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0 我造艘造也来掺一腿_这个北宋有点怪
剑士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70 我造艘造也来掺一腿
字体:      护眼 关灯

0070 我造艘造也来掺一腿

  包拯的公正,绝大部分都放在了大宋的子民身上,只留给外人一丁点。

  包拯看着陆森满是欢喜的模样,问道:“哦,那两个色目人很惹陆真人厌烦?”

  随着包拯的问话,周围有不少的人将视线看过来。

  “倘若说我能看见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包府尹会信吗?”陆森笑问道。

  包拯想了想,语气缓然:“子不语!”

  然后他拱拱手,走到一边。

  这是包拯第二次说‘三个字’了,就足以证明他对神异之力的敬而远之。

  陆森轻笑了声,没有在意。

  包拯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陆森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一个有自己坚持,却也能灵活做事的好官。

  陆森站回到汝南郡王旁边,而更旁边些,是狄青和曹佾等人。

  这帮人现在都是中立派,政事他们可以做,也会管,但绝对不会掺和到,保守派和革新派两帮人的斗争中。

  曹佾缓缓走过来,问道:“那两个色目人既然得罪陆真人,要不要……”

  对于将门出身的曹国舅来说,如果让他无缘无故杀两个宋人,就算是两个乞丐,他明面上也会骂你冷血无情,心恨手辣。

  私底下利益冲突则是另一回事。

  但让他杀两个色目人,眼都不带眨的。

  甚至敢在大庭广众下大声嚷嚷,都不用担心会被言官掺一本。

  “不用。”陆森摇头:“在我看到那些东西后,这事情就已经变了,只是个人单纯不喜欢那两人而已。”

  “这就是逆天改命?”曹佾笑着问道。

  “算不上吧……”陆森感觉也没有太大信心。

  听着陆森不太自信的回答,旁边几人都露出笑意,觉得前者还真是谦虚。

  之后早朝如往常进行,新旧两派依然争得脸红耳赤。

  这些日子,影像的播放还在进行,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汴京城的人们已经渐渐买惯了那近乎完全真实的画面。

  也习惯了里面那道浑厚的中年男子声线。

  市井人们都将那种声线称之为仙音。

  人们也开始讨论影像中的内容,比如说扑天盖地的鸟群,南极洲看着憨厚,其实很凶猛的王者企鹅,还有一些夜行性生物。

  特别是影像放映到某个沙漠里,那种奶凶奶凶的黑足猫生态,整个汴京城都震动了。

  程度完全不亚于他们第一次看到‘电影’这种玩意。

  原因很简单,宋人好猫,极度好撸猫。

  但凡富贵人家中,都养有猫。

  就连包拯的府上,都养有两只猫,每天处理完政事,回到家中,这个外人眼中冷冰冰的铁面包公,也会撸一会小猫的。

  陆森当时还记得第二天的朝堂上,赵祯兴奋地叫说,要派人去非洲那边,把那些猫抱回来,放在大宋生养。

  而且近一半的朝臣,都支持这个决定。

  最后还是庞太师和包拯两人,联手把众臣的群情压了下去。

  虽然表面上看着汴京城的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陆森这个‘外人’却很清楚,无论是朝堂上的文武百官,还是市井百姓,不知不觉中,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个世界很大。

  这个世界的资源很丰富。

  有很多无主之地,更是等着人去开发。

  虽然朝堂上暂时只有三司使有所行动,但在民间,已经是暗流涌动了。

  无论是香料群岛,还是非洲大草原上那些夸张的动物资源,或者是某洲那随处可见的溪流金沙与狗头金,都让人看着贪念大起。

  此时北宋的商人,地位不算太差,所以他们的进取心也很强。

  在榜下捉婿的主力军,其实也是他们这些豪商。

  陆森依旧还是看戏的状态,等退朝后,他走在回家的街道上。

  结果没走出内城,旁边就有个微胖的中年人,在他必经之路上等着他。

  见到他过来,便主动走上前,弯身行礼说道:“陆真人,小民在此等候多时了,可否赏个脸,让小民作东,请到樊楼上一聚。”

  陆森打量了一下这个中年男子,说道:“我记得你,樊楼的东家之一,黎掌柜。”

  “陆真人好记性。”这中年男子颇有荣焉地说道:“就是小民。”

  “那请。”陆森做了个一齐走的手势。

  两人上到樊楼,识相的樊楼小二立刻给陆森这位仙家‘姑爷’开了间最好的,并且极其安静的包厢。

  进到里边后,陆森先坐下,黎掌柜行了个礼后,也坐了下来。

  陆森之所以接受对方的邀请,主要原因,此人是汝南郡王的白手套之一,属于是心腹的那种,之前汝南郡王带着陆森来樊楼吃茶的时候,也随口介绍过此人。

  在北宋,官员和王族做点小生意可以,但如果完全把心思放在经商上,可是会被人看低的。

  因此能帮他们在暗地里做生意,又忠诚的人,必须得培养的。

  “黎掌柜面色红润,看来最近颇是春风得意啊。”

  “不敢不敢,在陆真人面前,小民可不敢说春风得意。”黎掌柜拱拱手,神情有些紧张:“小民知晓陆真人日理万机,也就不敢说废话了。这次斗胆请陆真人上来,主要是有件要事想请你听听。”

  “说。”陆森给对方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杯。

  这本就是很平常的动作,可黎掌柜却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他轻抿了口茶后,恭敬地说道:“据传三司使有派谴舰队去香料群岛的打算,而我们这些人,也想去香料群岛一趟,看看能不能搭搭朝廷的顺风船,若是可以,陆真人是否能帮我们和官府说说情,日后必有厚报。”

  陆森斟酌了会,问道:“这是泰山的意思?”

  “倒也不是。”黎掌柜嘿嘿干笑了两声:“就是我们一群人,凑合起来,想蹭点便宜。当然,我们也不硬蹭,该出力出力,该出钱就出钱。就为了混口饭吃。”

  对方的话,陆森只信了一半。

  汝南郡王经商能力极强,他看不到香料群岛这事的利润才怪了。

  估计是身为岳父,不太好开口向女婿问这些东西吧。

  所以这才谴了黎掌柜过来。

  老实说,汝南郡王参与到此事中来,陆森是有点高兴的。

  因为汝南郡王的白手套,像黎掌柜等人,并不算完全的官府势力。

  白手套赚到钱,可是会留一部分在自己身上的,另外一部分才会送到真正主人那里。

  而陆森,就希望官府和民间一起推动这件事情。

  特别是海运。

  有了巨额的利润,他们就会有更大的胆子开拓外边的世界。

  然后吸引到更多人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

  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三司使那里坐坐。”

  说罢,陆森站了起来。

  黎掌柜吓了一跳:“这么急吗?”

  “反正都是要谈事情的,早两天总比晚两天好。”陆森一边走,一边笑道:“我不太喜欢把事情拖得太久。”

  姑爷当真是雷厉风行!

  黎掌柜跟在陆森后边,忍不住这么想。

  两人下了樊楼,直奔三司使府而去。

  等到了门口,陆森报了身份,很快就被人恭敬地请进府衙中。

  罗昭在自己办公的地方,接见了陆森。

  他正批改着公文,见到陆森进来,立刻起身,抱拳笑道:“陆真人,这才刚退朝没多久,又见面了。”

  陆森抱拳还礼:“前来叨扰,罗计相莫怪。”

  而一旁的黎掌柜,将腰弯到快到地面上了,深深下拜。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黎掌柜是平民,见到罗昭这个正四品文臣,最大的税收头头,专门管他们商人的三司使,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其实真算起来,陆森的品阶也不高,见了罗眧这个计相,可也是要行大礼的。

  但架不住陆森‘逼格’高啊。

  现在谁不承认他术法有成?

  未来说不定是能成仙的主。

  罗昭请陆森坐下,而黎掌柜就只能站在陆森身后了。

  “陆真人专程来本官此处,可是为了香料群岛的事情?”罗眧请人奉上清茶后,问道。

  “然。”陆森右手按着茶杯,点头答道:“我这几天想了想,觉得光是三司便,可能吃不下那么大一块地盘,再带上些人手比较好。”

  罗眧看了眼陆森后边的黎掌柜,然后收回视线,笑道:“确实,香料群岛按影像上来说很大,只是这位黎掌柜,能拿出多少诚意与我三司使合作?”

  罗眧也是认识黎掌柜的,更知道他是汝南郡王手中的棋子之一。

  专门帮汝南郡王经营一些不太好过手的生意。

  黎掌柜咽了下口水,说道:“十丈船小民等可出三十艘,其中十五艘所运之货,皆交于三司使处理。”

  听到这话,罗眧眉毛一挑,颇是惊讶地说道:“你们舍得?”

  十丈船是大船,34米左右的长度,宽九米左右。载货量不下四千石(200吨),若真能在香料群岛把香料运回来,那十五船的香料,可是天价了!

  就这么送出去,没有点魅力还真不行。

  “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黎掌柜很卑微地说道:“若没有官府与罗计相的提携,我们连一船香料都运不回来。”

  “哈哈哈!”

  罗昭很满意地捊起了胡子,他对黎掌柜的识趣很是高兴,同时也对汝南郡王颇是佩服。

  黎掌柜这么大方,说没有汝南郡王的授意,他是不信的。

  “这么说事情就谈妥了?”陆森笑着问道:“就不知道三司使在远洋这块,还有我之前提过的那几个问题,解决得如何了?”

  “本来挺难的。”罗昭有些得意地说道:“但黎掌柜来了,这事就全好办了,他们有远洋经验,交给他们就行。”

  陆森听到这话,思索了会,便觉得把事情交给黎掌柜,确实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他最近也听说了,汝南郡王的生意,也包括海运。

  三司使这次可真是赚大了。

  有人帮忙解决航海方面的问题不说,还直接‘借’船给他们使用。

  原本三司使这边可以调动的中小型船只就不下三十艘,再加十五艘十丈大船,至少运载量上没有问题了。

  几乎是躺着把钱给赚了。

  当然,前提是他们真能到达香料群岛,并且成功把香料运回来。

  “既然如此,我也掺一腿吧。”陆森见罗昭如此高兴,便说道:“海图待会我会画出来,同时我再造艘大船出来,借与你等使用。”

  罗昭听到这话,有些吃惊,忍不住问道:“大船,有多大?”

  “五十丈船,如何?”陆森轻笑道:“要把它开动,估计得200人左右。运货量嘛,不好估算。”

  五十丈船?在此时,十丈船都算是大船了,五十丈船那得是什么概念?

  罗昭和黎掌柜两人都同时吸着冷气。

  “所以,罗计相何时派船队出发,何处出发,得至少提前两个月通知我。”陆森见他们如此吃惊,笑着继续说道:“造船是需要时间的,而且也得在海边造,这船太大,河路走不过去的。”

  这两人当然明白。

  河船和海船的底舱都不是一个样的。

  “五十丈大海船一出,那可真是扬我大宋国威了。”罗昭摇摇头,说道:“不妥,这等仙家大船,岂能用来运货!当作龙船,再用以镇守北边海域,方是正道。”

  “先运货料,其中一半香料我也会赠与三司使。”陆森笑眯眯地看着罗计相:“况且我我准备造出来的船,可没说要送给朝廷。”

  罗昭讪讪笑了下,他刚才就是想用话来挤兑陆森,让后者下意识顺着他的话,说出把船当作龙船,变相送给朝廷的话来。

  结果陆森不上当,内心甚至有点想笑。

  造大船出来立刻送人?

  不可能的!

  他就指着这大船多运点香料回来,让惊天的海运收入刺激整个汴京城,让宋人知道外边是有钱赚的,只要冒险出去一趟再回来,就是泼天的富贵。

  之后陆森和罗昭又谈了些细节方面的事情,便离开了。

  他回矮山,和两个老婆你侬我侬。

  而罗昭则立刻进宫面圣。

  将陆森刚才所言复述了一遍,恳求官家尽快同意他们三司使组建船队去香料群岛的事情。

  在北宋这朝,根本就没有任何情报保密的观念。

  但凡朝议的决策,下午全城的人都会知道。

  甚至连军事方面的决策,也极少能保守得住。

  更别提陆森要造‘五十丈’仙家大船这事。

  罗昭从官里出来,然后消息也跟着‘泄露’了出来。

  不到半天,整个汴京城的人也知道这事了。

  然后……很多商人行动了走来,到处托走关系,想买几条海船,届时跟着朝廷船队后面走。

  连陆真人都看好的生意,他们当然要跟注了。

  傻子才不跟!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