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顾淮赶来找沈清月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赵建安握她手的一幕!他攥着缰绳黑着脸!及时勒马!先下马搂着沈清月的肩膀!声音冷沉沉地问:“可有事?”

  沈清月冰凉的手!紧紧地抓着顾淮的衣襟!煞白着脸摇了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顾淮解下肩上的披风,盖在沈清月肩膀上!替她拢紧了领口,旋即走到赵建安面前,狠狠地朝他脸上砸了个拳头过去。

  赵建安本身早有防备!抬手欲挡!显然他低估顾淮的力气了,不仅挨了一拳头!整个身体踉跄两步!跌靠在墙上。

  他可没忘了自己的目的。

  赵建安吸了嘴里的血吐出来!脊背贴着墙面!望着顾淮不怒反笑,道:“顾翰林夫人的肌肤!可是嫩滑!难怪张轩德那厮对她念念不忘!成婚之日还要再当众回顾一遍,只可惜他当日没有好好珍惜尊夫人黏在他身边的时候!否则还轮不到顾大人你,娶这么一位活泼多情的夫人享福的一日。”

  沈清月死死地捏着顾淮的披风,恨恨地盯着赵建安,她真后悔刚才没有用簪子进他的喉咙!她不过是听赵建安说了几句,便觉得难堪至极,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顾淮在胡家吃酒席的时候,别人又是怎么在背后笑话他的……

  顾淮双眼猩红,一把掐住赵建安的脖子,已是动了杀心。

  赵建安并不惧,他整张脸都涨红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你杀我……试试……”

  顾淮手腕用力,赵建安眼珠子一翻,几乎快没了气儿。

  沈清月浑身发冷,大喊了一声:“怀先!”

  顾淮手腕一松,让赵建安进了口气儿,随即用另一只手的虎口扣住他的小手指,稍稍一用力,“咔”得一声,便掰断了他的小手指。

  赵建安疼得大喊一声,额头上冷汗直冒。

  顾淮又猛地踢了赵建安几脚,沈清月怕他真闹出人命,连忙上前去拉。顾淮这才住了手,拽着她往马儿那边去。

  顾淮搂住沈清月,不管三七二十一,粗鲁地送她上马,自己又踩着马磴子,跃上马背,勒好了缰绳,便扯住她身上的披风,盖住她的全身,连一根头发丝儿都不让她露出来,便骑马走了。

  顾家的护院和春叶远远赶来善后,赵建安狼狈而得以地回了家。

  沈清月在马背上颠簸得双腿发痛,她看不清楚路,只知道顾淮骑得很快,很久,似乎不是回顾家。

  直到出了城,沈清月才问顾淮:“我们要去哪里?”

  顾淮没理她。

  沈清月等了好半天,不见回应,才又问:“你明天不上衙门吗?”

  顾淮冷冷冰冰地回了一句:“明日休沐。”

  沈清月没再问了。

  她不安地缩在披风里,刚想扯下披风看一看路,顾淮便按住她的脑袋,贴在他的胸口,不许她看。

  沈清月实在坐不住了,她揪着顾淮的袖子道:“怀先,我疼……你停下。”

  顾淮不停,只说:“快到了。”

  沈清月蹙着眉,忍着。

  不过半刻钟,便到了一间庄子上,顾淮勒绳下马,将沈清月拦腰抱住,往庄子上的别院里去。

  看院子的人,牵了马去喂,叫了庄子上的仆妇过来准备着烧水伺候。

  顾淮将沈清月扔在床上,并没有叫人进来的意思。

  沈清月终于能脱下披风,她头发都乱了些许,一绺青丝垂在她白皙的脸颊旁,她抬起泛红的妩媚双眸,抱着披风,仰头看着站在她面前,身材结实高大,却眸色冰若寒潭顾淮。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顾淮……面目平静,怒而不发,似山间自带威风只在夜里出没的独行野兽,让她有些陌生。

  沈清月伸手去拉顾淮的袖子,解释道:“……我本来不想出门给你添麻烦,但是你几天不回家,我跟你说话你也不理我,我找不到福临,只好让护院和丫鬟陪着我去青石斋,没想到在路上撞到了一个哑巴孩童……”

  顾淮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沈清月,也不说话。

  沈清月说不下去了,她刚要松了手,不再解释,顾淮却忽然抓住她的手,冷冷地问:“当初张轩德手上的荷包,可是送给我的?”

  沈清月一愣,随即摇了摇头,荷包不是送给他的,当然那时候她也不想送给张轩德了。

  顾淮嗤笑一声,果然不是送给他的,沈清月对张轩德主动,对周学谦主动,偏偏不是他……

  他逼近一步,俯身捏着沈清月的下巴,用发寒的声音问:“为什么不是我?”

  沈清月吃痛,磕磕巴巴地道:“我、我原也没打算送……”

  顾淮将她推倒在床上,欺身压下去,单手禁锢住她的手腕,抬着她的下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眼睑半阖,吐着热气道:“为什么不是我?”

  他自说自话,根本不给沈清月回话的功夫,便去粗鲁地扯她的衣裳,碰她最禁不住挑逗的地方。

  沈清月挣扎不开,原本就泛红的眼睛沁出一层光泽,冶艳的丹凤眼含春不露,她嘴唇被咬得有些痛,便躲开顾淮猛烈的吻,蹙着眉道:“顾淮!你弄疼我了……”

  顾淮不放,他掰正了沈清月的脸,双目血红地问她:“周学谦能入你的眼,张轩德也能入你的眼……偏偏我不能入你的眼……沈清月,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如这些草包?嗯?我到底哪里不如这些废物?!”

  沈清月大腿两侧,在马背上擦伤的部位也渐渐发痛,她眼里盈着泪,咬唇不语……为什么不是顾淮?因为他曾经是别人的丈夫,是名垂史册的顾状元,是大业最年轻的阁老……她不过是沈家小小的丧母长女,凭什么配得上他?

  她因顾淮的善意而心动,却顾忌他前世和旁人成亲,而刻意疏远,没想到顾淮会主动靠上来。顾淮为什么要娶她?不过是因为她是舒家的血脉……

  滚烫的热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沈清月双手奋力摆脱了顾淮的束缚,抬手去挡他的热吻。

  顾淮正好亲在沈清月冰凉的手掌心上,越发躁动,他含着沈清月的手指头,舌头舔过她的指尖和秀气的关节处。

  沈清月有些茫然,顾淮似乎格外迷恋她的手。

  她欲抽回手,顾淮嗓音骤然沙哑几分,如同含着沙粒说话,他吻着她的小手指,在她耳边道:“沈清月,你再不乖,我就真的不管不顾了。”

  沈清月听话了,但顾淮还是没管没顾……

  两人折腾到太阳下山,沈清月又累又饿,顾淮都还没放过她。

  沈清月当真是低估了顾淮的体力,天都快黑了,她实在没力气了,只好一滩泥巴一样躺在床上,完全不想动,连露在外面的脖子上全是红痕,她也懒得去遮掩。

  顾淮仿佛是满足了,闭着眼躺在床上,头发散在枕头上,平稳地呼吸着。

  两人一直就没说话,沈清月肚子开始叫了,顾淮才问她:“饿了?”

  沈清月连张嘴说话都觉得累,睫毛颤了颤,并没搭理他。

  顾淮穿了衣裳起身,头发也没梳起来,出去吩咐人送热水和饭进来。

  沈清月晕晕乎乎又睡了一遭,才被顾淮捞起来洗漱吃饭,她推开顾淮,只简单擦洗了,便放下帐子,穿好衣服起来吃饭。

  她的胃口好得不得了,平日在家只吃一碗,今日足足吃了两碗。

  可见少吃一餐是不行的,迟早要在第二餐上补回来。

  几个家常的小菜,被两人吃得干干净净,饭碗也是空空如也。

  沈清月带着脾气问顾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再晚,城门就关了。

  顾淮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曼声道:“不是说了吗?我明日休沐。”

  今夜不回去。

  沈清月绞着衣袖……有些紧张,顾淮下午太疯狂了,像喂不饱的野兽,不知道休止。

  她都不敢上床,就坐在椅子上,任凭没穿袜子的脚踝冰冷,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顾淮略坐了一会子,瞧见天黑了,点了蜡烛,扫了一眼沈清月在夜里白得能发光的脚踝,便抱着她上床。

  沈清月抓住顾淮的领口,慌慌张张地抗拒道:“我还疼!顾淮我疼!”

  顾淮问她:“腿疼?”

  沈清月点了点头,马背太颠簸,都磨破了皮,顾淮下午又那样折磨她,她腿都是软的,要不是吃了饭,抓他衣服的劲儿都没了。

  顾淮把人扔床上,三两下就除了衣裳,道:“疼就对了。”

  “……”

  沈清月抓着自己的衣领,企图拒绝。

  顾淮攥住她的手,好心提醒道:“你明日还想不想穿自己的衣服回去?”

  沈清月不松手,顾淮果然没客气,一边抓住她的手,一边撕烂了她的衣服,她的身上全部都是红色的痕迹。

  她被顾淮压得不能动,气恼得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指甲挠着他的肌肤。

  顾淮不怒反笑,含着她的耳垂道:“这就对了……也没有丫鬟婆子,你不必拘束。”

  沈清月薄薄的脸皮透红得能滴血,她骂了他一句:“顾淮,你是不是有病!”

  顾淮捉着她的手啃咬舔吮,眼神迷蒙地道:“你说有就有吧……”

  沈清月奇怪地蹙着眉头……顾淮似乎真的对她的手情有独钟,每次她用手碰他,他就兴奋得像变了一个人。

  有了这个猜测,沈清月便不怎么用手去碰顾淮,尽量将双手藏起来,顾淮的确不像下午那么疯狂了,但还是在她耳边不停念叨:“夫人,我好不好?嗯?”

  沈清月耳廓都是烫红的,她水汪汪的双眼乜斜,喉咙里吟出一个“好”字。

  也不知道两人闹到了什么时辰,顾淮像是知道累了,终于停了下来,搂着沈清月,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她的手,像是抚摸着什么珍爱之物。

  沈清月被迫靠在他肩头,抬眼不大确信地问他:“……你喜欢我的手?”

  顾淮还是只盯着她的手看,道:“嗯。”

  沈清月不太明白,顾淮怎么喜欢喜欢她的手,并且到了不正常的地步,她问他:“你对旁人的手,也是这样吗?”

  顾淮这才掀了眼皮子瞧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活了二十多年,从未见过有哪一双手,比你的好看,瓷白瓷白的。”

  沈清月明白了,也就是说,但凡遇到比她的手好看的人,顾淮也会这样,她顿时没了说话的欲望。

  顾淮拨开沈清月额上的头发,挑着眼尾温声道:“我喜欢女人的手,却并未到无法自控的地步。”

  就譬如最开始看她的手,也是能够刻意躲开不看的,只是后来成了亲,朝夕相见,又能在床事上助兴,便无法自拔。

  且自打认识沈清月之后,他再未看过别人的手。

  沈清月不解,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像是得了病一样。

  顾淮的拇指拨弄她额上的青丝,道:“我同你说过,我瞎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只能靠耳朵和手去感受东西,养母养父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四处走动,我在那个时候想起了更幼年的记忆……永恩伯放纵侯府下人欺辱我的画面,随后好像有人在我将睡未睡的时候安抚我,我不知道是我的生母,还是救我出侯府的妈妈。自那以后,我便对女人的手有异常的感觉。”

  沈清月试着回忆她幼年的记忆,除了些碎纸片一样的画面,她几乎想不起什么,可见记性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谁知道会生出异于常人的感情来。

  她还是无法理解顾淮的“病”,便举着手问顾淮:“你看见我的手,会有什么感觉?”

  顾淮俯身在她耳畔哑声说:“想要你。”

  沈清月脖子微红,眉心蹙动,她不知道,竟然会是这种感觉!

  顾淮又重新靠在引枕上,淡声道:“所以在外面的时候,不要用你的手碰我。”

  沈清月了然,原来他说“你能别用手碰我吗”,是这个意思,并非嫌弃她,只是……只是会想跟她共度云雨。

  纵然她从未见过此事,但还是信顾淮的话,毕竟他的表现,也不由得她不信。

  顾淮还在把玩沈清月的手,像是对待一件珍爱的宝贝,沈清月由得他玩去。

  顾淮好半天才问她:“张轩德碰过你的手了?”

  沈清月锁着眉头道:“胡说!”

  她前一世不过是受人怂恿,便时常和张轩德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意图多看他几眼,哪里敢有过其他接触,便是送荷包那次,也是在沈清妍的撺掇下,壮大胆子才敢去干的事儿。

  或即便是她真拉过张轩德的手,现在也不敢在顾淮面前承认此事了。

  顾淮心情好了些许,又问她:“荷包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要送人,还是用来算计别人的?”

  沈清月也没隐瞒,如实道:“我以前不懂事,的确做过些糊涂事,往张轩德跟前凑了一些时日,后来受沈清妍挑唆,冲动之下才送出去一个荷包,之后我就幡然醒悟,后悔了,想法子要将荷包拿回来,又怕张轩德大肆宣扬,便先掉包,再……再推说是送给你的。”

  顾淮“哦”了一声,算是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拧着沈清月的面颊,微微愠怒道:“你竟也有这样糊涂的时候?”

  沈清月躲开他的手,脸颊被他拧得浅红,有些滑稽可爱,她拢眉道:“难道谁一生下来就是聪慧过人的吗?你就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顾淮睨了她一眼,道:“没有。”

  从小到大,他便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沈清月没好气地冷着脸道:“我没有你这样聪明,我没有长辈教导,在家中吃过不少苦头,才变成如今这样子。”

  顾淮眉眼柔和几许,虽然错过沈清月稚嫩天真的年岁着实惋惜,但念及她在继母手下吃过的苦头,便没心思再去计较她从前无知的时候,做下的糊涂事。

  他支颐瞧着沈清月,道:“周学谦又是怎么回事?你曾心悦过他?”

  沈清月很仔细地想了想,笃定地摇了头,同顾淮成亲之后,她方晓得,相敬如宾的过日子和两情相悦的感受,完全是不同的,算计周学谦,纯粹是利益原因居多。

  她道:“我只是想逃离沈家,他是最合适娶我的人。”

  顾淮凝视着沈清月,很认真地问她:“为何不是我?”

  周学谦又不是什么高攀不起的贵公子,凭顾淮当日声誉地位,足以与他一较高低,说顾淮为沈清月适婚对象,并不过分。

  沈清月语塞,想了半天才憋出来一个理由:“你别忘了,你是我妹妹的老师。换做你,你会对长辈有男女之间的心思?”

  顾淮一噎,真不防沈清月会拿这个理由堵他,他鼻子里轻哼出一声,道:“你这是嫌我年纪太大?”

  沈清月眼波流转,未作答。

  顾淮搂了沈清月一会儿,才问起赵建安的事,“赵建安今日掳走你,跟你说了些什么?”

  赵建安并未伤害沈清月,意肯定不在于捉了她去做人质,必然是有别的目的。

  沈清月想起赵建安的话,睫毛轻颤,道:“他知道你的身份了。”

  顾淮眉头拧着,道:“估摸着永恩伯府的人说的。谢家能透露这么重要的事给赵家,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想来两家利益牵扯甚大,贪污军饷的事,怕是有赵家一份。”

  沈清月也觉得是这样,否则赵家没必要跳出来明晃晃地得罪沈世文,最后落得个名声败落,前途渺茫的下场,肯定是有什么把柄被永恩伯给捏住了。

  她犹豫片刻又道:“他还猜到了一些我的身世,南直隶的卷宗,就是他去查的。应该还没查到舒家头上。”

  顾淮诧异一瞬,抱紧了沈清月道:“查到了也不怕的,他不可能有证据。你从未做错过什么,也不要因此自责……”

  他更不会让赵建安有机会说出来。

  沈清月靠在顾淮怀里,默然。

  顾淮问:“除此之外,赵建安还说什么了?”

  沈清月眼色晦暗不明,低声道:“不过是些难听废话,说了你又不高兴,不跟你说了。”

  赵建安说的有些话,沈清月早就心里清楚,再明明白白说出来,没有意思。

  顾淮想到赵建安抓沈清月手的场景,则气血上涌了,若再听她叙述一遍,确实不能再忍,便也不再问了。

  晚间,顾淮不过休息半个时辰,便又去拉沈清月的手。

  沈清月想躲,却躲不掉,她是真的累了,奈何顾淮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

  顾淮低低地喘着气,问沈清月道:“你可知道你戴兽牙手串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

  沈清月身上热得出了一层薄汗,断断续续地回他:“不、不知道……”

  顾淮勾唇笑了一下,明知道沈清月害羞,却还是很直白地道:“就像现在这样,凶猛地,强横地,像野兽一样……”

  沈清月根本受不了顾淮说这种话,她双颊越发绯红,心知无法让他闭嘴,索性闭上眼假装不知道。

  顾淮捏着沈清月的下巴,含着她的唇瓣,低声道:“清月,你知道么?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年纪长了,却不比年少的时候活泼有趣。”

  沈清月简直没眼见人,她低吼了一声:“你闭嘴!”

  顾淮发笑,嘴上不住,说着和白天里截然不同的兽言兽语。

  沈清月没有办法,只好伸手去捂他的嘴,控诉他:“顾淮,你能不能把嘴闭上!”

  当然是不能。

  沈清月暗暗发誓,她是再也不会戴兽牙手串了。

  夫妻二人没了丫鬟婆子们的眼睛盯着,着实放纵了一天。

  主要是顾淮放纵,沈清月还是很不习惯,她从没有经历过这么羞耻的夫妻之事。

  次日早晨,沈清月没有衣服穿。

  顾淮穿好衣裳,好整以暇地看着被窝里的沈清月,厚颜无耻道:“昨儿我让你听话,你偏不听,你今日穿什么回家去?”

  沈清月从被子里露出脸,瞪着顾淮问:“你要脸吗?”

  顾淮负手而立,眉眼淡淡地道:“你若觉得我不要,那我便不要罢了。今日也不回去,明早趁着黑灯瞎火,你穿我的衣服,裹我披风,再赶回去也来得及。”

  沈清月算是知道男人无耻起来能到什么地步,她眼看顾淮真有不走的意思,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袖口,不碰到他的手,放软了声音道:“你去帮我找衣服来。”

  顾淮坐在床边,把脸蹭过去,道:“你先亲我一下。”

  沈清月轻轻在他脸上琢了一下,顾淮不满意,纹丝不动,她只好再吻他的唇,他还是不动,她没法子,勾着他的脖子学他热吻,舔他的嘴唇。

  顾淮满意了,才笑道:“你应承我一件事,我就答应你。”

  沈清月迟疑着道:“什么事?”

  顾淮在沈清月耳边低语了几句。

  沈清月憋红了脸,骂得更大声了:“无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