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七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二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七十二章

  天气渐冷!丹桂香气散去。

  若起得早了!迎着曙光!便能看见房屋树木都裹在雾蒙蒙之中!待暖阳高升!雾气慢慢散了!院子的轮廓才一一显现出来。

  沈正章起了个大早!他知道顾淮一直有早起的习惯,他还是怕这会子顾淮还在洗漱,便在吃过早膳之后!在家中踱步来去,消了食,才去了顾家。

  他去的时候高高兴兴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顾淮依旧起的很早!早早地在书房等着了。

  两人一见面,沈正章连忙就问:“怀先!下了帖子没有?你朋友怎么说?”

  顾淮面不改色道:“我朋友回信说!他堂弟定了亲了!今年中举之后就定下了。此事你先不要着急!待我考完会试,许会有更好的人引荐给你。”

  沈正章一脸惋惜!随后又面色平静道:“也是!年少中举!估计抢着捉婿的人家也不少,且再看一看明年有没有缘分罢!”他一抬头!又道:“我决定不考会试了,明年会试,我便在贡院外,送你入场。”

  顾淮也没劝,沈正章文章上功力还不够,取进士全看运气,运气好说不定可以吊尾巴,可上了殿试,便是同进士,他便点着头道:“不考也行,你若还像今年这样勤勉举业,再过三年,肯定能中。”

  沈正章笑了笑,道:“借你吉言,我先走了。”

  顾淮一颔首,也没送他,等沈正章走了,他才抽出桌面上被书压着的名帖,帖子他写好了,但是他没送出去。

  他不想送。

  很不想。

  ——

  沈世兴在去雁归轩的路上。

  他与老夫人和大哥大嫂打好了招呼,以后让沈清月开始学着管家,眼下正亲自赶着去告诉她这事儿。

  到了雁归轩,沈世兴坐在罗汉床上,一边喝着茶,一边道:“……你以前也没管过家,你母亲留下来的嫁妆很不少,一下子都给你,怕你打理不好,你先跟着你大伯母学一学,等你上手了,再都给你。”

  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沈清月点着头道:“理应如此。”

  沈世兴又道:“我那里还有一小部分,你一会子让罗妈妈带丫鬟过去拿吧,正好今天有时间。”

  “罗妈妈现在不在,等她回来不忙了,我再跟她一起去。”

  沈世兴“嗯”了一声,想着顾淮要替他引荐一个年少举子,脸上莫名挂着一层笑意。

  沈清月问他:“父亲近日可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

  沈世兴喝着茶,也没过脑子,就道:“你二哥找顾淮牵线,要介绍一个不错的年轻人……”

  沈清月眉头一蹙,道:“您要做什么事吗?”

  沈世兴在沈清月面前没想着瞒着,他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找补道:“也、也没什么。”

  沈清月立刻想到了,是她的婚事,她放软了声音道:“父亲,是和女儿的婚事有关吗?”

  这些事沈世兴都没有人可说,其实他很想跟跟人分享,偏偏又不好跟沈清月多说,便怜爱地看着她,委婉道:“是。你没有母亲替你操持这件事,但是你放心,爹会替你上心的。”

  沈清月本不该多问,但事关自己,她忍不住好奇道:“父亲能跟女儿仔细说一说吗?”

  沈世兴犹豫了一下,沈清月拖拉到快及笄了亲事也没定下,他原先看中吴鸿飞,结果闹出那样的事,她一个女孩儿,总是会着急的吧,他还是说了:“还没有准儿,本不想跟你说的。是顾淮一个朋友的堂弟,年少举人,听起来很不错,我会好好替你掌眼。”

  沈清月汗颜,沈世兴怎么想到去找顾淮帮忙,她不由问道:“顾先生现在不是在准备会试考试吗?您怎么好拿女儿的事去烦扰他?”

  沈世兴微微地笑着,道:“是你二哥要去找他的。”

  沈清月更是语塞,“您还跟二哥说我的婚事了?您跟他怎么说的?他怎么会这个时候跑去打搅顾先生?”

  沈正章和顾淮都要准备会试,这个时候实在不该操心她的事。

  沈世兴讪笑道:“我先托你二哥去找他问一件事,后来没结果,你二哥估计是顺便去请顾淮给我介绍人的,你放心吧,这个人情爹记下了,以后会还的。”

  沈清月脑子里已经转了好几圈,沈正章好端端的怎么会拿这事顺便去问顾淮,那看来他找顾淮的头一件事,也跟她的亲事有关,难道父亲看上了顾淮,所以托沈正章去探口风的?

  想到这里,她面颊浮红,顾淮还能再给她新觅良人,说明就是拒绝她了!

  他拒绝她了。

  沈清月以前还猜,是不是顾淮在帮她,看来不会了,他若真是有意,也不会婉拒这门亲事。

  她又想起了前一世……顾淮是有妻子的,娶的是带他入阁的吏部尚书胡阁老的孙女,胡阁老退阁之后,便是顾淮接任。

  想一想也是,顾淮将来连中三元,若客观说起来,再过几个月,她的家世其实配不上他。

  沈清月表情淡淡的,不悲不喜,她也没有打算嫁什么家世背景很厉害的人家,就像他父亲打算的那样就很好,嫁一个人品好的举人,不求如胶似漆,但求相敬如宾,好好经营家宅,和和睦睦地过一辈子,就很好了。

  她已经被张家人伤透了心,情情爱爱早就不是她唯一所求,人生在世,平安顺遂最重要。

  沈世兴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他刚走,罗妈妈就打了帘子进来,见房中无人,边走边道:“姑娘,我儿子从东昌府回来了,他说作弊的事,早就有苗头了,起初考生们就已经闹过一次,后来又平息了,前段时间有人散布确切的传言,说有人作弊,便又闹了起来,还闹大了,京中派了人过去查。”

  沈清月沉思着,道:“难怪呢……徇私舞弊是大事,压不住的,既是早有风声,后来再闹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不知道散播传言的人是谁,是那些学生,还是知府、提学他们的死对头,又或者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

  罗妈妈摇着头道:“这范围太大,就没法儿查了。”

  沈清月一笑,道:“也不必查了。”

  顾淮婉拒了她,想来也不会是他所为,只要不是他做的,是谁所为,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关系。

  沈清月在小院子里待了几日,给沈世兴和沈正章做了鞋袜,还有丫鬟们一起帮忙,三天就做好了两双靴子和四双袜子、一对护膝,她分别装好,放进篮子里,提着去了万勤轩,顺便跟沈世兴说,她打算去找柳氏学管家,然后就去了沈正章的院里。

  她到的时候,沈正章正在书房里画画。

  沈清月走进去笑问他:“二哥,你怎么画起画来了?没有打扰到你吧。”

  沈正章手里的笔放在陶瓷笔山上,道:“没有没有。”他看见沈清月手里的篮子,就问:“二妹这是来给我送什么?”

  沈清月将篮子的靴袜和护膝拿给他,道:“给你的,二哥冬天要久坐读书,提前先给你预备下了。”

  现在将近十一月份,早就变天了,很多人都换了薄袄子,但现在也没冷到要烧炭的时候,在房中久坐,很容易手脚发冷。

  沈正章接了鞋袜和护膝,看着鞋底厚实的靴子、漂亮精致的步步高升团花、护膝上细密的针脚,灿笑着谢她:“叫你费心了,不过我不打算考会试了。”

  沈清月一愣,问道:“二哥不考会试了?”

  沈正章笑色浅了几分,道:“没有什么把握,过三年再考,不然赐个同进士出身,我要郁闷一辈子。”

  沈清月抿唇一笑,还真叫沈正章说对了,他前世就是这样,她道:“迟三年也好,在家多陪陪嫂子和孩子。”

  沈正章点了点头,很快又举起手里的靴子和护膝,道:“二妹妹放心,我倒用得上。”

  沈清月一笑,道:“用得上就好。”

  沈正章又嘱咐她:“反正我也不考会试了,你没事多来我这儿找你嫂子玩。听三叔说你喜欢看书,我这里也有很多书,你想借随时都能来。”

  他眼里蕴着身为兄长的关爱,沈清月笑着点了点头,她大概知道了,沈正章怕是因为顾淮的婉拒,和吴氏的事,上次才跟她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送完东西,沈清月心情很好地走了,她带着罗妈妈和春叶,去了柳氏的院子。

  柳氏正和王妈妈还有两个丫鬟在房里核对沈清月母亲的嫁妆,一听说她来了,吓得抖了一下手,册子都掉在了地上。

  她很快又镇定下来,吩咐王妈妈在内室里守着,她领着两个丫鬟去了次间。

  沈清月朝柳氏福一福身子,请了安,罗妈妈和春叶站在旁边。

  柳氏坐在罗汉床上,叫她过去坐着。

  沈清月走了过去,坐在炕桌的另一边,道:“是父亲叫我来,同大伯母学着管家的。”

  她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柳氏的面孔,柳氏一直保养的很好,除了头发不丰厚,从前的容色看着就像三十多岁的人,但这几天显而易见地憔悴了很多,今天好像没来得及上妆,面色微白,眼睛下面也有乌青。

  想是这几夜根本没有睡着吧!

  柳氏的眼神飘忽了一瞬,嘴边扯了个笑容,道:“我知道,这是我和你父亲都商议过了。管家是很难的一件事,你先从简单的学起。”

  沈清月唇边扬着一抹浅淡的笑容,道:“管家当然要由浅入深,不过我很好奇我的母亲留下了多少嫁妆,大伯母可否让我看一眼?”

  女子想要立足,除了依靠家族势力,最要紧的便是嫁妆,有钱万事容易。拿回嫁妆,是她重生回来的第一等大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