么就弟妹一个人过来了?”

  顾大道:“估摸着还没下衙门吧,三弟说今儿在翰林院附近办事,指不定他们两个一起回来。”

  三太太和二太太相视一笑,昨儿三太太还特意吩咐人去打听了,沈清月手下几间铺子里的生意很惨淡,毕竟是新开的铺子,又没有老顾客,既不物美价廉,又不新颖讨喜,一日日下来,掌柜小二的工钱,还有进货银子,都白白支出了。

  这么大一笔投入,若收不回来,就意味着要亏钱。

  顾家太太们的眼里,在繁华的南城街道上,不大赚一笔也是亏钱,沈清月眼见要亏损了。

  三太太当下心里想着,沈清月这会子提前早来,大抵是要求她们了,她早跟大太太还有二太太都说好了,沈清月的事,她来周旋。

  三太太扶了一下钗,温婉的脸庞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

  沈清月迤迤然行于顾家甬道上。

  她跟着下人才走到半路,后边儿便有个丫鬟快步从二门上跑过来,遇见她行了礼,便道:“夫人,顾大人和三爷一起来了,就在后边儿。”

  沈清月转身看去,只见远远地有两个人影。

  丫鬟道:“夫人,奴婢去花厅里报信儿了。”

  沈清月笑道:“去吧。”

  说罢,她含笑站在甬道上等顾淮。

  秋风起,沈清月身上青碧色的裙子浮如波浪轻涌,她身材高挑,又似柳立风中,她在笑,像枝桠上开出花。

  顾淮站在甬道的另一头,看着朦胧绰约的身姿,怔了一瞬,她在等他。

  顾三驻足,回头瞧了顾淮一眼,道:“怀先,你愣什么呢?”

  顾淮一抬眉,淡定道:“来了。”

  三人碰了面,才相互见过礼,后面又匆匆忙忙跑来两个人,一个丫鬟领着一个前院的管事过来,两人都跑得脸红脖子粗。

  管事是来找顾三的,他见了顾三上气不接下气地喘道:“三爷,不好了,来京的商船沉了。”

  顾三心提到嗓子眼儿,这个天儿,运河的水能冻死人的,他连忙问:“是咱们自家的船吗?死伤情况如何?运什么的船?”

  管事大喘气道:“不是咱们家的,是江南来的船,但是咱们的货在上面。死了三个,淹死的,还有两个人没找到。是运送布料的船,有麻布。”

  顾三松了口气,皱眉道:“既是江南商户的事,你只协助处理就好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慌慌张张地做什么?麻布又不是什么稀罕物儿,至多半个月京城外就有货了,不是什么要紧事。”

  管事的哭丧着脸,猛地拍了一下手掌,道:“齐老王妃没了……”

  顾三惊吼一声:“什么?!齐老王妃没了?!”

  管事点点头,道:“才听说的消息,说是昨儿夜里没有的,忠勇侯府的人还在外边儿等着您呢。”

  这事儿来的可太巧了。

  齐老王妃是永南郡主的母亲,年事已高,丈夫去世后,她膝下只有永南郡主一个,便来京中荣养。

  她去世虽不是很意外的事,但她身体一直还不错,突然没了,又正好遇到顾家有生意往来的商船沉了,着实有些太巧合。

  关键是忠勇侯府和东顾有生意往来,这么大的事,侯府定然会直接找东顾的人帮衬,顾三手里可是没有多少麻布的。

  顾三下意识瞧了沈清月一眼,很快便同顾淮道:“你们先去,我去去前院就来。”

  顾淮点一点头,和沈清月一道往花厅里去。

  方才跟着管事一起来的丫鬟是三太太的人,她脚快,刚才就脚底抹油跑去花厅里给三太太报信去了。

  夫妻两个走在甬道上,顾淮眉头微拧,永南郡主从前养在太后膝下,和当今圣上一起长大,自太后仙逝,齐老王妃可是天子唯一一个长辈。

  这些年来,皇帝待齐老王妃甚为孝顺,此丧虽不比国丧,但朝中大臣,哪个敢衣着鲜艳?京中人谁敢不替齐老王妃哀悼?

  有眼力见的,或者和忠勇侯府关系亲近的,都会去打私醮。

  江南的商船不沉还好,这会子沉了,沈清月的店铺必然客如泉涌,而顾家和忠勇侯府一直都有生意往来,这回若不想回绝了侯府,必然要朝沈清月开口求情。

  顾淮实在好奇,沈清月是怎么知道的,他看了沈清月一眼,她没有回应,他也就没有问出口。

  夫妻二人都心知肚明,顾家今日会求沈清月帮忙。

  顾淮临到入厅之前,压着声音在沈清月耳畔道:“若……你觉得吃亏,推到我身上就是,我来周旋。”

  东顾不会让沈清月在价格上吃亏,只是这回让出机会,会损失人情和结交权贵的机会。

  沈清月笑道:“我知道。”

  两人还没进厅,花厅里气氛早变了。

  谁也没想到,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情况变得这么快,顾家竟然要找沈清月讨情儿了!

  三太太绞着帕子,尤其紧张,忠勇侯府的关系一直是顾三在走,内宅的人情,是她在送,她前一刻钟还巴巴地等着沈清月来求她,才眨一眨眼,她就要反过来求沈清月了!

  这叫什么事!

  三太太感觉自己成了个笑话,但笑不笑话的,在忠勇侯府的人情面前,都没有那么要紧,何况沈清月也不知道她的心思,她只厚着脸皮求就是了。

  她虽这么安慰自己,心里还是在琢磨,怎么开口才好,她该找个什么合适的机会呢。

  沈清月和顾淮来了暖阁,他俩一进去,顾大和几个太太都来迎他们。

  三太太也难得客气地同沈清月道:“都是平辈的人,太爷和老爷都没来,妹妹不要拘束。”

  沈清月抬头看了三太太一眼,三表嫂的声音很陌生,她记得,她嫁给顾淮的时候,三嫂是没去他们家的,后来她来东顾认亲的时候,三太太的话也很少,仿佛只对她点了点头。

  她这还是第一次听三太太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

  沈清月笑着坐下,顾大拍拍顾淮的肩膀,示意他去厅里。

  顾淮一边走一边问顾大,顾二怎么没来。

  顾大道:“就来。”

  暖阁里,沈清月和顾家太太天南海北地聊着,谁也没提侯府的事,她也就没有主动开口。

  其实沈清月不知道顾家和忠勇侯府一直有生意往来,所以也不知道她手里的生意,会弯弯绕绕的来这么一遭。

  顾家对她和顾淮很好,认亲那日就给了好几千两的红包,若顾家开了口,她肯定会答应,但帮忙之余,她还有件事要让顾四帮忙。

  顾二来了,沈清月命丫鬟将贺礼送给他。

  顾二一见紫砂雅埙,登时就笑了,一贯寡言的他,特地跑进来谢沈清月。

  沈清月嘴边缀笑,道:“是怀先挑的,二哥喜欢就好。”

  顾二拿着埙爱不释手,往厅里去了。

  沈清月心里很受用,顾淮真的很体贴,不像张轩德……他从来不管内宅的事,便是她不熟悉的人情往来,问他他也不耐烦,更不会像这样替她周全,她只好去问钱氏,然后又受一番奚落责备。

  一道隔扇之间,厅里和暖阁两边都言笑晏晏,没一会儿厅里还传出了一段合奏。

  二太太笑道:“肯定是二爷吹埙,状元郎吹笛呢。”

  顾四闷声道:“不是笛,是篪。”

  沈清月朝顾四看去,顾四今儿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裙子,她年纪小,皮肤水嫩,眉眼虽有些耷拉,还是很有朝气。

  沈清月这也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听见顾四说话,小姑娘声音清甜,也很好听。

  厅里合奏了一首《水调歌头》。

  沈清月凝神听着两人的合奏,埙与篪的合奏一时如行云流水,一时又抑扬顿挫,悠扬悦耳,清雄旷达。

  曲罢,她一抬头,顾淮也从隔扇那边看了过来。

  顾四也从合奏里清醒过来,低声嘟哝了一句:“有些年头没听见二哥跟怀先哥合奏了。”

  沈清月忽然想起,昨夜里他问她想不想听,她没说不想,他今日便奏了一曲。

  她自作多情地想,他是为了她么?

  快到午膳时候,管事妈妈过来问大太太要不要传膳,大太太说说,管事妈妈走后,丫鬟们抬食屉鱼贯而入。

  席间沈清月没有喝酒,厅里的爷们儿喝了不少,酒过三巡,顾大劝大家止住,他说顾淮下午还要去衙门里,不能把他灌醉了。

  爷们儿适可而止,女眷们也只略饮些果酒,酒席就散了。

  出花厅的时候,三太太邀沈清月去她院子里小坐。

  顾淮时时刻刻注意着沈清月这边,他耳朵尖,也听到了三太太的邀约,就走到沈清月身边,揽了一下她的肩膀,含着些酒气,同她道:“夫人,我好像醉了……”

  沈清月扭头看去,顾淮面色如常,不过吐气的时候带着些酒气。

  顾三上前来毫不留情面地拆穿顾淮,他重重地拍了一下顾淮的背,道:“你醉个屁!”

  顾二走上前来,儒雅笑道:“怀先既醉了,就去我房里歇息会儿。”

  沈清月心中了然,顾淮这是怕她为难吧,故意过来给她台阶下,她笑着推他的胸膛一下,道:“你去歇会儿吧,我到三嫂院子里坐坐。”

  顾淮不肯,一把搂住沈清月的肩膀,不许她走,在她脸侧低声道:“……夫人怎么能赶我?”

  “……”

  大庭广众之下,沈清月的脸都红透了,她从未在人前和一个男子这般亲昵过。

  顾三知道顾淮的性子,生怕顾家人吃了他媳妇儿似的,便喊了一声,道:“走走走,都去我那儿。”

  顾淮这才放开沈清月,扯了一下她的袖子,示意她一起跟上顾三的步子,沈清月便同他比肩过去。

  大太太没打算凑这个热闹,顾大和顾二手上还有生意,这三人出了园子就各自忙去了。二太太和好奇一会儿的场面,顾四见大家都去了,便同两个嫂子一道去了顾三院子里。

  一行人都到了顾三的院子里,他的妾侍竟然也在,三太太将人斥走了。

  顾三院子的明间桌上摆着一把红木算盘,顾四过去便拿了算盘拨弄起来,她和官宦家的小娘子不同,她虽然也学女工和厨艺,却不精学,打小拨着算盘长大,平日里在家也会帮着管内宅的账册,或几位太太查账忙不过来,还会请她去帮忙。

  二太太嫁进门的时候,还跟顾四比过算盘,她输给了顾四。当时她本意是想故意让着顾四,不得罪小姑子,谁知道顾四本身就厉害,还不等她放水,顾四已经打完了。

  顾四手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引得众人都去看她。

  顾四问沈清月:“嫂子可会打算盘?”

  沈清月若说不会,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她很出人意料地道:“会。而且我打得还不错。”

  顾淮眼尾挑向沈清月,沈清月一贯不爱出风头的,除非是被逼到不出手不行……她这是打算做什么?难道是因为顾四对他有意,所以给顾四一个下马威?

  他知道肯定不会是这样,沈清月不是能为他拈酸吃醋的人。

  沈清月回了一个笑给顾淮,示意他别担心。

  顾淮还有些担忧,他虽然见过沈清月打算盘,但是家里的账面都不大,很好算,顾四算盘打得好,算的账都不小,沈清月在顾四面前赢面恐怕不大。

  他又轻笑一下,觉着沈清月未必会输,她敢开口的事,必然有十成把握。

  顾三也皱了眉头,现在大家是自家人,他自然不敌视沈清月。但他现在有求于沈清月,顾四算盘打得好谁不知道?一会子少不得偏帮沈清月,而委屈顾四。

  顾三暗道:顾四不该开这个口,沈清月也不该接这个茬。

  他又见顾淮没有要出手的意思,便也没开口,人家正正经经的丈夫都没开口,他着什么急……

  二太太继续看好戏,三太太有点儿着急,沈清月前些日看着还是好相与的,怎么今儿亮出了锋利的爪子,也不知道一会儿忠勇侯府的事找她开口,她会不会答应,莫非她这是故意告诉她们顾家人,她不好招惹?

  顾四可没想那么多,沈清月应了,虽在意料之外,她还是高兴得很,她举着算盘问顾三:“三哥,你叫人再拿一把算盘来。”

  沈清月道:“不用,一把就够了。”

  顾四蹙眉,道:“你什么意思?”她斜了顾淮一眼,她轻哼一声道:“可别想作弊,不许表哥出题!我哥来出!”

  沈清月笑道:“好。但是我有个条件。”

  顾四迟疑着问:“什么条件?”

  沈清月说:“既是比试,不如设个赌注。”

  顾四大笑,眉飞色舞,道:“要什么赌注?”

  沈清月举起手腕子,道:“我若输了,这个镯子就给你。”

  顾淮朝沈清月手腕上看过去,这镯子和顾四从当铺里收来的一只几乎一模一样。

  顾三瞪了瞪眼,顾四的镯子怎么跑沈清月手里去了?

  顾四也纳闷儿呢,她捉住沈清月的手腕子细看,才发现镯子里的棉线不同,她挑眉笑道:“喔,原来是这样,那行,我若输了,我的镯子也给你。”

  沈清月摇头,道:“我不要你的镯子,若你输了,我要你连戴十日你的那只镯子。”

  一大家子人都奇怪得很,沈清月这是什么要求。

  顾四也稀里糊涂。

  沈清月问她:“答应还是不答应?”

  顾四撇嘴道:“我答应你!”她又吩咐人再去拿一把算盘来,还小声嘀咕道:“我才不跟你用同一把算盘!”

  这话很孩子气,众人听了发笑,沈清月也觉得好笑。

  随后她们俩一人一把十三个档位的算盘,顾三想出题,顾淮突然出声道:“叫二嫂出题。”

  顾三睨顾淮一眼,这是生怕他们夫妻俩欺负沈清月是怎么的?

  顾淮不是怕顾三夫妇俩欺负沈清月,他是不想沈清月承他们的情,以免一会子麻布的事跟他们打商量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公事公办。

  顾四则道:“二嫂出就二嫂出!”她扭头看着二太太道:“二嫂,你可别偏帮我!”

  二太太一笑,道:“我谁都不帮!”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当然还是会偏心小姑子的,她知道顾四擅长算乘数,便出一道题,说:“一二三四五六,乘上三二一。”

  顾四左手托着算盘,右手飞快地拨弄算盘,瞬间进了好几位,算珠声音清脆悦耳。

  沈清月则举着手不动,她落手的时候,并未进位退位,而是直接拨下了答案,姿态比之顾四,游刃有余很多。

  顾四打完算盘,她抬头狐疑地瞧着沈清月——这么快就拨完了?真的假的?

  她小心翼翼地放下算盘,看向顾三和顾淮,道:“来验证!”

  顾淮早有了答案,他先走到顾四面前去看,她的答案没错,他颔首道:“没错。”

  顾三也跟上去看了一眼。

  随后顾淮走到沈清月身边去看,他平缓地念道:“三九六二九三七六。”

  念罢,顾淮抬头凝视沈清月,他眼里漾着笑意,一双眼如星子在幕,他翘着唇角道:“我夫人也没错。”

  沈清月和他对上视线,嘴边也浮起一个绚烂的笑。

  顾四心下一沉,拧着秀眉,很不相信,她起身跑到沈清月跟前,低头去看算盘……果然是对的!

  顾三等人也奇了,纷纷跑去看,沈清月起来让开位置,让他们看清楚。

  顾三难以置信地笑了两声,收起惊讶的眼神,看向沈清月道:“……弟妹真是深藏不露。我四妹的算盘可是跟着顾家的老师傅学的,她本就有些天分,算账本领异于常人,没想到弟妹也是个中翘楚。”

  顾四心有不甘,道:“说好的比试打算盘,你直接拨上去算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恰好早就算过这一题,才快我一步!若要直接拨答案,我也早就拨完了!”

  沈清月反问她:“你想加试?”

  顾四眉毛竖起,道:“当然要!这次换人出题!”

  二太太的题目出的太有规律了些。

  沈清月依旧笑道:“好啊。随意。”

  三太太主动承揽差事,她坐下说:“那就我来出。”

  顾四狭促道:“出难点儿的!十三档的不够,换大算盘来!”

  再大的,就是异形算盘了,顾三叫人拿了二十四档的八边文王桃木算盘过来,还吩咐人叫了几个前院一等管事进庭院里同算,帮忙验证答案。

  一把算盘能有一张四方桌的桌面大,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两人的算盘都放在桌面上,顾四催着三太太出题。

  三太太心里琢磨着,沈清月要是有真材实料,至少说明她算乘数很不错,出乘数给她算最保险。

  三太太出了一道六位数乘六位数的题目。

  数字太大,沈清月没法心算,便只得拨弄算盘。

  她的手指白而瘦,嫩如青葱,五指从右往左移动,翻飞于暗色的桃木算盘之上,犹如兰花频频绽放,恍然间还留下了清丽的残影。

  顾四心急之下,便用双手打算盘,但左手的速度明显比右手慢,左手仅有辅助作用而已。

  谁知道沈清月竟也用双手打!而且她两手速度同样快!

  众人都忍不住去瞧沈清月的手。

  顾淮更是情难自禁,将双手攥如铁拳,藏在身后,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该挪开视线,偏偏眼睛根本不受控制,死死地定住沈清月的右手……太妙了,她的手仿佛生了藤蔓,缠绕住他的身躯,锁住他的喉咙,令他几乎感到窒息,而窒息让他疯狂。

  就在顾淮开始微微喘气的瞬间,沈清月双手停在了算盘上,动作如同才奏完一曲那样优雅。

  沈清月搓了搓手,笑着在一旁坐下,算这一场很有些累,她的脸颊微红,胸口浅浅地起伏着。

  顾淮眨了眨眼,悄然吐出一口气,他松开手后,指尖犹在轻颤。

  顾四忙中出错,迟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她抬头的时候,已经累得大口出气,脸颊也有些发红。

  顾三问丫鬟,管事们算好了没有,没一会儿,丫鬟就拿着管事们算的结果进来了。

  顾三拿着纸,先去检查沈清月的答案,他认认真真地对了两遍,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没错。”

  这样的好账房,顾家好些年才能培养出来一个,沈清月今儿可算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顾三又去检查顾四的答案,他皱着眉头看了半天,犹豫着没开口。

  顾四一把夺过顾三手里的答案,自己默默对了一遍,便撕了答案,强撑着大声同沈清月道:“我算错了,嫂子你赢了!”

  沈清月讶然地抬了双眉,这声嫂子虽然来得有些晚,但还挺入耳的。

  顾四心情复杂,起身噘着嘴,没去看沈清月,闷闷地道:“你放心,我顾家人说话算话,镯子我会戴的!”

  话音刚落,顾四就跑了。

  二太太打圆场说:“这丫头就是这样,说风就是雨的。”她看向沈清月道:“你别往心里去,她孩子气还重呢。”

  三太太也附和着笑道:“四丫头要强,但也服输,她既认了,就说明输得心服口服。”

  沈清月倩然笑道:“自家人玩闹而已,无妨的。”

  三太太心里的松散了两分,偷偷地打起一会子找沈清月说情的腹稿。

  顾三催促顾淮:“你下午不是还要去衙门么?再不去可要迟了。”

  顾淮瞧了沈清月一眼,时候不早了,他的确该走了,但他想带她一起走。

  沈清月笑容璀璨,道:“你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坐马车回家。”

  顾淮也不能强掳她走,便起身辞别了众人,但他又一副舍不得走的样子,笑望着沈清月问:“你不送为夫出去?”

  二太太笑呵呵道:“刚成亲的人,都黏糊糊的……弟妹,你快送他去!”

  沈清月无奈,只好起身送顾淮出去。

  两人走到顾三院子门口,沈清月便停下脚步,道:“就送到这儿吧。”她懒得再走去走来了。

  顾淮见四下无人,一下子搂住沈清月的纤腰,往他胸口一提,紧紧地抱着她,嗓音低哑地问她:“夫人,你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沈清月脸颊滚烫,心肝都要跳出来了,她推拒着顾淮,啐道:“你快放开我!你这酒疯子!”

  顾淮不怒反笑,他大着胆子在沈清月额头上亲了一下,才放了手。

  沈清月愣愣地站在原地……顾淮亲她了!他怎么敢!

  顾淮捏了捏沈清月的脸颊,轻笑道:“我走了,你快进去,外面风大。”

  说完,他就昂首阔步离开,沈清月还没回过神儿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