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3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33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3

  射日之征开始的轰轰烈烈,结束的却极为草率。

  南歌和江厌离一直呆在后方,江枫眠携门下弟子奔赴前线,虞紫鸢带着女眷坐镇云梦,她们也只能每日听着前线传来的战报了解近况。

  魏无羡和江澄此次在一众小辈里大放异彩,和蓝家的含光君蓝忘机一样屡立奇功。“云梦双杰”的名头在仙门百家里真是如雷贯耳。

  一个魏无羡,一个江澄。

  二人在战场上如入无人之境。面对傀儡,魏无羡吹奏陈情压制住其身上怨气,使其失去行动能力,江澄紧随其后,一手紫电舞的虎虎生威,一紫电下去傀儡四分五裂。

  二人对待僵直不动的傀儡下手毫不留情,如同切瓜砍菜一般,死在随便和三毒剑下的傀儡不计其数。

  有人质疑魏无羡能否操控凶尸,魏无羡也只能遗憾的告诉他陈情只是暂时克制怨气,叫傀儡停止行动,没有那么厉害能操控凶尸。

  但能克制怨气,僵化傀儡已经很厉害了。温若寒制作的傀儡大军,对上魏无羡几乎就变成了笑话。动都动不了的傀儡有什么用?

  虽说只能克制住它们不过几息功夫,但在战场上几息功夫足够了。基本上都是魏无羡一马当先吹奏陈情,江澄挥舞紫电和提着避尘的蓝忘机随后。三人在战场上几乎难逢敌手。

  世家大军节节获胜,士气一日比一日高涨,聂家现任家主聂明玦打算擒贼先擒王,到不夜天刺杀温若寒。当然,魏无羡这个铁头娃也去了,是瞒着江枫眠他们私自跟着去的。

  好在没出什么事,聂明玦在魏无羡陈情的帮助下,制住了温若寒,与潜伏在温氏做卧底的孟瑶一道斩杀了温若寒,决定了这场战斗的结局。

  温若寒一死,温氏剩下的溃勇残兵立刻就乱了阵脚,抵抗的被杀,投降的被俘。各世家在清点完损失后立刻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拥而上,瓜分温氏。

  聂氏因为聂家出兵最多,死伤惨重,加上他们现任家主聂明玦在战场上领兵布阵不说,又刺杀温若寒成功,聂氏首功当仁不让。

  蓝氏的含光君蓝忘机,带着江澄和魏无羡他们奇袭温氏监察寮,带回各家子弟佩剑。在他的带领下,蓝氏子弟在战场上英勇奋战。而其家家主蓝曦臣,与孟瑶里外联合,盗得温氏地形图,也立了大功。

  金氏本来在这场战役中付出最小,获得的功勋也最少,但金光善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叫孟瑶认祖归宗改名金光瑶不说,还使得金家一跃成为射日之征里同聂家平起平坐的胜利者。

  云梦江氏也获利颇多,先是活捉了温旭,击毙了温逐流,再是射日之征大大出力,几乎占了一半的功勋。

  毕竟魏无羡参与了刺杀温若寒不说,更是凭借陈情克制了温氏的傀儡,为伐温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而魏无羡的一柄灵剑随便,更叫温家人闻风丧胆。可以说这次射日之征,魏无羡贡献颇多。

  而云梦江氏少宗主江澄,三毒剑下不知增添了多少温狗亡魂,一手紫电也是叫人印象深刻。射日之征之功,当有他一份。

  庆祝射日之征胜利的宴会上,各大世家按照功勋,将岐山温氏遗留下的东西论功行赏,分了个干净。

  岐山温氏的地盘一分为三,金、聂两家占了较大些的部分,蓝氏占了三分之一。而江氏因为距离岐山过远,不便治理,多种考量之下,江枫眠放弃了岐山的封地,只与蓝氏合分了温氏的藏书和财物。至于温氏积攒多年的灵物典藏,奇珍异宝,就同当初结盟时说的那样四家平分。

  到个人论功行赏时,众人一致认为此次射日之征,首功当属聂明玦和已经改名金光瑶的孟瑶。而魏无羡紧随其后,江澄蓝忘机也名列前茅。

  金光善虽不满金子轩不在其中,但他也清楚如今金家是凭着金光瑶才从聂氏那里撕下一块肉来,也就不好再提额外的了。好在他金家与江氏有一纸婚约,日后也是他金家崛起的依仗。

  再说金子轩与江厌离,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一出手,这只富贵的金孔雀就缴械投降了,刚开始还只是几封道谢的书信,后来便是各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邀请——

  什么“江小姐,我娘想邀请你去金麟台坐坐”啊,“到了金麟台金星雪浪盛开的季节了,想请虞夫人携家眷前往兰陵观赏”啦,到后面更是直接上门,邀请江厌离参加聂家和金家共同举办的百凤山围猎。

  虽然他打着金夫人的名头来邀请江氏女眷,但那躲躲闪闪的目光全数落在了一旁落落大方的江厌离身上。

  虞紫鸢是过来人,哪能瞧不出金子轩这少年人情动的模样,似笑非笑的接下了帖子道:“金夫人盛情邀请,自然是要去的,不过这次百凤山围猎我怎么听闻是你家那个新上任的‘敛芳尊‘在操办,你这金家嫡子倒不怎么做事啊?”

  江厌离的婚事是她与江枫眠一道定下的,除了有金江联姻的意思,日后对江澄继任江氏宗主有很大助力以外。也有她看中了金子轩的人品,还有金子轩金氏嫡子的身份。

  如今金光善认回了金光瑶,大肆在金麟台摆宴庆祝不说,更是将此次百凤山围猎事宜交给了他而非金子轩。这简直是在狠狠抽金夫人的脸。她可不想江厌离一嫁过去就要参与到金家的这些破事来。

  金子轩眉心点了个朱砂,人也佛性的很,仿佛听不出虞紫鸢话里话外的嘲讽,回礼道:“阿瑶他此次射日立下大功,父亲自然对他格外看重些,且我与阿瑶同为我父之子,谁来操办这围猎并没有不同。”

  虞紫鸢,虞紫鸢气的肝疼。嫡子和私生子能一样吗?也不知他这性子像谁,竟是连金夫人半分都没学到。

  看金子轩在下笑的一脸傻白甜,再看看一边自家大女儿江厌离眼里的柔情,虞紫鸢只想静静。

  大女儿以后要嫁给一个傻白甜性子的金子轩;二女儿心思全在一个不靠谱的魏无羡身上;儿子,儿子对狗的兴趣都比对姑娘的兴趣大

  总之三个孩子没一个叫她省心的。

  “罢了罢了,帖子我收到了,你先回去吧!围猎那日我们江氏自会前去的。”虞紫鸢按了按太阳穴道:“阿澄,替我送送金公子......”

  江澄和魏无羡尽职尽守的站在金子轩前面,堵住了他看向江厌离的不舍目光。然后两个人像两尊门神一样,架起金子轩就出了正堂。

  “哎呀金孔雀,多谢你邀请我去参加围猎,我这几日正愁没地方赚银子呢!你们金家可真仗义,不愧同聂家一样是仙门大家!”魏无羡搂着金子轩,同他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全然忘了不久前才骂过金家没有一个人。

  “此次围猎我江氏必定不负金、聂二家美意,晚吟在此先谢过金公子了。”江澄面不改色地把金子轩想要朝后看的脑袋掰回来,一本正经道。

  金子轩本想发怒,然而想到身后江厌离和虞紫鸢还在,架着自己的又是自己的两个未来小舅子,只得憋着,导致他被一路驾到正门前的时候,脸都快红的和朱砂一样了。

  “金孔雀!啊不!金公子!等一下!”南歌才从虞夫人那里的了空跑出来,紧赶慢赶才追上了他们,正瞧见金子轩上马车。

  吐槽了一下金氏马车的装修风格,南歌就眯着眼睛向金子轩一行礼道:“我方才见金公子提及孟......金光瑶,想必同他关系甚好,不知金公子能否帮我带封信给他?”

  自从金光瑶送她的那对灵鸽“无故失踪”,南歌便同金光瑶断了书信联系。后来他去温家做卧底,两个人更是难联络了,现在金光瑶在金麟台,她也没什么借口过去,拖金子轩带封信给他正好。

  “阿瑶?自当可以。”金子轩接了信,看到后面魏无羡和江澄气到跳脚,也起了几分少年的恶作剧心态来:“这次百凤山围猎不知江二小姐可会前去?听江二小姐的口气,也与阿瑶是旧识了,你若能去想必阿瑶会很高兴罢。”

  南歌见金子轩接了信,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金光瑶日后会不会变成原世界线里的那个“杀父杀兄杀子杀妻”的悲剧人物,但现在聂明玦还好好的活着,阴虎符在蓝家的寒潭里镇着,想必这一次结局会有所不同吧。

  金子轩带着金氏人马浩浩荡荡的走了,南歌还在瞧着他们走的方向发愣。

  江澄冷哼一声:“还看?金光瑶又不在那马车上,看它作甚?”

  魏无羡喝了好大一缸醋,整个人酸的不行,捧着南歌的脸逼着她盯着自己:“小歌儿你还在想那金光瑶?他有我好看吗?有我英俊潇洒吗?有我这么可爱吗?不许再与他联系了!他那个人,改名换姓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南歌黑线,刚刚还夸人家蔹芳尊年少有为的不是你吗?虽是客套话但你这变脸变得这么快真的好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就给他寄封信看看他的近况如何,你喝的哪门子的飞醋?”南歌嘟了嘟嘴,不乐意道,回手捏住魏无羡脸上的软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的两只鸽子去哪里了!死魏婴!”

  “人家如今可是大名鼎鼎的蔹芳尊,还用得着你在这里担心?与其担心别人,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过阿爹特训那一关吧!吃了那么多天材地宝,你竟还一丝气感也没有,真是......”

  江澄过来扯开两个在莲花坞门口互捏脸颊的幼稚鬼,一边拎一个,和老妈子一样的边念叨边回了莲花坞中。

  魏无羡一边挣扎一边犹在叫嚷:“小歌儿你怎么眯着眼?你不会还在想那个家伙吧!我告诉你,你在这样我要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南歌艰难一笑:“不,是金家马车太刺眼,伤了我的眼……用金子打马车,他们不怕被抢吗?”

  “噫?对哦!那么金晃晃的,瞧着就很值钱!喂江澄,不如我们去打劫金孔雀怎么样?事成之后你二我们八!”魏无羡兴致勃勃提议道。

  “你可真会分啊……不对!你们两个是掉进钱眼里了!?金家的主意都敢打,嫌命长吗?!”江澄毫不客气的把两个丢人的家伙扔到了院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