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五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五十一章

  沈家的人到了顾淮住的宅子里。

  顾淮中的解元!报喜的人在整条巷子里吹吹打打!闹得整个胡同里都听得见。

  此时顾家!还有往日顾淮相识的同窗学生!以及胡掌柜也都全部过来给他贺喜!沈家的好容易才挤进去!递上了一点心意。

  顾淮的小宅前前后后都被堵得水泄不通!顾三当着众人的面,赠了他一座三进的宅子,又让顾家一个体面的管事替他招待客人。

  衙役们围着顾淮!报喜的官员催他换了衣裳,骑马去贡院受礼。

  顾淮泰然应之,回屋子换了衣裳!将一切都交给了顾三料理。他在家门口上了马!回望了一眼沈家,便神色从容地去了贡院。

  顾三带着人去了新宅子里!三进的宅院!比方才的小院子气派多了!且宅子里一切家具和奴仆安排好了!顾淮住进去不消操半分心。

  沈家花厅。

  回来报信的人同沈家说,顾淮中了!中的是解元。

  沈正章大喜!这都在他意料之中!柳氏和方氏等内宅妇人却是大吃一惊,她们一贯只晓得顾淮有才能!却不知道他竟有才到如斯地步!

  方氏咧嘴笑着,催沈正章道:“你还不去贡院受礼?”

  中了举人,要在贡院吃鹿鸣宴,谐音“禄”,新科入举是入“禄”之始,从今往后,沈正章便有了入仕资格,外边人再称呼他,便是“沈二老爷”。

  沈正章连忙换了衣服去,出了家门,与周学谦一道赶往贡院。

  同时周家的人听到了沈正章得中的消息,也送了礼单过来,方氏一一敬领,柳氏也着人送了厚礼过去。

  沈清月看着热热闹闹的人群,她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虽这些都是早已知晓的事情,可当这些真真切切地发生的时候,她还是那么地开心。

  她头一次产生因为亲人的事而这般喜悦的感情,几乎让她全身发暖。

  花厅里,柳氏又打赏了下人,忙着去各处报喜。

  沈家的事有柳氏打理,一切井井有条,方氏只往自己娘家去报了喜,旁的事也不消她操心了。

  沈清月跟着方氏一起走出了花厅,回到同心堂。

  方氏满脸喜色,又继续赏了同心堂的下人,跟儿媳妇还有沈清舟一起又拜了菩萨,才一道躲在屋子里说话。

  二太太年纪轻,经了这么大的喜事,眼泪流个不住,小脸嫣红,沈清月忙过去劝她,她还是哭,方氏便道:“你先回去休息,待老二回来了可别这样了,叫下人们瞧见了笑话。”

  二太太点了点头,被丫鬟扶着走了。

  沈清舟也很高兴,但是她起得早,又闹了一上午,哈欠连天,方氏便让她去睡会儿。

  屋子里便只剩下方氏和沈清月两个人。

  沈清月坐在方氏身边,柔声地道:“二伯母,今日还有一事相求。”

  方氏料到了是什么事儿,毕竟沈清月只为了那一件事朝她开口而已,她道:“那个妈妈找到了?”

  沈清月一笑,道:“找到了,原是去了别人家里做管事妈妈,正好旧主要调任,她肯进来照顾我,我已经将人请去倒座房里歇着了。”

  方氏点了点头,道:“可知道旧主是什么人?”

  “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

  方氏道:“礼部的人你二伯父好像还比较熟悉,有一些他的同年,我让他再替你打听下,若有不妥,你再辞了她就是。”

  沈清月感激一笑,她正愁没处打听罗妈妈的来历,方氏这是帮了她的大忙了,她又继续道:“那好,我现在就去同父亲打个招呼。二伯母您在屋子里等一等便是。”

  方氏一愣,道:“不要我去同你母亲说吗?”

  沈清月摇一摇头,道:“请您帮忙,又怎么好让您替我受委屈?您等着就是了。”

  说完,沈清月就去了万勤轩。

  沈清月告诉沈世兴:“二伯母手里正好有合适的妈妈,叫罗妈妈,我看上了罗妈妈,想请罗妈妈来雁归轩照顾我,女儿大了……身边不能总是没有长辈照顾。”她顿一顿,复又道:“女儿不好自己做主,能不能请父亲出面同母亲说,让她去找二伯母要人?”

  沈世兴不解,道:“你二伯母一贯疼你,既你看中了,你跟你二伯母打个招呼就是,晚些我再叫你母亲去谢她。”

  男人到底粗心,不懂内宅里的弯弯绕绕。

  沈清月笑道:“让二伯母送个管事妈妈来,岂不是让二伯母打了母亲的脸?林妈妈的事本来就很蹊跷。旁人若知道我的管事妈妈都是伯母替我挑的,便要怀疑是不是有端倪,议论母亲的不是。女儿怎么能让母亲陷入是非当中?那是女儿的不孝。”

  沈世兴欣慰地点了点头,他眼睛发酸,道:“难为你这一片孝心。也好,我这就派人去让你母亲找你二伯母要人。”他又补了一句,道:“还要好好谢你二伯母,你回去吧,我亲自去库房里挑件东西让你母亲送给你二伯母,这事儿爹肯定给你办妥了。”

  沈清月唇上扬着灿笑,道:“多谢父亲,女儿告退。”

  转身走后,沈清月脸上的笑容就淡了,她当然不是真的替吴氏的名声考虑,也不是不想打吴氏的脸,而是因为,这事儿若是让二伯母主动去给吴氏送人,未免让吴氏难看,别人也会觉得方氏的手伸得太长。

  吴氏心胸狭隘,即便不得不答应了,必定记恨在心。

  若是这事是沈世兴打招呼让吴氏主动去要的,吴氏不仅欠下方氏一个人情,即使她不想让罗妈妈进府,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这件事儿她还没有可以指责之处。

  沈清月不怕吴氏的恨,不过方氏要跟吴氏作为妯娌相处多年,她不会无端连累了方氏。

  万勤轩里,沈世兴挑了两件东西,一方徽墨是给沈正章的贺礼,另有一件适合小娘子佩戴的手镯,正好适合沈清舟。

  沈世兴带着东西去了吴氏院子里。

  吴氏一听说沈世兴来了,眼睛都红了,她熬了这么些日子,才熬到可以在万勤轩留宿,但也只是跟他同睡一床,他也不肯碰她。

  这会子沈世兴亲自来了,吴氏惊喜若狂,她匆匆忙忙照过镜子,待他挑帘进来,便起身迎他,又见他手里还带着两样礼物,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吴氏挽着沈世兴的手臂,吸了吸鼻子道:“老爷这是做什么……都老夫老妻……”

  沈世兴嘴角微扯,冷淡道:“这不是给你的。”

  吴氏面色一僵,声音都生硬了一些,道:“那、那是给谁的?”

  沈世兴放下东西,说明了来意,继而道:“你拿去送给二嫂,记得好言好语地求人家,林妈妈死了,月姐儿的事我没跟你计较,不代表你没有做错。”

  吴氏绞着帕子辩解,道:“妾身没有!”

  沈世兴冷冷地瞪她一眼,吴氏嗫嚅着不说话了。

  沈世兴也不废话,他道:“月姐儿难得看上一个妈妈,若这事你要再办砸了,以后月姐儿的事你都别管了,外人问起来,你别说我没给你脸!”

  吴氏名声已经够难听了,到处都在说她苛待沈清月,难得有机会,虽然委屈,她还不得上赶着去挽回,她死死地揪着帕子,道:“知道了,妾身这就去。”

  沈世兴也没久留,茶都没喝一口,就走了。

  待丈夫走了,吴氏气得拂袖,茶碗扫了一地,噼里啪啦碎成渣滓,她赶紧派了人给吴鸿飞传话,让他动作再快些,多多讨好沈世兴,到了时候,她就好开口提沈清月的亲事了。

  吴氏整理了衣裳,便带着礼物去了同心堂。

  方氏在屋子里坐着,她没想到吴氏这性子,还真能上门来了,她请了人进来,又见吴氏客客气气地说话,请求她将人拨给沈清月用。

  吴氏生怕方氏不答应,殷切地看着方氏,又知道方氏贯来心软,做了小伏低,险些还要落眼泪博她同情。

  方氏尴尬一笑,连忙道:“弟妹这是做什么,不过一个妈妈,月姐儿要了我就答应了,弟妹你先回去吧,我一回儿就派人将妈妈送去雁归轩。”

  吴氏登时换上笑脸,领着丫鬟走了。

  方氏还在院子里诧异,吴氏名义上仍旧是沈清月的嫡母,于情于理这事本是该是吴氏负责,沈清月要办成这件事,少不得求吴氏松口帮忙,可沈清月竟能在不得罪吴氏的情况下,让吴氏来心甘情愿地求她帮忙。

  沈清月办事……真的是漂亮。

  这样的姑娘,娶回家去必定能够安家宅,谁娶回去都是福气。

  方氏念及沈清月早逝的母亲,不禁有些惋惜。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热闹的一天过去了,吃完鹿鸣宴的新科举子们也回来了。

  周学谦已经喝得微醺,他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在上房里见过周夫人,忍不住哽咽道:“母亲,儿子中了……儿子中了……”

  周夫人也是垂泪,她笑中含泪道:“我已经修书一封回台州府,你父亲和祖母也要知道了。”她双手合十,望着头顶道:“真是老天保佑我儿,菩萨福泽我儿。”

  周学谦底气十足地坐下来,面上带着浓浓的喜色,道:“母亲,儿子想娶月表妹,儿子要娶她。”

  周夫人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的笑容凝在脸上,缓缓扭头朝周学谦看了过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