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一百八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一百八十章

  周夫人不让叶莺跟着周学谦一起去真定这件事!方氏还是很能理解的。

  方氏跟沈清月和二太太说:“你们周家姑姑要是和跟叶莺跟一起去真定!学谦肯定和现在一样!恐怕安不下心思好好做官。若是她跟叶莺两个走了!学谦专心做官!还有博出头的可能。不如放了手!随学谦自己折腾去!或好或坏,她这个做母亲的,也算是帮到头了。”

  叶莺不管怎么说!做儿媳妇不算合格,周家不能休她,周夫人只好想法子让儿子暂时摆脱她!而且又不和离!叶家也没有话说,顶多有人指责周夫人这个做婆母的苛刻狭隘而已!但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沈清月有些诧异!当初周学谦可是绝食以死相逼!日渐消瘦,周夫人可都没松动半分!周夫人嘴硬心冷的样子!她到现在还记得。没想到周夫人竟然是想开了。

  她道:“长久分居不是办法!周表哥内宅不能没有人操持,身边也不可能没有人陪着。”

  二太太道:“周姑姑临走前!肯定会给表弟留伺候的人。”

  所以周夫人的意思也很明显了,让周学谦带着人过去,甚至于她可能还会让周学谦养外室,反正天高皇帝远,叶家人又不知道。

  这种法子对于周学谦来说,竟然也算一条生路。

  她们三人说到此处便打住了,接下来的话,着实不好说,要说可怜,做儿子、做母亲、做妻子的,都可怜……

  沈清月坐了一会子,便去了沈世兴院子里,跟他交代了顾淮的事。

  其实沈世兴在户部照磨所,也早有耳闻,他当然是不支持顾淮这么做的,所以脸色也不大好看。

  沈清月道:“我来同您说,只是想告诉您一声,让您心里有个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怀先怎么做,我都支持,他将来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沈世兴当然没法指责,他也不打算指责,反正真定是他自己不想去的,剩下来的听天由命了,他便道:“随你们去了,你嫁妆丰厚,顾家家底不薄,待你们也还不错,你这辈子不愁富贵,我就安心了,至于你弟弟妹妹,你们照顾不了,爹自己在照磨所好好上进就是。”

  沈清月说完了事,去看了弟弟妹妹们,才离开,可巧她又碰到二太太从同心堂出去,两人便挽着手一起走。

  二太太道:“母亲说沈家不借人给周家。”

  沈清月皱着眉道:“叶莺身边的妈妈和四个大丫头都不是好糊弄的人,周家还有的闹。”

  二太太摇着头道:“可不是么……”

  两人走了一段路,二太太又跟沈清月道:“跟你说个奇怪事。”

  “什么事?”

  二太太又是觉得好笑,又是惋惜地道:“五弟开始勤勉了,听说在衙门里抢着干活儿,也不跟你蔡家的姨父他们一起出去找乐子,回家了就看书,说是要好好读书,等开新科了,考举人。他这样子持续了有些时候,不像是一时兴起。”

  沈清月沉默一会子才道:“可惜五嫂都跟他和离了。”

  若沈正越早早勤奋起来,五太太也不会因为嫁得不如自家姐妹,而怒其不争,倍感失望。

  二太太道:“所以我跟四婶说可惜了,但四婶说,离得好,就是离了,五弟才发奋图强,若不离,五嫂还是会压了五弟的官运。”

  沈清月当然不认同赵氏的话,但有一点赵氏没说错,五太太不跟沈正越和离,他怕是还不会醒悟,人总是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不过奇怪的是,沈正越也是个嘴硬的人,怎么就转性儿了?她可是记得,和离的那天,沈正越朝五太太扔下的狠话,他说:你可以去嫁高官厚禄的如意郎君了。

  难道是为了做出一番事业,让五嫂后悔?

  沈清月有点摸不透沈正越的想法。

  倒是二太太好奇道:“你说五弟以后要真是出息了,还会不会跟弟妹复合?”

  沈清月摇摇头,道:“说不好。”

  她对沈正越的脾性不是十分了解,他到底是绝情还是有情,她也不知道,而且这也跟她没有关系。

  沈清月出了二门,顺便去前院康哥儿住的地方看了一眼,老先生正在给他上课,她也就远远地看一眼,没有去打搅,在风里站里一会儿,才离开。

  沈正康看见了沈清月的背影,老先生拿戒尺在他桌子前敲了敲,他连忙回过神,解释说:“我姐姐来看我了。”

  老先生对沈家之事不甚了解,但状元郎娶了沈正康的姐姐,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他便问了一句:“可是顾夫人?”

  沈正康自豪地点了点头,老先生脸上难得有笑意,捋着胡子说:“你姐夫很不错,将来我若教不了你,你大可跟你姐夫做学问。做学问是第二,你要跟他学如何立言立身,如何做人。”

  顾淮做的事,在读书人眼里是非常值得推崇的,尤其这种屡试不第,以教书为生的老秀才。

  沈正康这个年纪,自然以老师说的为准,心里越发崇拜顾淮,对沈清月也多了一层亲密。

  几日后,沈世文也出事了,他办事出了差错,今年恐怕也会外放,翰林院只进不出的地方,他都熬到这个份上,在皇帝面前待过不短的日子,再外放出去,着实可惜,而且他向来不擅长经营人脉,再还不知道回来又是个什么样子了。

  沈家四房,竟只有一个沈世兴还能在京城立住脚,真是风水轮流转。

  沈老夫人急坏了,狠狠地骂了沈世文,当着沈世昌和沈世兴他们的面,丝毫不留情面。

  沈世文倒也没顶嘴。

  沈清月听到消息后,便去了一趟沈家见方氏,没想到方氏没有半点愁容,还拉着她的手,道:“就知道你要来。”

  方氏拉着沈清月坐,挥退了丫鬟们,问她:“为着你二伯父的事来的?”

  沈清月点头,直接就问了:“二伯父也算是个谨慎人,怎么会办事出了差错?”

  方氏淡笑道:“你二伯父故意的。”

  沈清月愣了,故意的?

  方氏压低声音道:“朝廷里的事,你也知道的,翰林院里现在也闹呢,你二伯父不想参与党争,实在无法独善其身,索性退了算了,而且这些年来,沈家日渐壮大,你二伯父也多了很多为难的事。”

  沈清月听了这话倒是不意外,这像是沈世文的性子,但是大好前途说舍就舍,委实勇气可嘉。

  方氏又轻声道:“还有你妹妹的亲事。”

  沈清月问道:“舟姐儿亲事怎么了?”

  离不要脸的赵家上门找茬已经有四个月之久,沈清舟的亲事还没定下。

  方氏道:“自从赵家闹过之后,我这心里就不踏实,害怕把你妹妹嫁出去,生怕她遇人不淑,挑挑拣拣,也没有看上眼的。你二伯父有个老友在扬州府,对方是个闲散居士,性子与你二伯父甚是合得来,他们书信往来多年,这份情谊也难得,所以想做亲。”

  前一世,沈清舟就嫁去了扬州。

  沈清月道:“人家家里正好有适龄的郎君?”

  方氏点头道:“比舟姐儿小几个月,是个憨实温厚的人。正好他们也能迟一年再成亲,我与你二伯父还能再留一留舟姐儿。我不求舟姐儿有你这样的好运气,但求她平平安安,一生顺遂就够了。”

  沈清月笑了一下,兜兜转转,沈清舟的婚事还和从前一样,不过这一世舟姐儿的腿没有跛,肯定会更幸福的。

  她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便放心地回家了,二房做这样的选择,虽然在旁人眼里看来,着实傻气,但她却觉得这样很好,细水长流的平凡日子,才是最难求的。

  沈清月到家之后,顾淮也回来了,他眼睛里还是有很多血丝。

  沈清月心疼地道:“我叫厨房熬了汤,晚上喝汤。”

  顾淮又不挑剔,拉着沈清月坐在他怀里,握着她的手,抱住她,闭眼休息。

  沈清月本想问他,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他在外面就够累了,她现在不想烦他。

  顾淮休息了一会儿,竟然睡着了,但睡着了,还将沈清月抱得紧紧的。

  沈清月靠在顾淮怀里,看着他又黑又密的睫毛,高挺的鼻子,颜色不深不浅的唇,嘴角弯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偏私他的缘故,这张脸,她觉得不仅仅是好看,而是令人倾慕。

  顾淮也就打个盹儿,很快就醒了,一睁眼就看见沈清月凝视着他,他扬唇笑了一下,才松开她,道:“怎么不叫醒我,坐难受了没有?”

  沈清月坐到一边去,腿还真有点麻了,她却说:“我没事。”

  顾淮嗓子发干,喝茶润了润喉咙,才搁下茶杯道:“赵家的案子审定了,赵建安父亲必死无疑,赵建安母子只能流放。”

  沈清月彻底清净了。

  “赵建安还活着,赵大人就不会说出永恩伯府贪污的事了。”

  否则赵建安流放途中被动些手脚,死在路上也未可知。

  顾淮“嗯”了一声,道:“永恩伯府命好,前天鞑靼进犯,居庸关险些失守。”

  沈清月惊出一声冷汗,居庸关失守,京城就危险了,很容易引起恐慌,这个时候,天子肯定不会再动武将。

  她想起了上一世,她跟张轩德成亲的第六年,鞑靼也趁着内阁大臣积极变法的时候,攻进了城,但那一次规模很小,鞑靼只是夜袭,抢夺完了就走了,也没有什么余波,反而是后来流寇进京,在天子脚下杀进住在东长安街上的朝廷大员家中一事,轰动举国。

  沈清月才担心此事,顾淮便不大放心地道:“还有密报说有流寇匪徒往京里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混进京城,这些日你不要出门。”

  沈清月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