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7 不能说_这个北宋有点怪
剑士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57 不能说
字体:      护眼 关灯

0057 不能说

  包拯大义灭亲,怒铡两侄子的事情,最近已经传得很广了。

  虽然命令是汝南郡王下的,但他才不愿意把这事揽到自己身上呢,在他个人看来,既然包拯要清名,就成全他。

  而且这事,也有他在其中暗中推波助澜。

  汴京城三分之一的酒楼、青楼都是汝南郡王的产业,他要散播点不犯法的信息出去,太容易了。

  经此一案,包拯的名声被推得更高更远了,绝大部分的人都在赞叹包拯的公正,却也让包拯这人看起来更是孤高清寒。

  具体表现就是,他前不久回家祭祖,以前能和他说说笑笑的亲戚,都局促地坐在一旁干笑。

  而大哥大嫂,更是不会在他周围出现。

  祭祖后,回开封途中,儿子包意(包繶),感染了怪病,起先只是咳嗽和不舒服,一直不愈,回到家中不到十天,便卧床不起,日渐消瘦。

  包府后院也种有青竹,现在已经是深秋,微风刮过,便有一片片发黄的竹叶落下。

  虽然竹子一年四季常青,但在秋冬时,也会脱落不少叶子的。

  包拯双手负在身后,抬头看着已经开始泛黄的老竹,再看了会旁边还低矮的新竹,微微叹气。

  一会后,有个老妇人走过来,神情忧郁地说道:“御医已经回去了。”

  “意儿的病情如何?”包拯问道。

  老妇人摇头:“不是很好,御医说他只能开些强气壮体的药,意儿的体温时高时而如常,脉象也很奇怪,他也不明白是什么病。从未见过。”

  包拯叹了口气,迈步回到房中。

  他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蜡黄的儿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其实心疼得不行。

  原本包意虽然不算得上俊秀,但也是白脸书生一名,现在却一幅病怏怏的样子,连下床都难。

  似乎是感觉到床前有人,包意睁开眼睛,他的视线似乎都受到了影响,好一会才认清来人:“大人公务忙完了?可吃了晚饭?儿子身体无力,没有办法起身给你行礼了。”

  声音很弱,明显听得出来,说话之人身体极为虚弱。

  “安心养病。”包拯淡淡地说道。

  这时候,刚才的老妇人走进来,小声说道:“听说官人认识个很厉害的法师,有大神通,甚至还救了曹家小郎的命,我们能不能把他请过来。”

  包拯脸色一肃。随后淡淡地说道:“妇人不要听信外头的胡言乱语。”

  “但是……”

  包拯用力挥袖,转身就走。

  只是出了房子,关上房门后,包拯的表情显得有些茫然。

  他站了会,并没有离开,然后听到里面传出来的隐约的声音。

  “意儿,你爹好狠的心,明明就有救你的法子,为什么他拉不下脸去把人请来。”

  “大人自有原因。”

  “不管什么原因,他都不能不管你的性命,如果他不愿意,明天我亲自去请人,磕头也得把人请回来给你医病。”

  包拯微微皱眉。

  这时候,包意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阿母,莫要让大人为难。爹爹他向来清明公正,是天底下最一等一的好官,也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他不去请那人,必定有原由,绝对不是个人私情,想来应该是与天下社稷有关。”

  “他清明了几十年,难道为了儿子糊涂一时时不行吗?我就不信,就是请奸人救了儿子,难道这大宋就会坏了不成?”

  “爹爹自有想法。”

  “可你的身体快撑不住了。”

  “没事的,阿母。即使我死了,也不会怪大人。能成为他的儿子,是我前世修来的福份。”

  包意的话中,没有任何埋怨,只有理解、开心和崇敬。

  包拯缓缓离开,他走到前院,然后站着愣愣出神。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穿着红色官服的展昭从外边走进来,他手中提着个油纸包,见到包拯立刻双手抱拳行礼:“府尹,意弟他怎么样了?”

  展昭是包拯最为看重的心腹,几乎是将其当家人看待的,所以展昭称呼包意为弟弟。

  包拯摇头说道:“御医也找不到医治的方法。”

  展昭一听,立刻说道:“昨晚我也替意弟把过脉,他身子骨越来越差,再这么下去,估计撑不了三四天了。”

  “我知道。”

  展昭突然单膝跪下,抱拳说道:“府尹,就你让我去陆小郎那一趟吧,他应该有办法救意弟。”

  昨天展昭就提议去陆森那里求些药回来救人了,但被包拯拒绝,并且严令展昭不得为自己儿子求药。

  包拯想了一会,说道:“不用,我去。”

  展昭立刻喜上眉梢:“府尹你想通了,太好了。”

  “期望本府此举不会给朝廷带来大祸。”包拯看看落寞地叹着气。

  约半个小时后,陆森在家里见到了包拯。

  此时的包拯穿着常服,展昭也一样。

  “老夫家中独子怪病缠身,时日无多,肯请陆小郎能送点能治病的药于我,感激不尽。”包拯面色淡淡的向陆森双手抱拳。

  那模样,不像是在求人,脸色平静地像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陆森立刻回到木楼里,拿了瓶蜂蜜出来:“这东西应该能把人救回来了,如果实在不行,也能缓上一段时间,届时再来找我,我另想办法。”

  展昭上前接过蜂蜜。

  包拯扭头看了看蜂蜜水,紧绷的神色稍稍缓和,他再次抱拳说道:“多谢陆小郎,从此之后,老夫不再会压制你的消息。”

  说罢,他转身离去。

  陆森站在院子里的,看着包拯离去的背影。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包拯的脊梁,似乎弯了一点点。

  接着第二天,陆森拿着果蓝,还有蜂蜜水,主动去了折家。

  折三郎就在门口那里来回度步,猛然见到陆森,立刻迎上来,行礼后笑道:“可终于等到陆兄了,请。”

  陆森双手行礼,然后带着黑柱进到折家里。

  和天波杨府比起来,折家的宅院则小得多了。

  但占地面积估计也有个二十亩左右。

  折三郎直接将陆森引进内堂中,里面有个中年男子正坐着,看到陆森进来,立刻起身,快快几步跨上前,笑得极其开朗:“陆小郎,可等到你了,请坐请坐。”

  这人便是折三郎的七叔,折长风。

  陆森坐下,黑柱便把果篮还有一瓶蜂蜜递了上去。

  折长风一见这些东西,眼睛亮得都快发光了。

  也不怪他如此,前日自己侄子提了个果篮回来,不但摒退了左右,还神秘兮兮地说这是好东西。

  他当时还不信,觉得自己侄子被江湖术士骗了。

  但吃了两个果子后,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数处暗伤,竟然在半个时辰内愈合,激动得他当场提着扑刀,跑到后院的小演武场中,耍了一套泼风刀法。

  当是虎虎生风,力量在体内奔涌毫无阻滞。

  耍完后,驻刀喜极而泣。

  折长风被派到汴京城负责搜集情报,是因为他在战场上受过数次重伤,虽然命硬,次次都被救了回来,却落了病根。

  经脉断了好几处,力气变得和娘们差不多,还畏寒。

  一到秋冬两季,全身就疼得不行。

  吃了极多的补药都没有用。

  不得已,只得回汴京城来养老。

  要知道,他现在才35岁啊,正值壮年,一想到余生不能再在沙场上纵横,折长风就郁闷得不行。

  可现在,名医都解决不了的暗伤,居然被两个果子给摆平了。

  他能不惊喜,能不相信眼前这人,就是有大神通的法师?

  “小子见过折七叔。”陆森双手抱拳打声招呼,然后坐了下来。

  没办法,他要娶杨金花,那么就必定得叫对方一声‘叔’。

  因为杨金花的辈份小。

  折三郎看着陆森,越看越是满意。

  完全是长辈看小辈的那种满意。

  折家和杨家关系不错,而且折长风这几年是看着杨金花从小女孩变成大女娃的,有些许亲情在内。

  如果陆森长得老丑,即使心里有所抵触,他也会帮忙说亲,毕竟那点亲情在真正的利益面前,几乎没有太大的影响。

  可眼前的陆森长相俊美,气质出尘,那感官上就舒服得太多了。

  老丑的道人要娶杨金花,帮忙说亲,只是他们折家在行联姻之策,是莫得感情的利益之交罢了。

  陆森长相俊美又有本事,听说还得杨金花中意,那情况就是另外一说。

  他们两人一结亲,那以后就是自己人,是可以登堂入室的一家人。

  帮这样长相秀美,又有本事的少年郎去杨家说亲,他折长风不会有任何愧疚感,反而还会觉得很得意,很有功劳。

  折长风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让下人奉上清茶后,说道:“既然你愿意叫我一声说,那七叔就斗胆叫你一声森侄儿。”

  陆森点头应下,没办法,要娶妹子,就得按这边的规矩走。

  “七叔明日就会去杨家提亲,不知道森侄儿对结亲日子有什么说法没有?”

  这事必须得问清楚的,有的门派会有古怪的忌讳。

  “那倒没有。”陆森笑道:“我自小在山中长大,对这方面的礼节知晓不多,也就是这一两年在城外住着,知晓个大概的流程,但具体的良辰吉日,成亲礼仪也是不甚清楚。”

  折长风点头表示明白,他一点都不奇怪。

  陆森一看年纪就不大,未出弱冠,却已有大神通。

  名师指导是一回事,自己的勤奋天赋也得跟上。

  他估计陆森打小就是练习术法,估计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多,这才以弱冠之年,得大神通傍身。

  这样的人,不懂人间礼仪,有什么奇怪的。

  也不需要他知道。

  “那请森侄儿放心。”折长风笑了起来:“这事包在你七叔身上了。”

  陆森问道:“麻烦七叔了,向杨家提亲,三书六礼,需要多少银两,七叔估一下,我事先做好准备。”

  “银两?”折长风大手一挥:“那东西俗气,你叫我一声七叔,这东西我们折家包了。而且以后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们,森侄儿你只要在山上,耐心等着接亲就行了。”

  “可是……”

  陆森很清楚,杨家是大门大户,要想提亲,没有足够的聘礼可是不行的,那可不是小数目。

  “没有什么可是!”折长风拍着胸口担保:“这事给你办得妥妥的,我们折家别的不多,现在就是钱多没地方使。”

  他说的不是假话。

  这些年折家镇守西北,年年岁岁,朝廷总有恩赐,再加上折家在西北那边也有产业,什么羊肉羊皮羊毛之类的,这可都是硬通货。

  卖到南方来,可都是钱。

  所以折家确实是不缺钱的。

  陆森想了想,说道:“那麻烦七叔了,我先回矮山,也做些准备。”

  “好!”折长风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然后折三郎送陆森出门,等他转回来时,就看到折长风用一把匕首把自己掌心给穿透了。

  “七叔,你这是……”折三郎大吃一惊。

  “我昨晚派人暗中查了些事情,曹家幼子曾重病加重伤,濒死于开封府,然后被高人用装在水晶琉璃瓶里的神药救了回来。”

  “琉璃瓶?”折长风看着果篮旁边摆着的蜂蜜,立刻明白了折长风的想法。

  折长风用另一只手,倒出些许蜂蜜。

  十数息后,内堂中发出兴奋的狂笑。

  时间很快来到第二天早上,昨晚杨金花做了个梦,梦到陆森对自己使坏,被硬生重惊醒。

  接着脸红耳赤好半天才睡着,所以起床有些迟了。

  她洗漱过后,快到正厅,就看到老太君,娘亲两人正在接待折老七。

  而前堂门那里,堆有不少红色封装的礼盒。

  这是……她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她听到了折老七笑眯眯地说道:“嫁于他,我想金花绝对是不会有意见的。”

  一听这话,杨金花立刻柳眉倒立,几步冲出来说道:“不嫁,我不嫁!折老七,老娘告诉你,想让我嫁给外面那些粉头油面的纨绔,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快把你带来的东西全部给我收回去,否则老娘要打人了。”

  她气坏了,自己好不容易和陆小郎有了点不错的进展。

  结果折老七居然跑出来替人提亲!

  万一让陆小郎知道这事,对自己有猜隙如何是好!

  光想到那种可能性,杨金花就感觉自己脑袋要炸掉。

  她冲前几步,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折长风没有生气,笑得很开心。

  不但如此,老太君还有娘亲也在笑,笑意中还有调侃。

  这是怎么回事?

  她有些疑惑。

  见女儿发愣,穆桂英调皮地笑道:“你不喜欢啊,那娘亲派人和陆小郎说,你拒绝了提亲,不想嫁给他!”

  哎!?

  随后杨金花猛地反应过来,扑过去死死抓住穆桂英双手,急叫道:“不行,不能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