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4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34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34

  金麟台上,接待完一众道喜宾客的金光瑶回了自己的院子。一路上遇到哪怕是个小丫鬟他都温和一笑,惹来一阵低呼。

  闭上房门,像变戏法一样,脸上春风般的微笑消失不见,脸上的阴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邪祟上了身。

  “一堆顽固不化的老东西——”只会拿他的身世说事,鼠目寸光的鼠辈!

  但如今的他已经能很好的掌控自己的情绪了,哪怕方才有个金氏族老啐到他脸上,他也只是温和的擦去面上污秽,笑着叫人把喝醉了的族老扶下去。

  金光瑶的温和有礼受到了众人的一致好评,却丝毫不知他们口中“识大体,八面玲珑”的蔹芳尊金星雪浪袍下掩着的手早已被掐的血迹斑斑。

  喝了口茶冷静下来,金光瑶想起方才金子轩回来带给自己的东西,以及对自己提及此次围猎南歌也会来的消息,眸中闪过一丝暖光。

  从胸口摸出那封信,就着烛火把封漆烤化,里面一张信纸就飘了出来,上面是熟悉的娟秀字迹。

  “阿瑶,展信安:

  阿瑶,上次我给你寄的那封信也不知你收到没有,你送我的“咕咕”和“豆豆”失踪了,我也没法子给你写信

  不过听他们说你认祖归宗了?恭喜恭喜!一直听你说自己空有抱负,却碍于身份地位无法施展。如今正好,你完成了你母亲的遗愿,也有了施展自己才华的大好机会,恭喜你呀!

  我知道旁的人可能会对你说些难听的话,你不必理会便是啦!反正阿瑶你那——么优秀,嫉妒你的人肯定很多。你完全不用在意他们说什么,反正他们看不惯你又干不掉你哈哈!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我一有空就去金麟台找你玩呀!反正日后我阿姐要嫁到你们金麟台去的,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招待我!

  Ps:我随信附上了各宗门关系图,是我从我阿娘那里求来的,也不知你能不能用得上,用不上就丢了吧!

  南歌字”

  信后画了个古里古怪但一瞧便知是南歌的小人,活灵活现,正笑嘻嘻的瞧着他。

  金光瑶看了那灵动的小人,脸上漾开了一个真情实意的笑,唇角边的酒窝都透着快活。

  仔仔细细看了那信不下三遍,金光瑶才拿起信封,抽出那张宗门关系谱来。他早就知道南歌那样聪慧,送来的怎么可能是无用之物?看了两眼,他心中就软的如同水一般。

  金光善虽把这次百凤山围猎的任务交给了他,但实际上除了物资人员供他调派以外,旁的什么都没有提供。

  可百凤山围猎是仙门盛事,这次更是与聂家合办,又岂是简简单单调派几个人手和圈住场地就能结束的?

  仙门百家之间的关系犹如一颗大树,枝盘根虬,错综复杂。如今交好的几家可能上几代彼此有仇;姻亲之间的嫁娶之事,有可能嫁进来的两个妯娌互有血缘关系;现在有仇的两家,都同时依附于一家世家,同为依附

  这里面的水太深了。哪怕他曾经在聂氏担任副使,现如今处理这些也有些头疼。南歌送过来的正是江氏身为五大仙门几代积攒下来的信息,不可谓不完全。对金光瑶来说,正正好好。

  金光善也许打着考校他的心思不提供这些,但金夫人纯粹就是见不得他出头罢了,又怎会主动提供这些给他?他们夫妻二人此刻怕正存了磨一磨他的心思等金光瑶去求他们。

  想到南歌这一举动,必是瞒着江氏众人的。江厌离与金子轩有婚约,这是全仙门都知晓的事情,她却为了自己,甘愿背叛自己的姐姐,南歌

  南歌,你在孟某最落魄潦倒的时候相助于我,这份深情,待我功成名就,定不会负了你!金光瑶捏着手里的信,眸中尽是野心勃勃。

  ——————————————————————————————————

  【叮——金光瑶好感值+10,目前金光瑶好感值88,获得成就“生死不离”】

  粉团子的机械提示音突然想起,吓了正在喝茶的南歌一大跳不说,还被撒了一身开水。

  “咳咳咳咳,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就增加了十点好感值?我做什么了?”南歌一脸懵,完全不理解为什么金光瑶的好感值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往上蹿了一大截。

  【应该是他接到你的信了宿主。】粉团子尽忠职守道。

  “信?我不是就只送了他一份仙门百家关系图吗?他至于这么激动?我只是想让他安心搞事业,别整天想那些什么‘阴虎符’之类的东西,怎么就?”好在她身上还有切断痛觉神经的功能在,不然都得被这茶水烫死。

  【我也不知道啊?难道是他太久没收到你的信了,比较激动?】粉团子也想不明白。

  “......总觉得不是这个原因。算了,不想了,我得找点伤药,不然明天被阿姐看到了该不叫我去百凤山围猎了。”

  痛觉虽然被屏蔽了,但人偶身体反应还在,被滚烫的茶水一烫,她的小半手臂发红,严重处还起了水泡。

  “虽然切断痛觉以后不怕受伤什么的,但是身体也迟钝了不少啊……”南歌道:“这要是有人背后给我一刀我都反应不过来啊……”

  【宿主,你这样咒自己真的没关系吗?】粉团子默默吐槽。

  “本来就是,现在防护道具都送的一干二净,我自己身上就只有一个【承伤玩偶】,抵抗不了法术攻击的好吗?”南歌涂完药,听见外面似乎有动静,没好气的把药收了起来。

  窗户又被熟悉的小刀挑开,魏无羡的两根龙须刘海飘了进来,看见南歌冷着脸看他,忍不住心虚笑道:“还在生气哪!我白天不都跟你道过歉了嘛,你就原谅我嘛!”

  南歌不想理他,虽然早知道那两只灵鸽可能凶多吉少,但没想动魏无羡这个坏家伙竟然是拿她的两只灵鸽炖了汤?养了那么久的小鸽子,也有几份感情了,魏无羡这么做,简直不能忍。

  “小歌儿,小歌儿错了……我真的错了嘛!你就原谅我吧!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魏无羡看南歌不理自己,上前一步趴在南歌面前的茶桌上,歪着头看她。

  “我养了那么久的灵鸽,你魏婴说炖就炖,那会儿怎么没想起来我生气啊!”南歌气呼呼道。

  “我那不是看不惯那金光瑶对你献殷勤吗?你日后可是我魏家的魏夫人,什么孟瑶金光瑶的,统统不准接近你!”还有蓝湛那个家伙!想起暮溪山上南歌昏睡前都要蓝湛别忘了什么约定,他就酸的牙疼。

  “你瞎说什么?我娘可还没点头呢,谁是什么魏夫人!”南歌看魏无羡撒娇,一双眼睛亮的和小鹿一样,话里的语气不免就软和了几分。

  魏无羡这个顺杆儿爬的家伙哪能听不出来,喜不自胜的扑上来:“你是我魏无羡家的小娘子,自然就是魏夫人啦!再说了,虞夫人那边已经松口了,说这次百凤山围猎之后便替我向你提亲,再昭告仙门百家你我二人的婚事,你可别想抵赖!”

  感受到魏无羡跟一只毛茸茸的大猫一样在自己脖颈处磨蹭,南歌就顺势在他头上撸了一把。

  魏无羡丝毫没有男子汉大丈夫头不能被碰的觉悟,还把头在她手心处蹭了蹭。

  “你啊,就是吃定我了!”南歌放弃抵抗,扑进魏无羡的怀里。不是我方定力太差,实在是对方太会撒娇啊。一个这么会撒娇的魏无羡,这谁顶得住?

  魏无羡得逞一般,满意的抱住怀里的南歌,鼻尖却敏锐的闻到了一阵药味。寻着味道拉开了南歌的袖子,白皙的小臂上红彤彤一片,虽然上过药了,但伤处瞧着还是触目惊心。

  “这是何时伤的??为什么不告诉我?”魏无羡冷声问道,方才语气里的甜意一下子就散了,尽是心疼。

  “我,我刚刚倒茶的时候不小心的,没事的,我已经擦过药了,你就别大惊小怪了。”南歌挣脱,把衣袖拉下来道。

  “伤成这样还叫没事?你从小就怕疼怕的厉害,这样严重的烫伤你竟然一声不吭?你可真是想要气死我了!”魏无羡又拉起她的袖子,仔细瞧了瞧,给她又涂了一遍药。

  “不是很疼,就,就没跟你说,只是一件小事嘛......”南歌看到魏无羡眼睛里的严肃,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去了。

  “事关小歌儿,就没有大小事之分。你隐瞒我,我会伤心的......”魏无羡低着头给她擦药,神情格外认真,说出的话也撩人的叫南歌那颗少女心狂跳不止。

  “我,我知道了,以后一定不瞒着你了!”南歌被那样多情温柔的桃花眼注视着,签下了条约。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蓝湛那家伙到底答应了你什么吧!”魏无羡露出了小人得志的微笑。

  “魏婴,你学过杂耍的嘛!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南歌发觉被坑,但还是没松口,毕竟这件事还牵扯着金丹一事,一个人都不能说。

  “啊?小歌儿你就告诉我嘛?我都好奇死了……你也不想你家这么可爱的婴婴因为好奇整夜难以入眠吧!”

  “我信你是因为好奇啊!你个醋坛子!还婴婴呢!嘤嘤怪吧你!不是我说你,你几岁了?!”

  “不多不少,正好三岁!”

  “三岁?我瞧着也像!三岁的魏无羡,赶紧滚回你屋子睡觉,不然我可叫阿娘进来了啊!”

  “别叫别叫!我这就回去!那魏夫人我们明天见!”

  “谁是魏夫人啊!!还有,别走窗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