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五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五十章

  周学谦从沈家回去之后!顾不得头重脚轻!浑身难受!十分无礼地闯进了母亲的院子!站在门口大声地同丫鬟们道:“夫人醒了吗?”

  周夫人气冲冲地挑帘出来!她铁青着脸!绞着帕子看着周学谦!冷声道:“我正要找你,给我进来!”

  母子两个一前一后地进去,周夫人打发了所有下人!连心腹妈妈都没有留,就跟周学谦俩直直地对视着。

  周学谦面色煞白,眉间一抹愁苦悲戚之色!他僵着脸!问周夫人:“母亲,您是不是误会月姐儿了?”

  周夫人一早上听说!周学谦考完试就去了沈家!她心里已经不痛快了!再听他提了沈清月的名字!当即炸了毛,竟黑着脸拍桌道:“我误会什么?我误会她什么了?!”

  周学谦下颌绷紧!两手紧捏!藏在后面!压着声音道:“沈家传言的事,绝对不是表妹所为!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母亲不要误会她。”

  周夫人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周学谦还是第一次这样对她说话!他还替沈清月辩解!他一贯的孝顺温和呢!他的骄矜自持呢!

  她捏了捏眉心,方睁了眼,抿着发白的唇,道:“我知道不是她传出去的。”

  周学谦皱了眉头,道:“您知道?”

  周夫人扭开脸,捏着帕子切齿道:“就算不是她做的,她也不可能嫁给你!”

  “为什么?!”周学谦逼近了一步,两手骨节都攥得泛白,他的牙槽都在发颤。

  周夫人扬了扬下巴,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没有为什么,你安心等放榜,若你得中了,再看来年会试过不过,若不过,就再读三年……”

  话音未落,周学谦就冷声逼问周夫人:“您到底同月姐儿说什么了?”他声音不大,每个字都吐音极其清楚,冷静中带着将要失控的颤抖。

  周夫人一眼瞧过去,周学谦面色苍白,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一失往日的温润,眸中的厉色陌生又骇人,她心中一惊,绕了绕帕子,克制着怒气道:“学谦!你就这样跟娘说话?!”

  周学谦吐出一口气,松了拳头,轻声道:“母亲您告诉我,您到底跟月姐儿说了什么?”

  周夫人见他微微服软,也放缓了语气,道:“月姐儿是丧母长女,你也看见了,她继母不良……”

  “母亲就嫌弃她这个?”周学谦似乎轻松了一点。

  周夫人点着头道:“学谦,你爹就你一个孩子,你不要让家人失望,你将来娶的妻子要做周家的宗妇,不是谁都能做的,你明白吗?”

  周学谦“嗯”了一声,转而道:“好,儿子等放榜。”

  沈清月的那些不足,他能努力给弥补过去,只要他中了举人,有了功名,前途无量,家里人多少会顺着他的意思,想娶丧母长女并不是什么一定不可的事。

  周夫人见周学谦妥协了,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她蹙眉看着儿子,道:“你不是病了?我听你声音不太对。”

  周学谦点头道:“有些着了风寒。”

  他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平和轻缓,周夫人眉眼渐渐平静下来,她担忧地道:“你先回休息,我这就派人给你请大夫来。”

  周学谦作揖退了出去。

  周夫人待周学谦走了,背后沁了一身的冷汗,毕竟儿子方才的样子,真的将她吓住了。

  她从未见过那样子的周学谦。

  周学谦回房休息了,但他休息不好,他一睁眼一闭眼都是放榜的事儿,他又开始转转反侧,患得患失,万一没中怎么办?

  他该怎么跟沈清月说,他能让她再等她三年吗?

  他安慰着自己,一定会中的,毕竟顾淮的才能那么出众,教不错他。

  雁归轩。

  沈清月当众说出那样的话,回院子的路上,心里空落落的,她要早知道姑姑会那样嫌恶她,便不会打周学谦的主意。

  她不知道周学谦回去之后会怎么跟姑姑说,他会不会跟他母亲吵架呢?

  沈清月私心里是不希望周学谦和周夫人吵架的,她已经害他伤心了,再不想害他和母亲闹不愉快。她想起周学谦温柔的脸庞,料想他很快会将她忘了罢。

  她抬眼看向窗外的黄瓜藤,近来无人料理,架子上的藤蔓都枯黄了,仅有几片叶子随风飘零,孤孤单单,好生可怜。

  他忘了她也好,她这样心机深沉,也不值得他记。

  只是不知道,他今生再娶两任妻子,会不会又担上克妻的名声。

  她希望不要这样……他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克妻。

  沈清月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下来了,次间外传来脚步声,她怕丫鬟瞧见,立刻擦了眼泪,换了个坐姿。

  她很快就打起精神。

  吴氏这段时间真的安分了不少,各处讨长辈欢心。

  而吴鸿飞也很机灵,他也许会用欲扬先抑的手段给沈世兴吹耳边风,不经意地抱怨说“吴氏是心直口快,好心办坏事的人”,沈世兴耳根子软,听得多了,怕是又要回心转意。

  沈清月听说,吴氏最近已经在沈世兴的万勤轩里宿了一晚,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眼下吴氏姑侄俩还没大动作,但却在一步步地夺得沈世兴的欢心。

  沈清月略收拾了一下,便往沈世兴书房里去了,恰好吴鸿飞不在,她便留下来跟沈世兴多说了几句话。

  她见沈世兴桌子边有一摞文章,像是八股文。

  沈世兴又不参加考试,用不着写这样的文章,字也不像他的,定然是吴鸿飞交过来的,沈清月走过去,默默地看了几眼。

  沈清月是不会做八股文的,但是她大概知道八股文要写什么东西,大概就是破题、承题、起讲、领题、出题、过接、收结,几个部分,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破题一句,破题破得好了,后面的也不会差。

  她便翻看了吴鸿飞的文章,背下了其中破题的几句。

  沈世兴见她对八股文感兴趣,便问:“月姐儿怎么看起这个来了?”

  沈清月笑一笑,道:“我不过是听哥哥们说得多了,一时好奇看两眼。”

  沈世兴同她道:“你吴表哥的八股文做得不错,明年应能中府试。”

  沈清月淡笑着,吴鸿飞能不能中府试她不清楚,她只知道,他前一世七年都没考上举人,也没入贡,二十多岁还谋不上官职,后来他做的丑事公之于众,还要吴家给他收尾,最后烂摊子还落到了她手上。

  她背下之后,便去找了沈正章。

  偏偏沈正章不在,沈清月便留了话给沈清舟,说她有作八股文的问题要问他。

  沈正章最近几日忙着四处交游,以文会友,回来的时候,都是住在前院,直到放榜的前一天,才回了后院。

  而放榜那日,恰好是沈清月去见罗妈妈的日子,她只好先出门亲自接罗妈妈过来。

  沈清月这日已经算早起了,不过她要梳妆打扮,出门的时候,天都透亮了。

  她坐马车去了青石斋,请了罗妈妈一道上车,回沈家的时候,却在路上被堵住了,只听得外边锣声喧天,马蹄声得得,还有众人的欢呼声。

  罗妈妈在车子笑着同沈清月道:“今日乡试放榜,估摸着是去报喜的。”

  她挑起帘子往外一看,街道上,一名官员穿着官服领着几名衙役,吹吹打打跟她们的马车往同一个方向去了,官员的身上还有补子,身后跟着的还有二报、三报的人。

  沈清月也朝外看了一眼,街道上热闹非凡,自打她回来之后,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摩肩接踵的喧闹场景。

  罗妈妈道:“看来是给解元报喜去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大阵仗。”

  解元?

  那不就是顾淮吗?

  难怪呢,这些报喜的人是要往福顺胡同附近去的。

  沈清月坐回去,脸色淡淡的。

  罗妈妈见沈清月宠辱不惊的样子,倒是欢喜。

  街上堵得水泄不通,沈清月终于过了福顺胡同,回了家,她暂时将罗妈妈安置在倒座房里,自己则回了后院。

  衙门里报喜的人,也都赶到了沈家、周家,和顾淮家中报喜。

  沈清月一进二门,就看到管事领着一个小厮,拿了喜报,飞奔着赶往花厅里去报喜——沈家的沈正章中了!

  报喜是有赏银拿的,这样大的喜事,不仅方氏要赏,老太太也要赏,抢到这样好差事的小厮,跟着管事领赏来了。

  管事的同沈清月满面喜色地打了招呼,便快步去了花厅。

  沈清月也大步跟上,一进去,就听到哭声一片,上上下下,喜极而泣,她来的及时,赶紧给沈清舟和二太太擦了脸。

  方氏也自己抹掉了眼泪,赏了下人,着人立刻去衙门里给沈世文报信。

  柳氏则有些怅然,她的嫡子没有中,不过她的庶出子也没有中,两厢一抵消,她倒是没有那么不高兴了,连忙识大体地主持场面。

  沈正章恍惚地坐在椅子上,还有些难以置信,直到沈清月笑吟吟过去恭贺他,道:“恭喜二哥高中!”他才回过神来。

  真的是中了中了!

  而且名次还很好,乡试取一百二十人,他第六十名,不是一百名开外,简直出乎他的意料。

  沈清月看着喜报上与前世不同的名次,也有些诧异,难道说顾淮上山读书,帮助了沈正章?

  那……周学谦呢?

  沈正章跪下同方氏磕了头之后,拭泪起身,也道:“不知道周家表弟中了没有,不知道怀先中了解元没有。”

  他这一说,众人也满是期盼,柳氏焦急地看向外面,唯有沈清月浅笑着。

  柳氏连忙派人去周家问,正巧了,周家也派人过来了。

  周学谦也中了,只比沈正章低两名,六十二名。

  沈清月又吃了一惊,前一世,周学谦的名次堪堪取中而已,这一世竟然进步了那么多!

  沈正章连忙又道:“大伯母,您快派人去问一问怀先是不是中解元了?”

  解元这样响亮的名头,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荣耀的,柳氏登时使人去了,还带上了五十两的银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