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0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30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0

  伐温之战,爆发了。

  以莲花坞江氏生擒温氏温若寒之子温旭,斩首温若寒座下副使温逐流为开端,仙门百家逐渐结盟联合,共商伐温大事。

  莲花坞大战之后,虽已经清理干净,但空气中的血气仍不散去。往日的莲花香被盖住,行走间都是神色匆匆神态紧张的江氏之人。

  明明他们以最小伤亡全歼此次温氏派遣之人,却因为江澄失去了金丹而给这次胜利蒙上了一层阴影。

  虞紫鸢整日里自责不说,更是与江枫眠日日夜夜守着江澄,生怕江澄胡思乱想;江厌离自金家回来后得知弟弟被化去了金丹,悲伤不已,但又因为要照顾江澄,只好强颜欢笑;

  魏无羡钻进了江氏的藏书阁,翻遍了所有医书,企图找寻救治江澄的办法。

  江澄失去金丹后格外敏感脆弱,不止魏无羡,连南歌去探望他都被他赶了出来。

  江澄自尊心强烈,从小又被寄予着江氏振兴的厚望,更是少年成材。如今一朝失去金丹,得知自己日后再无法结丹,大道无望,便深受打击。

  南歌早在自责自己还不够谨慎以后,就连夜御剑去了岐山监察寮,用【灵识修补液】同温情做了一笔交易,又连夜赶回来,对江氏众人说自己已飞鸽传书,询问南叔(南府管家)有无救治江澄的办法。

  三日后,一只灵鸽飞进了莲花坞,给众人带来了一丝希望。

  南府管家言明南府藏有救治金丹之法,但是必须要江澄亲自到南府旧址,由南歌打开南府灵阵,借用灵阵之力恢复江澄金丹。

  在信中他还言及因为是南府祠堂旧址,因此不便太多人进入,若不放心,大可在府外等候。

  虞紫鸢救子心切,带着南歌和江澄就去了南府旧址,留江枫眠和魏无羡在莲花坞处理伐温之战的事情。

  时隔多年,江澄早已不记得当年的南府旧址,虞紫鸢也并未来过,因此南歌带着两人到了一处旧宅,二人也并未怀疑。

  虞紫鸢在旧宅外等了整整三天。三天后,面色苍白的南歌扶着昏迷的江澄出来的时候,她赶忙迎上去,发现江澄丹田处果然又有灵力重新流转,虽还很微弱,但这说明江澄在逐渐恢复。

  “你面色如何这样?可是那灵阵有什么副作用?”虞紫鸢高兴之余不忘关心南歌。

  南歌摇摇头道:“那灵阵要人看着,我三天没睡可不就脸色差一点嘛!师母,你先带江澄回去吧,南叔说还有东西交给我,我过两天再回去。”

  虞紫鸢犹豫道:“你不同我们一起?那管家......我在城中客栈休整两日,待你出来再一同回去?”

  南歌好笑道:“南叔要害我何必等到今日?师母就当我见到家里遗址,心里伤感,想多待几日罢了。”

  虞紫鸢还是带着江澄在镇上客栈等了南歌三天,却不见南歌出府,这才带着江澄走了,但还是留下一众侍从等在南府外保护南歌。

  南歌送走虞夫人他们,便抬脚进了南府,关上了大门。

  大门一关上,她就虚弱的摔倒在地,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是温情。

  “......你这么做,值得吗?”温情不理解她为何这样做。

  “那你为了温宁受制于人,值得吗?”南歌反问道。

  半晌,二人都没有说话。

  南歌虽然使用了【痛觉切断】切断了痛觉神经,剖丹给江澄的时候并没有受太大的罪,但是身体剖丹之后的反应还是在的。若是不修养个几天再露面,不惹人起疑才怪。

  “所以这七天,怕是要你照顾我了……”南歌喘了两口气道。

  温情扶着她,看她活活忍了三天三夜的剖丹之痛后,还要装作无事的样子安慰虞紫鸢,之后七天的灵力尽散之痛更是常人之所不能忍。莫名的,温情对她感到心疼。

  只是为了报江氏夫妻收养之恩,她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被温情的眼神看到发毛,南歌不去想这位姑娘脑补了什么,只借着她的手进了一间屋子去休息了。

  ——————————————————————————————————

  虞紫鸢带着恢复的江澄回来的时候,整个莲花坞上下都是真心为江澄高兴的。

  魏无羡更是一蹦三尺高,但左右看不到南歌人影,便问道:“怎么只有你和虞夫人回来了?小歌儿呢?”

  江澄拍开他的手:“她要在南府呆两日才回来,你别对我动手动脚啊,我现在可是又有金丹了,别逼我恢复了揍你啊!”

  魏无羡看他恢复了往日的轻快和明朗,这才放下心来,从前那样,轻轻捶了他一下道:“好啊,等你恢复好了,我倒要看看你这颗新的金丹如何!”

  虞紫鸢因为江澄大好,也不在意魏无羡的举动,只看向一边的江枫眠,言及有重要的事要说。

  魏无羡听虞夫人说南歌是看到旧日南府,心里难过才暂时不回来,打算在南府住上一段时间,也并未觉察出什么问题来。南歌当时被带到莲花坞确实已经到了记事的时候,此次回去难免触景生情,也是人之常理。

  于是南歌不在的这半个月里,魏无羡日日蹲在莲花坞门口,等南歌回来。连江澄都嘲笑他怕不是日后南歌回来瞧见的不是他魏无羡,而是块望妻石。

  自莲花坞大战以后,魏无羡同南歌的关系众人都瞧在眼里,不过那时因为大战刚过,再加上江澄的关系众人目光不在这上头。

  等空下来了,大家才想起来当日南歌同魏无羡神态亲密,明显就是有情况啊!

  热爱八卦的云梦人立刻跑去询问当事人,魏无羡也不恼,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心悦小师妹,惹得一众云梦女子芳心碎了一地。

  知道这件事后反应最大的不是江澄,而是虞紫鸢。

  她当日回云梦同江枫眠说的大事,就是收南歌所为他们夫妇二人的女儿。这件事她早就有了想法,不过一直没有实施。如今江澄受了南家好大一个恩情,他们江氏也无法回报,就打算给南歌一个正式的身份,也好在外名正言顺的护着南歌。

  以往南歌与江厌离虽有“云梦双姝”的美名在外,但旁人提起她,总是因为她孤女的身份轻视她几分。玄武洞一役后,南歌因为那引兽符崭露头角。而江澄金丹复生这件事,虽被她下令封了口,但难保有心人不会去查探。

  到时候对南歌南府家藏的觊觎,只会更多。倒不如他们夫妇二人索性收了南歌做女儿,到时候就算有什么宵小,也得先过了她手里紫电这一关才行!

  于是,他们给南府去了信,那南府管家言辞中虽不大情愿,但在江枫眠不断劝说下,终是松了口,只说南歌同意自己便没有意见。

  于是南歌还未回来,莲花坞就开始欢欢喜喜准备她入族谱的事宜了。

  虞紫鸢正与江厌离商讨南歌及笒礼的一干流程,金珠就向她回秉了这件事。

  虞紫鸢勃然大怒,南歌自小被她和江枫眠养大的,心里早就把她当做是半个女儿了。这次认女,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她还没找魏无羡算玄武洞南歌受伤这笔账,他倒是又在外败坏南歌名声??

  “阿澄,你带人去把魏无羡给我绑回来!他整日嘴里胡沁些什么!我们南歌还小不懂事,真是什么混账话都敢说!”

  江厌离抿嘴一笑,阿母真真是护犊子,这才不过几天,便“我们南歌”这样叫起来,若不是自己知晓阿母也是极爱自己和阿澄的,只怕真要喝几口醋呢!

  江澄坐在下首,听到这话便抬了头,看虞紫鸢是真的生气,给江厌离递了个眼神,便打算出去把在云梦门口丢人的魏无羡抓回来。

  江厌离看虞紫鸢犹在生气,倒了杯茶道:“阿娘,消消火。阿羡行事是有些莽撞,但也并非败坏女子闺誉的浪荡子弟。”君不见魏无羡只说自己心悦南歌,对于南歌的态度半字未提。

  “你怎么还在为他说话!”虞紫鸢气呼呼的喝下茶水。

  莲花坞大战时,江枫眠替他挨了温旭一剑,她也看清江枫眠心中是有自己的。江澄失了金丹之后,她更是与江枫眠冷静谈过一次,发觉这些年自己竟是被旁人的闲言碎语迷了眼。

  明明江枫眠提及魏无羡之时,只说是“魏长泽之子”,又干藏色什么事?想起平日自己对魏无羡非打即骂,又觉得自己这些年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因此她对魏无羡倒也没有以往那么厌恶,平日里偶尔还能有些好脸子。

  但今日不同!她刚刚准备认下的女儿,转头就被魏无羡这厮盯上了,实在可恨至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