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三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五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三十五章

  柳氏买回来的五盆牡丹!不仅价格高!品种也很难找。

  没人会想到!沈清月竟然能拿出五盆一模一样的花朵。

  柳氏惊坏了!她瞪了好一会儿眼!走到春叶拿来的五盆牡丹前!仔细看了又看!她用鼻子嗅了嗅,诧异道:“这花儿怎么没有香味儿?”

  她一摸树枝——是真的。再摸花瓣,也很柔软!却根本不是真花的手感!

  “假、假的?!”柳氏难以置信地道。

  沈清月点一点头,道:“的确是假的。”

  她这一承认,众人更加吃惊!纷纷围过去瞧。

  吴氏和沈世兴二人一道上前去掐了掐花。

  沈清月提醒道:“虽是假的!却也娇贵,切莫掐坏了。”

  沈世兴连忙将吴氏的手重重拍开。

  周夫人和周学谦一起!沈正章拉着顾淮!纷纷大步走过去看!实在是太惊奇了!这分明就是真花,怎么会是假的呢!

  一圈人围着牡丹!堵得水泄不通!沈清月反而被挤到外边去了。

  周夫人盯着五盆牡丹啧啧称奇!五盆牡丹有碧色、冰肌玉骨的白色、橘灿如霞色、大气的金色和翠色,摆在一块儿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若非亲手摸过了,谁敢信这是假花!

  方氏脸上笑容大大的,她走到沈清月身边,亲昵地拉着她的手,问道:“月姐儿,这是通草花吧?”

  沈清月回以一笑,方才她一进来就碰到了二伯母派去给她报信的丫鬟,她点了点头,道:“是,就是通草花。”

  沈世兴讶异地睁圆了眼睛,道:“这就是你让我买的通草?”

  他刚买回来的时候,跟一卷纸似的,怎么会变成这么好看的东西!

  沈清月继续点头,道:“正是。”

  方氏笑不露齿,道:“原先只听人说过通草制花能以假乱真,没想到真有其事,今儿算是开眼界了。”

  可不是么!

  花厅里的丫鬟婆子们探头探脑,恨不得也走过摸上一摸。

  周夫人看向沈清月赞道:“月姐儿,你这手也太巧了!”

  周学谦也目露赞许。

  顾淮探究的目光原本落在沈清月身上,听了周夫人的话,又忍不住去瞧她的手,净白净白的,水嫩如葱,好似掐一下就能掐出水。他嘴角微动,顿时挪开了视线,只去看她的侧脸,可她的侧脸也妩媚绝俗,肌肤细嫩白皙的尖下巴如一个玉色把件,仿佛能正好握满掌心。他又紧紧地握起了手。

  柳氏狐疑地看向沈清月,试探着道:“月姐儿,你什么时候会做这玩意了?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沈清月当然会做,从前在张家为妇,张轩德和钱氏最是讲排场的人,却不顾家中缺钱短粮的情况,只把话吩咐下去,就逼着她做到。她的嫁妆每一分都要精打细算,便只好能省则省,闲来无事和丫鬟们一道学做通草花。

  通草花盛放四季,花开不败,为沈清月省了不少钱,几年下来,她的手艺也就越发好,渐渐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沈清月熬了整夜,就是为了做通草花,现在她的眼睛里都还有红血丝,她疲惫地眨了眨眼,并未回答柳氏的话。

  沈世兴深深地看了柳氏一眼,柳氏闭上嘴,再不好当众逼问。

  老夫人也暂且敛了脾气,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养死真花,用假花代替?”

  假的到底是假的,哪里有真的精贵。

  吴氏插了一句嘴,道:“这花是为了贵客和你姑姑置办的,你就想用假花糊弄过去?”

  这话太毒!

  周夫人喜欢沈清月,多半是因为同情,吴氏眼下却说沈清月对周夫人用心不诚,挑拨之意委实明显。

  沈清月冷冷地看了吴氏一眼,随即看向了老夫人,答话道:“并非孙女故意养死真牡丹,只是这牡丹早有颓色,孙女不得不做好通草花以防万一。”

  老夫人冷眼看着沈清月,道:“既然你养不好,为何不早些跟长辈说明?”

  因为吴氏传话的时候,话里话外都是老夫人在逼迫沈清月养牡丹。

  老夫人是家中长辈,沈清月不能言长辈的不是,吴氏也料定沈清月不敢当众说出来。

  过了一会儿,沈清月才用带着些许鼻音,低声道:“这是孙女的错,孙女认罚。”

  吴氏终于松了一口气。

  春叶“咚咚咚”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她颤声哭道:“老夫人,我们姑娘只会种菜,不会养花,但三夫人说您要让姑娘养花,姑娘不能让您失望,只能答应养下去。花送到姑娘手里的时候,本来就不大好了,姑娘养了两日,日夜看顾,精心照料,却还是照顾不好。姑娘为了不让老夫人失望,熬着夜做了通草花出来。我们姑娘昨儿就歇了半个时辰,早起的时候,眼睛睁着就疼,足足合眼一刻钟,才敢睁开,老夫人不是姑娘的错,不是姑娘的错,不是……”

  春叶哭声十分隐忍,但是恳切真诚,一抽一搭,很让人揪心。

  沈清月只是垂首,轻轻地吸了吸鼻子。

  沈世兴心口发疼,他的月姐儿只会种菜,怎么会养花呢,老夫人真不该叫月姐儿养花!

  顾淮和周学谦就站在她身后,比肩看着她瘦弱纤细的身体,好似一朵绽放的孤芳正经历风水雨打,摇摇晃晃,孤弱无人怜爱。

  周学谦心头一紧,目光死死地锁在沈清月身上,他跨出去了一步,压住了喉咙里止不住向往外冒的千言万语。

  顾淮的拳头捏得更紧,硬如铁,关节也微有泛白。

  吴氏心惊肉跳,却强自镇定下来,那天交接牡丹的时候,除了她院子里的人,雁归轩只有林妈妈和春叶、夏藤两个丫鬟在,有些话可不是沈清月一个人说了算!

  老夫人眉头一皱,她何曾逼沈清月养花了?她扫了沈清月和吴氏一眼,当下明白过来,用力地攥着帕子,恨恨地看了一眼吴氏。

  今日之事本不该声张,老夫人却因为来客特殊,一时没忍住脾气,当众给了沈清月难看……这下子倒是不好收场了,若当众说明,那便是沈家家风不好,若不说明,那她便要苛待孙女之人,而沈家的家风还是不好!

  老夫人面色由红转白再转铁青,她知道这事吴氏搅和出来的事,权衡之后,便淡声同沈清月道:“我未曾让你养花,那日你母亲和你院中妈妈来我院子里,说你主动要养这几盆牡丹,我才允了你领这个差事。”

  花厅里的人很快便听出了异常,上下一片哗然——不是听说三夫人一直待二姑娘还不错吗?原来三夫人是这样的人啊!

  沈世兴审视地眼光投向吴氏。

  老夫人面色冷硬,吩咐道:“进暖阁说话!”

  柳氏疏散了丫鬟婆子,也不好打发周夫人,便只好跟她一道进了暖阁。

  沈家女眷都往暖阁去了,沈正章可不好带着外人看自家笑话,便将周学谦和顾淮引去暖阁跟花厅中间的隔扇处坐着。几人正襟危坐,心思却根本不在厅里。

  沈正章到底是忍不住了,背部紧紧地靠在隔扇上,想听里边的人在说什么话,周学谦脸色浮红,也往后靠了过去。

  顾淮直直地坐着,只是神色淡漠地闭上了眼睛。

  暖阁里,老夫人黑着脸看向吴氏,切齿斥道:“你竟敢假传我的话?!”

  吴氏张着嘴,绞着帕子辩解道:“没、没有,妾身没有。那日妾身院子里的丫鬟都听见了,妾身是将您原话带过去的,还有雁归轩的林妈妈也听到了,妾身真的没有骗您!月姐儿分明胡说,妾身把花交到她手上的时候,花分明还是好的!”

  她又辩解道:“老夫人您没看到吗?那花儿是被人连根拔起的,分明是月姐儿养坏了花,不敢承认,才闹了这一出!”

  吴氏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且有周夫人这个客人在此,老夫人却不好质问吴氏,毕竟吴氏是沈清月的长辈。

  老夫人重重地闭一闭眼,复又睁开,看着沈清月放缓了语气问:“你怎么说?”

  沈清月淡声道:“昨日夜里,雁归轩遭了贼。”

  沉默一阵,老夫人沉声道:“遭贼?”

  沈清月点着头道:“是的,遭贼,花是被贼人给拔掉的,昨儿丫鬟们有目共睹。”

  吴氏头皮一紧,林妈妈可别留下什么把柄!

  老夫人拧眉看向沈清月:“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禀了长辈?”

  沈世兴着急上火,他从椅子上蹿起来,走到沈清月身边道:“几个贼人?那狗贼除了拔花,可有伤你分毫?”

  沈清月摇摇头,却依旧面有为难之色地蹙着眉,似有口难言。

  沈世兴恨不得吹胡子瞪眼,他焦急道:“月姐儿,你别怕,爹给你撑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魑魅魍魉作怪!”

  老夫人也催促道:“你快说,可抓到了贼没有?!”

  沈清月摇着脑袋,又道:“没抓到。”

  吴氏彻底松快下来了,她整个人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压着上翘的嘴角。

  沈清月乍然抬头道:“可我有法子找出她。”

  吴氏面色煞白地看向沈清月,却见对方淡然镇静,胸有成竹,好似下一句话就要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她浑身一冷,如坠冰窟。

  隔扇外的周学谦和沈正章更加贴紧了隔扇,生怕错过沈清月说的每一个字。

  顾淮睁开了眼,嘴边缀上一丝淡笑,转瞬即逝。

  沈清月不是任人宰割的姑娘。

  她很聪明。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