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_弃妇扶摇录
剑士小说网 > 弃妇扶摇录 > 第七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三章

  千千弃妇扶摇录!

  第七十三章

  沈清月提出要看一看生母留下了多少嫁妆!这其实早在柳氏的意料之中!她想好了说辞!也已经想法子处理旧册子!便只是镇定地笑着回道:“你母亲的嫁妆我和我院子里的东西锁在一起!放了十几年!都积了灰!还未全部归置整理出来,你去恐怕要脏了衣裳,不如等下人收拾好了!你收回去的时候再看。”

  “大伯母,那我能否先看一看册子?”

  柳氏又道:“册子也放了十几年,因是你的生母的嫁妆!也没有谁去动过!前儿才拿出来的时候,发现有些字迹不清了!正在重新誊写!不过你放心!旧的册子也会留着!将来你也有个比对的凭证。”

  沈清月挑眉问道:“府里造册的纸不都是用的防蠹纸吗?墨迹百年都不坏,才十几年应该也不会坏吧?您院子里应有下人专门看管库房!防止受潮或是走水!如何会字迹不清呢?”

  柳氏脸色微僵!沉着嘴角道:“是我疏忽了,册子连着东西放了十几年!我都快忘了这事,没料想让册子受了潮——我好心替你管了十几年的东西,你现在这是来质问我?!”

  沈清月佯装愣然,道:“侄女自然感激大伯母替我保管东西。但,这不是老夫人让我来同您学管家的吗?我不懂这些,难道不该问吗?”

  柳氏脸色有些难看,她端起杯子,抿着嘴角,道:“……不懂就慢慢学。”

  沈清月扬唇笑着道:“侄女正是想学,倒是不知道我要学哪些东西,才能自己打理我母亲的嫁妆?”

  柳氏道:“你母亲的嫁妆里,首饰、小摆件、字画居多,田产略有一些,其他产业没有,不过首饰和玉石字画的保管也十分不易,你平常接触的少,这里面的学问,还足够你学的,先从容易的学起吧!”

  一直低着头的罗妈妈抬了抬眉,随即又低头不语。

  沈清月灿笑道:“这么说来,最容易的应该是分类造册。既然您方才说册上字迹模糊了,不如大伯母让我帮着造册,也正好一并长了学问。”

  柳氏拿杯子的不禁收紧了,她眼里闪过一丝慌张,沉默了半晌,才道:“造册不过是誊写之事,这个你先不必学,我一会子带你去我的库房先学别的。”

  沈清月道:“管家和做学问一样,理应由浅入深,侄女没有什么管家的经验,倒不敢想着一步登天,还是从简单的学起更好。”

  造册的确不难,看柳氏这般推诿的样子,根本就不敢给,必然有鬼,沈清月得拿了证据给沈世兴看才行。

  柳氏皱了皱眉,道:“月姐儿,你这样不服管,我没法教你!”

  沈清月起身淡淡地道:“侄女没有不服管教,既然大伯母说要去您的库房看一看,那便去吧。”

  柳氏跟着起来,带着沈清月往库房去了,库房就是上房后边的倒座房,五间倒座房,全用作库房,左边的两间,是她自己的嫁妆。

  她带着沈清月先去看了她的嫁妆,指着青花填彩梅瓶,仰着下巴道:“瓷器脆弱,不仅容易碎,受冷受热,都可能会损坏,像这样的花瓶,本身就胎薄,你可知道该如何保养?”

  沈清月一丝犹豫都没露出来,就道:“要用锡制屉管盛水,可防破裂。还有井水不能贮瓶,因为不宜养花。不是所有的花都能煮水入口,花瓶里插花的水,不可再用,尤其是梅花和海堂,毒甚,须得谨慎提防。有的丫鬟没有经验的,用插花的水再去煮茶,害了主子的也有。这些我在书上看过,或是听人说过,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大伯母?”

  真正事无巨细打理过内宅的妇人,这些事都该知道。

  柳氏心下一沉,沈清月怎么会知道都这么全面?

  应该是碰巧!

  柳氏便打开一个木匣子,捡了一串念珠,小个头的菩提串了十八颗,不是凡品,她带着轻蔑的笑意问道:“你看一看,这是什么?”

  沈清月道:“这是菩提做的念珠。”

  柳氏目光微滞,又道:“这一串念珠价值不菲,市面上这样的念珠有很多次等货,若不会辨认,有人以次充好送了来,或者被下人们偷偷调了包你都不知道。”

  沈清月笑着道:“那倒是,市面上很多以杭州小菩提子施加香气制作念珠,冒做这样的小个头菩提,闻一闻香味便可辨别出来,孰优孰劣。”

  柳氏脸色越发难看,沈清月要是什么都懂了,她还有什么可教的!她面色苍白地捡了几件其他的东西说,结果丝毫不意外,讲了两刻钟,沈清月对库房里的大理石屏风、贵重玉石等每一样东西的辨别和保管方式都清清楚楚,各类桌椅的布置忌讳,她也都说得上来,而且意思不错。

  旁边站着的丫鬟都听呆了,她们跟着佳梅学了好几年的东西,都还没学清楚怎么打理好库房,沈清月竟然什么都知道!

  柳氏本身故意挑了难的东西说,都说到口渴了,一样能教沈清月的都没有,最后她才道:“你学的很是不错,这些倒是不必我费心教你了。”

  沈清月平视着柳氏,道:“既然侄女都知道怎么打理库房里的东西,我母亲的嫁妆,我是否可以拿回去自己打理?”

  她目光沉着冷静,根本不像一个不足十五岁的小姑娘,倒像是哪一家的宗妇。

  柳氏心虚,气势上落了下乘,她视线一闪,嘴角扯了扯,外强中干道:“我说了,还没收拾出来,而且新册也没造完,你这样着急做什么?你若怕我贪墨了什么,去叫你父亲来把东西通通拿走!”

  沈世兴肯定不会这样对待他的大嫂。

  沈清月立刻就笑了,问道:“大伯母,侄女半点说您贪墨的意思都没有,您别恼。侄女是来跟您学管家的。您说先学这个,再学造册,既然您说这个我不必学了,那现在侄女就去跟您学造册吧?”

  柳氏攥着帕子,道:“你先去隔壁梢间等一等,我一会子就叫丫鬟将册子拿出来。”

  沈清月带着罗妈妈和丫鬟去了梢间。

  柳氏大步跨进内室,压着声音问:“核对得如何了?差多少东西?”

  王妈妈一脸为难,递了一本崭新的册子上去,道:“……您看看。”

  库房里沈清月生母的嫁妆还剩下的都造了册,跟原册一对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柳氏一看,册子上用红笔勾画出来的地方,脑子嗡嗡作响……金丝缠翠玉镯子、嵌东珠的鎏金绞丝虾须镯,还有两盒子的红蓝宝石,全部都要填补回来!

  柳氏后背冒着虚冷汗,她白着脸,颤声道:“你刚才也听见了,月姐儿逼得太狠了,先让她造册几页吧,我再想法子将她打发走,十几年了……老三总不可能把每一样东西都记得那么清,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妈妈也点了点头,将银、鎏金等不大值钱的那类册子先给了柳氏。

  柳氏拿着旧册子和崭新的空册出去,王妈妈则同两个丫鬟一起,沾了点水,将另外的旧册上的字糊去了一些,“宝石”二字变成了“石”,谁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石”。

  梢间里,沈清月拿了册子一看,果然是“受潮”,只是连霉都没有,根本不像受潮很久的样子,她也没说出来,扫了一眼册子,几十样东西而已。

  沈清月坐在桌前提笔,舔墨,在新册上誊写下物件儿,她只写了十几件,便道:“原来银饰和银饰分一起,鎏金又成一类,不过为何没看到别的类别?”

  柳氏绷着脸,道:“我说这个容易你偏不信,拿一本给你看了便知道了,别的册子丫鬟还在誊写,就没拿过来。好了,你今天学这么多就够了,你先回去吧……明日我再教你学算账。”

  沈清月点了点头,起身拿了旧册和新册要走,柳氏站在门口,状似随口道:“你明日来我这里誊写便是,不必带回去。”

  沈清月坚持道:“做事要一鼓作气,此册未誊写完,我带回去写,保证明日交来给大伯母过目。”说着,她就带着人跨了出去。

  柳氏也不好拦人,便放沈清月走了,那一本册子倒不要紧,沈世兴总不至于为了这个来质问她,她眼下要做的是赶紧将旧册子做好手脚。

  沈清月出了柳氏院子,便直奔万勤轩,到了门口,她打发了春叶回去,只让罗妈妈跟着进去。

  她将册子放到了沈世兴跟前,道:“……大伯母说母亲留下的嫁妆,造的册受潮,我去了一天,她就只让女儿看了这一本。”

  沈世兴打开了册子,好像是受潮了,字迹有些晕开了,他皱眉道:“怎么受潮了?”

  柳氏管家一向妥帖,让册子受潮,这也太疏忽了。

  沈清月不好多说长辈的不是,罗妈妈欲言又止。

  沈世兴便问罗妈妈:“你今日也跟去了?”

  罗妈妈点了点头,上前一步道:“是。老爷,大夫人似乎很不愿意让姑娘看到册子,姑娘说要去库房看一眼,大夫人说积了灰,还未收拾出来,按说这也好几天了,大夫人说先夫人留的多是首饰一类,既然没有很多大件儿,应当不难收拾才对。”

  沈世兴的脸色怪异了起来,柳氏难道贪墨了沈清月的嫁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