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2 顺风顺水船_这个北宋有点怪
剑士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72 顺风顺水船
字体:      护眼 关灯

0072 顺风顺水船

  流民街的事情,官员一直在想办法解决。

  从流民街出现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七十年左右的时间了,这期间数任开封府尹为它们烦透了脑筋,也做了很多努力。

  效果是有的,否则七十年下来,流民街的人数就不会只有十万人,可能会有二三十万人。

  一旦达到那个数字,物资会更为紧缺,每年寒冬死掉的人,可能会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

  所以说,数任开封府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陆真人,你这次过来,就是为流民街的民众鸣不平的吗?”包拯把手中的公文合起,用缓和但有力的官腔问道:“或是说,另有他事?”

  “包府尹也应该知道三司使那边很快注要组建船队了。”陆森慢悠悠地说道:“是大船队,我觉得可以让一部分流民街的人随船出海,随着船队去香料群岛那边繁衍生息。”

  “连我大宋境内的田地,只是离汴京城远了点,他们都不愿意去。”包拯觉得这事不太可能:“千里迢迢的,他们会愿意往外跑?”

  “多半是不愿意的。”陆森轻笑了下,说道:“可以能多带几个就多带走几个,一大堆饥民堆在流民街里也不是个事。”

  “只要不是强硬手段,也不是让他们去送死,陆真人能带走多少人,就带走多少人。”

  陆森站了起来:“这点还请包府尹放心,我也只是想他们能多条生路。”

  包拯见陆森神情严肃,不像是在说假话,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随后陆森告辞。

  又过了几天的休闲日子,三司使的罗昭在某天退朝后,主动找上陆森。

  “陆真人,再过两月十五天,船队便要在杭州集结了。”罗昭拱拱手,说道:“惹是陆真人没忘记要造仙家大船,该是动身的时候了。”

  “多谢罗计相专程前来提醒。”陆森抱拳笑道:“待我做些准备,约两日后出发。”

  “一切劳烦陆真人。”

  之后陆森去了汝南郡王府。

  最后汝南郡王的气色越来越好,精神头也越来越足。因为年纪的关系,他本已有五年没再让家中妻妾怀胎了,但现在,他又让一个小妾成功有喜。

  其中功劳,自然是陆森家里出产的菜果所致,将汝南郡王的身体调理得很好。

  “泰山,小婿准备出发去杭州,同时会带上金花和碧莲,听说你这里有操船高手,可否借几个给我用用。”

  “客气什么,尽管拿去。”汝南郡王大手一挥,极是大方。

  他个人对陆森这个女婿是极其满意的,有本事不说,对自家女儿也极好。

  北宋这里,文人尊贵,他虽然贵为郡王,但嫁女想嫁给文人却不容易。

  有本事的书生,都不太看得上宗室贵女,因为会影响前途。

  很多时候,官迁绩考除了看官员的政绩外,也会考量其它的因素。

  而如果娶了宗室女,在升官的时候,就会受到影响,无论是官家,还是普通的重臣,都不希望看到借皇亲国戚身体上位的大臣。

  当然,原本就是皇亲国戚的例外,比如说八贤王,汝南郡王这种。

  然后陆森也例外。

  况且他娶的赵碧莲根本没有宗室名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多室的宗室贵女无书生问津,普遍会嫁给豪商,算是下嫁。

  而陆森身为修行之人,娶了碧莲不说,平时也宠得很。

  碧莲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经完全超出汝南郡王的预料了。

  所以,这次要带碧莲出去散心,借几个下人算什么!

  “另外,小婿去到杭州,把大船造出来后,泰山最好派信得过的人来接收,我不太想把那艘船的主导权,交到三司使上。”

  汝南郡王哼了声:“当然不能交给他们,雁过拨毛罗计相,真让他们主导,这大船从香料群岛回来,估计就算他们的了。你若是理论,说不定他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陆森听到极是好笑:“罗计相不会那么不体面吧。”

  “嘿,贤婿你是没有见过,几年前罗计相为了收多的锐,可是敢在朝堂上打滚撒泼的人。”汝南郡王冷笑了声:“最为可恶的是,这罗计相年纪又大,倚老卖老极为擅长。”

  “罗计相的事情咱先不说他。”陆森想了想,说道:“关于大船,我可以把其做出来人,但帆布,还有长桨,泰山还得让人备着比较好。”

  “我明白了。”

  随后陆森在汝南郡王府待了小会,便回家里。

  他将全家人都要去杭州散心的事情一说,金花和碧莲当场就高兴地跳了起来。

  她们两人之前听说陆森要去杭州造大船的时候,就想说也要跟着去了。

  然而她们开不了口。

  北宋的女性虽然地位比较高,但也是有天花板的。

  正常情况下,官人远行,无论是什么原因,一般妻子都要守家的。

  但现在陆森愿意带她们一起去,这本身对她们而言,就是件极度值得开心的事情。

  因为要造大船,陆森便带着家里所有人,开始伐种了一年多的六亩桉树林。

  在家园系统的加持下,这些桉树长得非常快,每一棵树虽然只有年半,却有十年桉树的高度和树围。

  将六亩桉树砍得差不多,只留下最外层一圈树林带,用来遮挡别人的视线。

  而砍完树后,陆森便开始收拾行礼,其实也不用怎么收拾,东西都放系统背包中就好。

  而杨金花外去了趟,很快又回来。

  等到第三天,白雪飘落。

  天寒地冻,越是接近入春,这天气就越是冷。

  好在汴水河流速不慢,并未结冰。

  此时码头上没有什么人,也没有船只,倒是有个垂钓的江边老叟,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在雪中时不时挥杆。

  偶有草尾被甩上来,再被抓入他的鱼篓里。

  而在码头上,有名撑着白纸伞,身披艳红大氅的妙龄女子,她身边还跟着两名家仆。

  而等陆森带着全家来到码头的时候,她主动迎了上来。

  “见过陆真人。”少女将白纸伞交给家仆,然后向着陆森盈盈一礼。

  这时候,赵碧莲扑了上去,抱着对方开心地蹦跳着:“梅儿,你怎么也在这里?”

  “金花叫我来的。”

  昨日金花外出,就是去见了庞梅儿。

  此时杨金花转身向陆森说道:“梅儿正打算去杭州外婆家一趟,听说她外婆病重,卧床不起有些时日了。她想过去照看,只是这天寒地冻的,不方便出行,我们正在要去杭州,所以就想着捎她一程。”

  庞梅儿再次行了个万福礼:“劳烦陆真人了。”

  “客气。”

  陆森无所谓地摆下手。

  对方是妹子,确实是无所谓。

  如果是个男人……要么杨金花的亲人还好说,如果不是,那就是另一种态度了。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陆森身上,包括汝南郡王派来的那十几名仆人。

  他们在等着陆森的‘仙术’出现。

  陆森也没有让他们久等,走到渡口的船栈道前,伸出手。

  无数的金色流光从他的手掌心中涌出,落在河面上,化成一叠叠的‘部件’。

  而这些部件又迅速结合成一声,很快就变成了一艘大河船的平底舱龙骨。

  金光流光继续喷涌,很快这龙骨上便有了防水密舱,再出现了底舱,然后便是船体船身……最后一艘长二十米,宽四米,上下两层,约六米高的金色木头船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果然是神妙异常。”

  亲眼看着这种仿佛仙术一般的奇迹,所有人都是先屏着气,等船完全出现后,他们才长长地将刚才的气息吐出。

  随后一直跟在陆森等人身后的十几名仆人,抱着东西立刻冲到船上,迅速把船帆,船桨等东西全部装好。

  然后又折返回来,从几辆载货木板车上,把被褥等生活用品又搬上去。

  这批人是专门跑河船的,自然很清楚一艘舒适的大船,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不到半个时辰,便把整艘船布置好。

  领头的中年汉子,弯腰说道:“已经准备好了。请姑爷、郡主,以及各位贵人们上船。”

  这些人不称呼陆森为‘真人’,而是直接叫姑爷,足以证明他们这些人在汝南郡王府中的地位,估计是死忠,或者家将那一类层次的人。

  而且现在汝南郡王府的人,也开始叫碧莲为郡主了,即使没有郡主的名份也如此。

  因为她嫁给了陆森,即使只是当小妾,那也是神仙人物的女人。

  汝南郡王那些不太待见碧莲妻妾们,现在已经开始对碧芝‘极好’了,每次碧莲提着生菜,或者果子回到汝南郡王府探父亲的时候,这些人表现得特别热情。

  连带着所有的仆人,都不再敢忽视赵碧莲。

  陆森第一个踏上新造好的木船,完全崭新的木船内,散发淡淡的植物清香。

  杨金花和碧莲等人进来,看到里面宽敞的环境,都忍不住哇了声。

  满脸龟裂般皱纹的中年汉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姑爷,是否现在就出发?”

  “当然。”

  “那请姑爷坐好。”

  随后几人扬帆撑桨。

  船动了,很稳也很快。

  当然,这个‘快’是相对于其它同等大小的船来说的。

  负责操船的船夫们,一上手这船就感觉到了它的不平凡。

  个个都是一脸惊讶和兴奋的模样。

  而在船舱内,杨金花和碧莲正在趴着船窗往外看,满脸的好奇。

  她们两人自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汴京城,因此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坐船。

  庞梅儿时常来返于汴京和杭州两地,因此她早已习惯坐船,现在她只是好奇……这船是用一个个小木块垒叠起来的,居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缝隙感,甚至还不会进水。

  这事真是太稀奇了,怪不得被称为仙术。

  这次船划得很快,因为很轻,而且还有帆作辅助动力,风向适合的时候,居然有种竞速帆船的感觉。

  运河上船只来来往往,大雪纷飞中,这艘造型独特淡金色木块船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

  有的人还想过来搭讪,但都被中年船夫用一句奇特的切口给打发走了。

  一路上,杨金花和碧莲都有些兴奋。

  两人第一次乘船居然没有晕船,倒是黑柱又吐了个天昏地暗,连带着林檎都是吐了好几天。

  好在过了七天后,两人也渐渐习惯了。

  虽然这船挺大的,但天天都待在上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很快就能让陌生人变得熟悉起来。

  陆森很快就能和船夫一行人聊得挺开心了,同时也和庞梅儿混了个脸熟。

  作为庞家最受宠的孙女,庞梅儿这次出来,带的两个家仆其实是武林人士,后来被庞家招揽,培养成了极为忠心的死士。

  这两人平时几乎都不说话,对其它人冷冷淡淡的,唯独在陆森面前,两人会摆出恭敬的神色。

  “居然已经过苏州了。”庞梅儿趴在船窗那里,看着河边的雪景:“这才十天不到,这船也太快了吧。”

  杨金花在旁边笑道:“我家官人厉害吧。”

  “厉害厉害。”庞梅儿看不惯杨金化这得瑟的模样:“你现在越来越像碧莲了。”

  以前都是碧莲爱炫耀自己,但现在杨金花也学会了。

  在这十天的船上生活,庞梅儿觉得挺开心的,同时也有些郁闷。

  她和杨金花,以及赵碧莲两人聊天的时间,后两者总是各种花式炫夫,一把把狗粮往她的嘴里塞……古人不知道单身狗和狗粮这两名的‘歧意’,但类似的感觉他们是能明白的。

  弄得庞梅儿很不爽,越发坚定了她要找个最完美官人的念头。

  在船上,三个女人加林檎一个少女在船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而陆森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修习内气。

  在第十五天,船终于到了杭州。

  比起上次近一个月的坐船时间,这次的速度快了极多。

  金色的木船停在了城外的渡口中,古怪的造型很快就引来大片群众围观。

  这船由中年船夫等人守着,陆森则带着杨金花等人,直接进到城里住店。

  在船上待久了,就想吃顿好的。

  结果这饭还没有吃完饭呢,苏州知事殴阳修亲自找到旅店中来了。

  就在两个月前,欧阳修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自请外放,然后便被官家派到苏州来。

  当然,对外界说是身体不舒服,但实质上,是来杭州坐镇的,。

  只要不太傻的人,都看得出来这点。

  “陆真人,许久不见了。”欧阳修笑问道:“近日身体可好?”

  “还行。”陆森看看欧阳修,人也站了起来,问道:“欧阳知事一起来吃点?”

  “我现在可没有心情吃东西。”欧阳修无奈地说道:“就是想来问问,陆真人什么时候开始建船,何时舰队出发!”

  陆森有占惊讶:“怎么,很急吗?”

  “这能不急吗?”欧阳修拉着陆森的手,走到窗边推开,然后指着外边说道:“你看看……”

  钱塘江的海口外,无数的船只挤涌在一起。

  和以前色目人战船占最多数的情况不同,这次海口外的船口风格,全是大宋的商船。

  不但把海口堵了,甚至还看不到头。

  “来的商人太多了,那帮卑贱之人,一批批地在城里囤货,生冷不忌,现在杭州的物价在飞速高涨,民众苦不堪言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