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25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25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2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25

  休整了一夜的三人开始寻找玄武洞内别的出口。

  不等南歌出声提醒,蓝忘机就发现了潭水上飘过的枫叶,提示二人水底可能有出口。

  魏无羡是三人之中水性最好的,闻言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查探。

  约半柱香的功夫魏无羡才冒头,趴在潭边高兴道:“小歌儿,蓝湛,这潭底真有一个溶洞通往洞外!这下我们能出去了!”

  蓝忘机听他说,上前一步道:“可有测量那洞口大小?”

  魏无羡吐了一口水,双手一用力跳上了岸道:“那洞口我看了,一次能过五六个人,我们三个可以通过这处水路出去。”

  南歌正纠结要怎么才能把避水符拿出来用,魏婴便扯了自己头上的发带,不由分说的把她的手腕同他的绑在了一起:“小歌儿你不会凫水,待会儿你闭气便好,我带你出去。”

  说罢又看蓝湛:“蓝湛,你......”迟疑了一下道:“你会凫水吗?用不用我也把你绑一下?”

  蓝忘机:“不必。”说罢便示意魏无羡带路。

  魏无羡“噗通——”一下便下了水,一手拉着南歌,一手向前游去。

  南歌憋着气,跟在魏无羡后面。潭底水深,阳光照不进来,因此水底下长满了水草,水质浑浊。若不是她与魏无羡双手绑在一起,恐怕下潜不到几米便会被水草干扰视线分开。

  怕什么来什么,蓝忘机原本跟在他们殿后,熟料就一眨眼的功夫,那抹白色就消失了。

  南歌睁大眼,找了半天都没看到蓝忘机的身影,伸手拍拍专心致志寻路的魏无羡,示意他看后面。

  魏无羡也发现蓝忘机不见了,又不能扔下南歌去找蓝忘机,只好加快速度把南歌送出水面,让她飘在水面上等自己,就解开了手上的发带又扎进了水里。

  南歌咳了几下,方才她呛到了水,怕魏无羡担心才憋着不说话,现下咳了起来便停不住了。

  幽暗的岩洞高低起伏,这一片岩洞则格外狭仄,南歌低低的咳嗽声在狭小的溶洞里幽幽回荡,若是来个胆小的人,怕是都要吓死。

  忽的身后传来水声,南歌扭身,发现不是魏无羡而是“丢了”的含光君。

  “蓝二公子,原来你在这里。魏婴去找你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我们在这里等他便好。”南歌见他游水都十分优雅,便觉这蓝家人是将“雅正”二字刻到了骨子里。

  “南姑娘。”蓝忘机因刚刚从水下上来,面上仍在滴水,更衬的那张脸面冠如玉。

  南歌再次感叹还是有金丹好,能夜视,不然怎么瞧见这大名鼎鼎的含光君游泳的样子。

  下一秒蓝忘机的话让她僵在原地。

  “......你已结丹,何故隐瞒?”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蓝忘机就停在离她不到两米的水面,静静地看着她。

  “......”南歌正想着如何解释,蓝忘机又开口了。

  “方才我并未开口,你却知来者是我而非魏婴;玄武洞坍塌,你没有修为却只是受了几处外伤;在岐山,用灵力打断温晁竹椅的,亦是你。”蓝忘机一点一点分析,把南歌的所有后路堵的死死的。

  “哈哈哈,我这不是前几日结丹后想回莲花坞再一并告诉大家给大家一个惊喜嘛!再说了,结丹以后功课都要翻倍的嘛……我整蛊那温晁也是给我师兄出气啊,蓝二公子,你就当不知道好不好?”南歌心里骂了刚刚沉迷美色忘了装样的自己一百遍。

  蓝忘机看她笑的谄媚,心里仍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毕竟南歌只不过是隐瞒了修为,并未做什么坏事,再加上她是个姑娘家,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蓝氏家规,不可弄虚作假。”蓝氏琥珀色的眼眸看着她,让南歌格外心虚。

  “也不是隐瞒啊,别人不问你你不提及不就可以了?”南歌振振有词道。

  蓝忘机不言,南歌怎么可能退缩,也坦坦荡荡地看回去。这颗金丹绝不能提前暴露出来,这可是江小澄的备用金丹!

  少女执着的盯着他,黑亮的眼睛又大又圆,像极了云深不知处后山的小兔子,天真又柔弱。

  蓝忘机轻轻别过头去,声音微不可闻:“......可。”

  南歌内心的小人转了个圈,面上仍是一派天真活泼:“多谢蓝二公子!你真是个好人!”

  蓝忘机耳尖微红,抿唇道:“......不必如此拘谨......”

  南歌疑惑的眨眨眼:“啊?”

  蓝忘机道:“......你同魏婴一样,唤我之名便可。”

  南歌迟疑着,犹豫地叫了一声:额,那,蓝,蓝湛?”想了想,加了一句:“那你也不用整日‘南姑娘’‘南姑娘’的叫我了,叫我南歌就好。”

  蓝忘机忽的笑了一下,就像是冬日初雪后的第一缕阳光,像是冰雪消融后盛开的第一朵花,惊艳无比。

  冰山一笑,可真好看啊。

  看到蓝忘机脸上一瞬即逝的笑,南歌突然想看看他其他的生动表情,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魏无羡每次都闲的没事干去撩拨蓝忘机了。

  “哗啦——哗啦——”水声响起来,魏无羡冒头发现两个人都在这里,心里的石头顿时落地,大声抱怨道:“蓝湛!你刚刚怎么就丢了?我说要把你绑起来,看吧,这不就丢了嘛!这么大个人了,还没小歌儿听话!”

  蓝湛思索一下,刚刚他被水中水草迷了眼,不过一息就找不到两人的身影,现在看还是绑起来稳妥。

  见蓝湛没有反应,魏无羡游过来重新把自己和南歌绑在一起,看南歌脸色发白,担心她伤口在水中浸泡过久,对蓝湛道:“你和小歌儿绑在一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小歌儿的伤不能在水里呆太久。”

  蓝湛盯着他和南歌绑在一起的手,有些为难,手边并无其他可以用来绑东西的带状物。

  南歌瞧出了他的为难,一把扯了他的抹额,三两下把自己的右手同蓝湛的左手绑在一起,快的叫蓝湛反应不过来。

  “......你!”蓝氏抹额意味着自我约束,非父母妻儿不可触碰,眼下被南歌忽的扯下来,蓝忘机又惊又恼。

  “好了蓝湛!不就扯一下你抹额嘛!眼下这种情况也别无他法,再说了,寒冰洞那次不也是这么绑的吗?怎么跟个小娘子一样。”魏无羡看南歌脸色愈加不好,便示意赶快出洞。

  南歌也是扯完之后才想起蓝氏抹额的意味,深觉自己怕是把这位含光君得罪的狠了,便做鹌鹑状跟着下水。

  三人就跟拉着一串糖葫芦一样潜下了水,顺利的游过了最后一段路,再游了一小段,浮出水面,柳暗花明,已然是到了洞外。

  “呼——总算上来了。”魏无羡长长喘了口气,看南歌没什么大碍,就顾不上自己还湿着,解了三人手上的束缚,跑去拣了柴火,念了咒生起火给南歌烤衣服。

  魏无羡用自己的一套衣服给南歌在树后搭了个小型换衣间,南歌匆匆换好了衣服他才和蓝忘机找了地方把湿衣服换了下来。好在南歌香囊里准备的衣物够多,这会儿才不至于让三个人穿着湿衣服。

  蓝忘机似乎犹在生气,冷着脸把抹额重新系回去以后便坐在另一边烤火不说话,南歌看的一阵心虚,但又不好说什么。

  她还想着怎么跟蓝忘机解释的时候,就觉得头开始痛了。

  今早起来的时候南歌就觉得自己有些发热,但又怕因为自己耽误出洞就没提,偷偷取了感冒药和发炎药吃了。但刚才又是下水,又是在水下泡了那么久,这会儿一出来被冷风一吹就觉得晕乎乎的,满眼冒金星。

  上过药的伤口也火辣辣的疼,南歌烤着火,还是觉得冷,哆哆嗦嗦的发抖。

  魏无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惊叫道:“怎么这么烫?”

  蓝忘机闻言转身,看见南歌两个脸蛋烧的红扑扑的,面色倒是苍白,嘴唇也干的不成样子,这会眼睛都失去了焦距,茫然的看着他们:“烫?哪里烫?”

  看着傻乎乎的南歌,魏无羡又是一叹:“你这笨丫头,以后能不能爱惜着点自己,发热了竟也不说一声,我们玩一些出来也不会有事......”说罢抱起已经烧的迷糊的南歌就要离开。

  现下还不知是怎样的情况,只能去最近的城镇打探消息,顺便看看江澄他们怎么样了。

  “蓝湛,我现在带小歌儿去这山下医馆,你呢?与我们同去吗?”魏无羡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心系云深不知处,摇头道:“我回姑苏,你也尽早回云梦才是。”便拿起火边烤干的衣衫和在温氏门人身上得来的剑道。

  “好,那待我回回云梦定传书给你。”魏无羡抱着南歌往山下走去。

  谁知在二人擦肩的时候,南歌伸手死死抓住了蓝忘机的袖子。二人都是一滞,看向魏无羡怀里的南歌。

  “蓝湛,对对,对不起哦。”南歌这会儿已经烧迷糊了,却还记得和他道歉:“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魏无羡不明就里,看向蓝忘机,见他眸色微沉道:“好。”

  南歌这才放开了他的袖子,缩在魏无羡怀里:“那你,你记得,答应我的......”话还没说完,人就睡过去了。

  蓝忘机不顾魏无羡探究的眼神,对他点了下头,便向姑苏方向走去。

  魏无羡瞧着怀里熟睡的南歌,也不知她何时与蓝湛关系好到可以互称姓名,而且蓝湛答应她什么了?魏无羡边往山下跑,边想着等这笨丫头醒了,如何套话。

  今日份~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存稿箱超级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