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1 无奈的包拯_这个北宋有点怪
剑士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71 无奈的包拯
字体:      护眼 关灯

0071 无奈的包拯

  现在汴京城民间,对陆森已经很信服。

  而文官集团,普遍对他的好感度也极高,一来是陆森真的很会做‘人’,明明有大神通,却从来不会在朝堂上出言管事。

  另一个原因,便是杨金花的夫人外交做得不错,甚至已经隐隐有夫人联盟头目的趋势了。

  毕竟家园系统出产的东西,无论是生蔬,果子,还是蜂蜜,都是真正意义的硬通货。

  比黄金还要贵重得多。

  一货难求。

  更要命的是,杨金花从来不卖这些东西,她只送。

  送给谁,送得多与少,似乎都有说法。

  便在短时间内把夫人联盟的趋型给搭建了起来。

  但还是那句话,谁都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的,陆森亦是一样。

  包拯在八贤王的家中做客,吃着黄酒和美食,同时缓缓地说道:“陆真人主动参与到这次的海运生意中,八贤王可有见解?”

  “能有何见解!”八贤王仰头仰头喝了口酒,砸巴砸巴嘴,这动作很不雅,但八贤王的爵位,官家的亲叔叔,同时还是六十三岁的老人,三重身份使得他根本不在意这些小礼节,况且他和包拯关系极好,朋友之间,也不需要在意这些礼节:“他是我见过的,唯一看不透的年轻人。”

  “嗯,连八贤王你都看不透他?”

  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八贤王捏着胡子,思索了会说道:“他比本王更像是个老家伙。”

  “正经些。”包拯轻笑了声,然后帮八贤王倒了杯汾酒,说道:“要是让陆真人听到,估计他会恼你的。”

  “本王这可不是乱说。”八贤王用手指忿忿地弹打着桌面:“无欲无求,即不贪钱财,亦对成名立万没有兴趣。”

  “但他现在可是名闻五湖四海。”凶拯嚼了口咸鱼干,没办法,大冬天的,只有陆森那里才有新鲜生蔬产出。数天前杨金花也送了一篮子给包家,但不经吃啊,现在嚼着咸鱼干,包拯还真有点怀念前几天吃过的新鲜绿菜:“为何八贤王却说他对扬名立万不感兴趣?”

  “这种真有大神通之人,要想出名早就出了,不会等到在矮山上过了一年多,才被官家发现。”八贤王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理解的神色,眉头紧紧锁着:“且他又不亲近官家,然后还让官家不修仙问道,这可太有意思了。”

  包拯听完八贤王的话,忍不住轻轻点头。

  他其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之前他一直担心陆森被官家知晓后,从此便会忽修着官家修仙问道,使官家从此不理政事。

  然则没有想到,他居然‘将’了官家一军。

  而且自从进朝堂旁听议事后,也从来没有发表过自己的政见,明明他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其实已经挺不错,却完全没有动用一丝一毫的意思。

  “年纪虽然,除了家中一妻一妾,也没有在外边拈花惹草,据说有段时间一直逛青楼,却也未与小姐儿有交欢之举,这‘色’一项上,他也算不上嗜好。”八贤王哼了声:“年轻人不好权,不好名,不好色,这不比本王这老头子,更像老头子?”

  包拯呵呵笑出声来,他也不好色,但年轻未婚的时候,也是去青楼里耍过几次的。

  在这个时代,这就是风雅,不算什么出格的事情。

  “陆真人这次主动参与到香料海运的生意上,甚至要建仙家大船。”包拯沉默思考了数息后,手中的筷子放下来,说道:“本府觉得此事摊开来看,他似乎在引导着我们去做某件事情。”

  “本王亦有这种念头。”八贤王皱眉:“连带着那个影像,本王觉得也是他故意放出来了,现在香料群岛的生意,只是他大计中的一环。”

  包拯叹了口气。

  他真挺忧心的,陆森这种有大神通的人,在他的眼中,是很危险的。

  整个天下都经不起他的折腾。

  这样的人,越是蛰伏,越是不动弹,就越是让人担心。

  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算盘。

  事实上,陆森确实是在打着算盘,而且是大算盘。

  他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搅起大势,等到时代的洪流形成,即使有人想阻止,也不可能了。

  这天早朝后,下午在家中休息,陆森正练着字呢,突然林檎走到他的面前,扭扭捏捏地说道:“郎君,我有些事情想……想请你同意。”

  “说呗。”

  陆森现在依旧是用小黄书练字,老实说,他感觉这样练出来的字,比如有热血感。

  “我想回家看看。”林檎抬起头,期待地看着陆森:“我想见见阿爸和弟弟们。”

  她不想见阿母,因为阿母经常打她,也不太给她饭吃,最后还把她扔了,要不是遇到郎君,她早死了。

  但她也不恨阿母。

  流民街里的生活确实穷苦,她也能理解阿母为什么要扔掉自己。

  “可以,但我和黑柱得跟着一起去。”陆森放下手中的狼毫:“再带着些手信过去吧。”

  流民街太乱,陆森不放心林檎一个人。

  而黑柱这一年多来,吃好睡好,现在身子骨已经开始长肉了,加之开始练气,又有杨金花教导了他一套常见的伏虎拳,现在的黑柱打几个普通人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陆森,虽然已经是LV1了,属性有所提升,但并不明显。

  另外就是他虽然有气感,但就依然还是无法把‘气’给使出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限制着他的气,不让其在体内流动一样。

  不过幸好,他的‘内气’数值一直在提升着,只要练习,每天至少加1点,偶尔会有两三点的提升,很奇怪,完全找不到规律。

  不过陆森也无所谓,练着就是了,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嘛。

  陆森向杨金花交待了声后,再拿了些米油盐醋之类的东西放在系统背包里。

  院子里出产的东西他不敢给,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这种好东西交到他们的手上,就是害他们。

  特别是现在陆森已经很出名的情况下。

  准备好之后,三人便一起出发,黑柱为了安全着想,甚至还拎了根木棍子在手上。

  花了约半个时辰,三人这才到流民街。

  因为寒冬的关系,流民街的泥道上,几乎没有人……都缩在家里取暖,穷人可能连鞋子都没得穿,怎么可能到处乱跑。

  走在熟悉的土道上,嗅着曾经熟悉、习以为常的污臭味,林檎有些紧张。

  眼前就要到家了,陆森便停了下来,把一小扎米,还有少许的油盐交给林檎。

  陆森不敢给多,怕给多了,就会害了林檎一家。

  林檎拎着手信,站在家门口,看着破破烂烂的木门,她犹豫了好久,这才轻轻敲门。

  第一次没有人答。

  然后林檎又敲了第二次和第三次,里面这才传出难听的妇人声,很是虚弱:“谁在外边敲门,我们家没钱没米,也没有人了,要想找吃的,就把我吃了吧。”

  “阿母,是我,小丫。”

  林檎的声音有点怯怯的。

  陆森拉着黑住后退了十几米。

  这时候,房门打开条缝,有张腊黄色,且瘦得快成骷髅模样的脸。

  那双眼睛,更是混浊不堪,麻木不仁。

  看着门外干净白皙的林檎,这模样可怕的妇人眼中终于有了点点的神彩。

  她上下打量了会林檎,似乎不太敢置信地说道:“真是小丫?”

  林檎使劲点头。

  即使跟着郎君过了一年多的好日子,但林檎每隔一段时间,依然会梦中自己被阿母扔掉的那天。

  然后被惊醒。

  她一直认为虽然不恨阿母,但也不会再念着她了,但看到人站在自己面前,如此落魄,一身病状,顿时就难受地眼泪掉下来。

  “阿母,能让我进去吗?”林檎流泪说道:“我好想你,想阿爸,想弟弟们。”

  “进来吧。”这妇人打开吱吱作响的烂木门。

  林檎走了进去,熟悉的霉土味冲入她的鼻内,虽然在陆森这边早已习惯了花海的鸟语花香,但……这样的味道,她也不讨厌。

  毕竟这是她打小闻到懂事的气味。

  环顾四周,里面只有一个低矮的土坑,两张烂木板做成的,难看的长椅子。

  她放下手中的手信,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问道:“阿母,阿爸和弟弟们呢。”

  “没了。”妇人缓缓坐在土坑上,缓缓说道。

  林檎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去年的事情了,你被人捡走后一个月左右时间,你阿爸就得了伤风,脸都烧红了,没等几天人就没气了。”这妇人说着话,眼中流下眼泪来:“没等把你阿爸的下葬,阿二阿三也相继得了伤风,跟着你阿爸走了。定是你阿爸在下面担心我没有本事,没办法让你两个弟弟吃饱,这才把他们接走了,免得在人间受苦。”

  说着话,妇人的眼流得更多了,她没有哭出声,但说话的声音,却是比哭还要难听和凄凉。

  林檎蹲在地上,把脸埋入双臂里,不停地抽泣。

  哭了好久后,她抬头,满脸泪痕地问道:“阿爸和弟弟葬在哪里?”

  “就在屋后的土沟沟里,我这就带你去看看。”说着妇人缓缓起身,只是她身体刚离开土坑,人就一翻眼白,倒在地上。

  林檎吓了一跳,然后惊叫道:“阿母阿母,你别吓我啊!”

  陆森和黑柱外边听到动静,急急冲了进来。

  见到陆森,林檎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她冲过来抱着陆森的腿,哭喊道:“郎君,求求你了,救救阿母吧,我就只剩下阿母了。”

  黑柱看看周围,见家徒四壁,便露出了然的神色。

  类似的事情他做乞丐的时候见得太多了。

  流民街这种地方,一到冬天,如果没有吃食,那就是一家家的死人。

  很正常。

  所以有时候,去无忧洞作乞丐,倒也是条活路。

  这也是为什么无忧洞难以清扫的原因。

  只要有吃不饭的穷人,无忧洞永远扫不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陆森拍拍林檎的脑袋,说道:“先让到一边,我看看。”

  他蹲下身子,用手指探了探妇人的鼻息,看看她脸色,再把她的袖子拉开,便看到一支已经和骨头没有什么区别的手臂”,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能看到臂骨的形状。

  “饿昏了,长期营养不良。”陆森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个桃子,交给林檎,说道:“不用担心,先喂她吃点东西。”

  林檎使劲点头。

  然后她用嘴把桃子嚼烂,喂入到妇人嘴中。

  根本不在意妇人身上散发着恶臭。

  不到三分钟,妇人就转醒过来,然后气血似乎都好了点。

  见到母亲醒了,林檎后怕地抱着她哭了一会,然后便拿也米,在屋里忙活起来。

  她想做些粥给母亲喝。

  陆森走到门外,他大概也猜到了林檎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边低低矮矮的泥砖房成片成片,明明流民街至少有十数万人在这里,但街道上却看不到一个人,安静得就像是一座鬼域。

  陆森清楚这片地方正在发生什么。

  很多人在等死。

  他觉得,当去香料群岛的船组建起来后,自己若在这里招募一片人去那边闯荡,应该能给不少人活路。

  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那至少得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而现在,流民街中应该有不少人面临着和林檎母亲一样的生死劫难。

  陆森在门外等了很久,等到林檎喂自己母亲喝完粥,再把手信留下,然后三人回到了矮山。

  他让两人先回家,自己则去了开封府。

  包拯在批示公务,听到陆森来访,便将他招待至书房里。

  “什么风把陆真人吹到老夫这来了。”

  包拯没有摆官身的架子。

  陆森淡淡地说道:“北边的流民街,天寒地冻,人一茬一茬地没有了,官家和百官们,真没有解决的意思?”

  听到这话,包拯愣了下,先是露出无奈之色,随后有些恼怒地说道:“我们想办法了,但没有办法,他们根本就是冥顽不灵!”

  听到这话,陆森有些惊讶,问道:“怎么回事?”

  包拯当下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流民街的问题,百官早清楚了,也早有心解决。

  他们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给农具,给他县的土地,只要愿意去别的地方落地生活,官府甚至还愿意发路上的口粮。

  但即使如此,也只有极少部分的人愿意去别的地方发展。

  大部分的人都留了下来。

  “历任的开封府尹,都在为此事头痛,老夫也一样。”包拯重重拍了一下桌面,怒其不争地说道:“本府入冬前,还带着展捕头等捕快去流民街劝人,期望他们到有空余田地的别县去落脚,不说富贵,至少能有吃食,能活命。结果那些人连老夫都懒得理会,许多人居然还威胁开封府,要帮他们在城里安置一块土地生活,否则他们是不会走的。几个捕头气得拨刀,甚至刀口都架到他们脖子上了,这些人宁愿掉脑袋,也不愿意走。”

  陆森愣了下,随后哭笑不得。

  同时觉得有些悲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