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陈情令德门应卜好音来 月老传书带笑开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36章 陈情令德门应卜好音来 月老传书带笑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陈情令德门应卜好音来 月老传书带笑开

  众人的议论金子轩都听在耳里,怕身侧的江厌离多想,赶忙替金子勋告罪。

  江厌离又不是拎不清的人,只说让金子勋向南歌道歉,毕竟该道歉的人又不是金子轩。

  “叫我向她道歉?做梦!”金子勋气道,想起方才南歌嘲笑自己无能,就要拔剑。

  他剑还来不及出鞘,就被两柄剑抵住,被迫收了回去。

  两柄剑,一柄古朴自然,是魏无羡的随便,一柄出尘脱俗,是蓝忘机的避尘。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会同时出现,但他们打落了金子勋的佩剑却是事实。

  “满场的猎物你不去抓,在这里对我家小歌儿出手,金子勋,你可真厉害啊!”魏无羡收回随便,看了一眼蓝忘机,讽刺金子勋道。

  蓝忘机不语,但看金子勋的目光如同方才出鞘的避尘一样冰冷。

  “魏无羡!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你使用邪术,一人独占了三成猎物,我怎会一无所获?”金子勋佩剑被打到地上,深感受辱,厉声喝道。

  “邪术?这算哪门子的邪术?”南歌走上前,抽出魏无羡腰间别着的小竹棒,展示给在场众人看:“这不过是一柄奇特的一品灵器罢了,专克山中猛兽,用它怎么算是邪术了?难不成你用那缚仙网也算邪术?”

  众人好奇的向她手上看去,碧莹莹的玉竹棍通体透亮,不像是雕刻的,竟像是天然长成的一般。上面透着一股灵气,不似金子勋口中的邪术。

  “是啊金子勋,你自己没用在这里对我家小歌儿泼什么脏水?你看我不顺眼,若是个男人,就同我痛痛快快打一架便是,竟然对她一个女子出剑,也不怕给你们金家丢脸!”魏无羡看南歌奶凶奶凶的护着自己,心里高兴,却还是把她拉到身后护住诘问金子勋。

  “你!你不过家仆之子,独占三成猎物,坏了这猎场的规矩,我与你打一场又如何?”金子勋仍在辩驳。

  江厌离向前一步,反手护住弟弟妹妹道:“金子轩公子,古往今来历代围猎,从未有不许一人猎太多猎物的规矩,所以,魏无羡他根本没有不守规矩。而且,围猎只关乎实力,魏无羡所用法子虽和别人不同,但也是他自己修炼出的本事,旁人有何理由埋怨。”

  “再者说来,围猎就围猎,金子勋又为何拿家教说事。我江厌离自小与魏无羡和南歌一同长大,情逾手足。南歌如今又是我江氏的二小姐,你出言侮辱,我无法接受。所以,金子勋必须向我云梦江氏魏无羡和南歌——道歉!”

  “哦?我怎么不知道,这围猎还有一条规矩,是一家不能猎的太多的?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未曾听说过围猎何时新增了这么一条规矩啊?你听过吗?眉娘?”虞紫鸢迈着霸气的步伐,带着江澄同金夫人走了过来,众人纷纷见礼。

  “想来是子勋这孩子想岔了,三娘,不过几个孩子打闹的小事,我们这些长辈又怎好插手?”金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金子轩一眼,仿佛没看到金光瑶一般的说道。

  “小事?他辱及我云梦二小姐和江氏大弟子,这是小事?”虞紫鸢凤目微瞪,凌厉的目光向金子勋飞了过去:“我还是头一回见敢在我面前辱骂我江氏之人的,胆子不小啊?”

  身后江澄立刻熟练的递上紫电,虞紫鸢顺手一抽,紫电卷起地上一片尘土,糊了金子勋一脸。

  “子勋,还不向三娘道歉?!”金夫人发觉虞夫人是真的动了怒,方才若不是她在,那道紫电落下的就不是金子勋面前的地,而是这货的脑袋了。

  “别,他该向谁道歉,自己不清楚吗?”看金子勋一脸不服气,虞紫鸢冷笑:“小子,你听清楚了,我虞紫鸢的女儿,岂是能叫旁人嚼舌根的?还有魏婴那蠢货,也是我云梦江氏的人,若是下次再叫我听到你说他二人半分不是,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金子勋被虞紫鸢一脸煞气吓到了,方才那威力惊人的一道紫电叫他瞬间头脑清醒了,立刻反应过来向二人行礼道歉。

  虞紫鸢满意的看着江厌离,她之前还觉得阿离性子像江枫眠太过温和,如今一看,不愧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

  金夫人也很满意,江厌离性格温和,她本来还担心日后等江厌离嫁过来能不能当好金家主母,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三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能差到哪里去?

  南歌看魏无羡因为虞紫鸢替他出头还承认了他云梦大弟子的身份而感动的双目泛红,忍不住偷笑,笑完了对上一双清澈的琉璃眼。

  “额,蓝湛,你也在啊,好巧啊哈哈。”南歌抓着小竹棍笑道。

  蓝忘机皱眉,眼神里全是不解。她明明早就结了金丹,在玄武洞中也说过回云梦便告知众人,但听金子勋方才所言,南歌并未言明此事。

  南歌看出他的疑惑,赶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眨眨眼,希望他记得约定。

  蓝忘机看她搞怪的动作,眼里泛起笑意:“可。”

  魏无羡闻言扭头,恰好看到蓝湛眼里未褪去的笑,拉住南歌就走:“快走快走!刚才我猎了几只青狐,毛色漂亮极了,看能不能给你做条披肩,免得你又一冷就手脚冰凉......”

  是有青狐狸不假,但能不能做披肩他不知道,他纯粹是不想再让自家傻呼呼的小娘子和蓝湛那个腹黑冰块呆在一起了而已。

  南歌只好挣扎着和蓝忘机还有一边的金光瑶告了别。

  金光瑶此刻正在挨训,虽然他在得知这件事后立刻叫人扩大了围猎场地的范围,但深感丢人的金子勋还是愤而退出了围猎。金夫人把这一切都推到了他身上。

  金夫人本来就看不惯金光瑶这个私生子,这下子更是把气撒到他的头上,怪他没有组织好围猎大会。气氛尴尬至极,还是虞紫鸢因为见礼时金光瑶的一声“江夫人”,叫他下去了。

  于是在围猎庆功宴正式开始后,金光瑶代表金家对收货颇丰的江氏表示祝贺,江澄知道江氏围猎引得其他世家不满,赶紧出言相让,把猎物献给大家平分,以示友好。

  聂氏宗主聂明玦是刚刚知道这件事,他本就是个嫉恶如仇,赏罚分明的性子,当即表示围猎本就是凭各家本事,既然魏无羡并未阻拦他人围猎,那猎到了多少就是他的本事。云梦江氏没有义务分出猎物。

  说罢大手一挥,让人把江氏围猎的猎物送到江氏营地,命人取出聂氏猎物平分给各家,并开始宴饮庆祝。

  虞紫鸢事后听人说才知道金子勋还污蔑南歌同金光瑶密林私会,气的差点没冲过去活撕了他。江枫眠拼命拦住了虞紫鸢,心下却决定待会儿便趁各世家都在,干脆宣布了魏无羡和南歌的婚事,这样也省的日后有人说闲话,就小声同自家夫人说了自己的打算。

  虞紫鸢本来不愿意就这么把娇娇软软的小女儿这么便宜了魏无羡,但又怕金光善那个老狐狸听到留言后乱点鸳鸯谱坏南歌名声,便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络起来了。

  江枫眠瞧着时机差不多了,起身道:“各位,今日百凤山围猎各家都收获颇丰,且温氏众人也已经尽数伏诛,我便借着这股东风,想向大家宣布一件我云梦江氏的大喜事……”

  金光善举杯回道:“枫眠老弟啊,你云梦江氏如今正是春风得意,竟还有喜事?快说出来叫我们大家也沾沾这喜气?”

  江枫眠看向一边正与江厌离小声说话的南歌,顿了顿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正是我这小女儿南歌的婚事。我同夫人商议过了,阿离已经觅得如意郎君,南歌这丫头也要趁早定下来才是......这丫头自小与她师兄魏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魏婴那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一手教导成材的,他二人在一起,我和夫人也就放心了……便趁今天这个日子,将他二人婚约定下来。”

  “当啷——”

  不知是谁摔了手中酒杯,打破了沉默,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道喜。

  “恭喜恭喜啊,魏无羡天资英才,江宗主好眼光啊!”

  “恭喜啊,你们‘云梦双杰’里的魏无羡娶了‘双姝’里的南歌,实乃一桩美谈啊!”

  “恭喜恭喜,这下云梦可要有的操办了啊!”

  蓝忘机沉默着饮下了杯中茶水,想起在玄武洞水潭中他和南歌用抹额绑起的双手,不知作何心情,心中只是酸涩。

  “你......罢了,也好。”

  金光瑶则面上带笑的向江枫眠道贺,心里却是在滴血,痛苦万分。隐晦地看向一边低头沉思的南歌,心中又是一喜。

  “原来,你竟是不愿的吗?”

  江澄在江枫眠开口后,不发一言,只一个劲儿的饮酒,惹得江厌离频频看过来,他却不觉得醉,只觉得清醒。

  “终于......该放下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