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4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4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4

  这几日小师妹有点不大对劲,魏无羡线心里想着。

  不仅白日里听学走神,用膳时也仿佛丢了魂一般,就连在面对她最爱的桂花糕时,她也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平日里对着木头娃娃发呆不说,偶尔一个人的时候,还会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不止魏无羡一个人发现了,江澄和江厌离也发现了南歌的不对劲。

  【宿主,魏无羡刚刚又在偷看你了,江澄也是,一堂课看了你七八回了。看来你这招有用啊。】

  粉团子喜滋滋的和状似神游实则在系统面板玩消消乐的南歌说道。

  南歌好不容易通了这一关,嘴角欢快扬起,懒洋洋地对粉团子道:“那当然了,一件宝贝,没有人争抢,怎么证明它的价值呢?之前在莲花坞里,‘南歌’接触到的大都是师兄师弟,他们也不会往男女之情上去想。所以之前都是‘好好师兄亲亲师妹’的固化局面。但是一旦有一个陌生人出现,并试图打破目前这个局面,你猜会怎么样?”

  粉团子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那宿主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直接攻略江澄来打破僵局呢?】何必还要多加一个孟瑶。

  南歌垂眸:“你信不信,在魏无羡对我好感度没达到60之前,一旦江澄对我动心,之后的任务就别想做了。”

  之前魏无羡对于江澄的感情,可比她这个小师妹深厚的多,一旦江澄表露出一丝对她的好感,日后她攻略魏无羡的难度就会翻三番。

  【难道宿主你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魏无羡和江澄?所以你才会单独在目标外又选取了一个孟瑶作为助推剂?】

  粉团子大惊失色,吓得手里的瓜都要掉了。

  “也不算一开始吧,是在你传输了后续剧情之后我才决定的。”

  南歌想到之后莲花坞灭门,江澄失金丹这一段,觉得不搞事情都对不起自己。

  【啧啧啧啧,还说武道部的人都是疯子,你们恋爱学院的人病的也不清啊,你这么搞就不怕翻车?据我所知,云梦双杰之间的兄弟情是这个小世界里最为复杂的,再加上一个以后黑化的孟瑶,宿主你可要小心哦。】。

  粉团子拉开面板,看到魏无羡对南歌好感度已经到了60,而江澄对南歌好感度达到了55,孟瑶对南歌的好感度更是高达70,已经能想象到日后宿主翻车之后的修罗场了。

  “怂什么?我有做什么吗?我现在的人设是‘情窦初开的小师妹’,修罗场什么的,和我有关系吗?”

  待孟瑶看过来的时候,南歌嘴角恰到好处的扬起一个甜蜜的笑,孟瑶也是一愣,回了她一个有礼的微笑。

  在其他人看来就是:灵动可爱的少女眉眼间含情脉脉,俊秀挺拔的少年,眼眸中说不清,道不尽的情意,二人眉目传情,甜甜蜜蜜。

  不谈江澄又捏断了几根笔,魏无羡眯了眯眼,催动灵力化出一只红色小纸人,试图打断南歌和孟瑶的对视。结果不知怎的,一阵风吹过来,小纸人“吧唧”一下子贴到了正在授课的蓝启仁脸上。

  堂内一下子寂静无声。

  江澄目瞪口呆,手里的毛笔也不转了;聂怀桑傻了,袖子里逗弄鸟的手也停下了;蓝曦臣温和的表情似是裂了一条缝;金子轩看似平和,实则桌子下的手都因为憋笑掐烂了;蓝湛还是万年冰山脸,但细看还是能看出他的不可置信

  “魏——婴——”蓝启仁在小纸人上觉察到了熟悉的灵力,也不管什么雅正了:“目无尊长!无法无天!这课你也不必上了,自去藏书阁抄写《礼运大同篇》三百遍!”

  魏无羡在小纸人飞出去的时候就觉得不妙,这会儿更是叫苦连连:“三百遍?抄完手都要废了啊。”

  看到南歌同其他人一样笑的前仰后合,心里不忿:小没良心的,和别人眉来眼去,也不看看我这是为谁受得罚?!当下脑子一转,朗声道:“学生领罚,此事都是魏婴的错,和我小师妹南歌一点关系都没有。”

  突然被点到的南歌一愣,堂内半数人目光都投到了她的身上,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魏无羡,这本来就和她没关系啊,魏无羡你个狗男人,拖人下水你玩的挺六啊!

  还没来得及反应,被蓝启仁定性为“魏婴同伙”的南歌就和魏无羡一起被抓进了藏书阁罚抄。

  想起离开前孟瑶担心的目光,再想想魏无羡出门前故意遮住孟瑶视线的行为,南歌怒了:魏无羡个死直男,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喜欢你就欺负你”这一招?三百遍《礼运大同篇》,抄完还有命吗?我今天要不放个大招虐一虐你我就不叫南歌!

  到藏书阁的这段路,不管魏无羡怎么耍宝,南歌都冷着一张俏脸不理他。还是蓝湛给魏无羡套了一个禁言术,他们的耳朵方才清净一会儿。

  藏书阁里,蓝湛手持一本易经在读,南歌冷着脸一声不吭的抄书,魏无羡抄了几笔又坐不住了,挠挠头,从后面绕过来,看着生气的南歌讨好道:“小师妹,不就是三百遍罚抄吗?别生气啦,大师兄帮你抄,我抄的又快又......好。”所以,你就别生气啦。

  最后一句话因为南歌突如其来的一滴泪而咽了回去,他手忙脚乱的安慰南歌,谁知那一滴泪就像是一个开端,一粒粒珍珠似得泪珠沿着她光洁的面庞掉落,砸在宣纸上轻轻的声响却如重锤一样砸在他心里,让他束手无策。

  蓝湛早在南歌开始哭的时候就起身离去了,毕竟旁观女子哭泣实在非君子所为。

  魏无羡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别哭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自打他见南歌来就没见南歌哭过,她总是笑的明媚,哪怕真的委屈了也只是一个人生会闷气,更何况像今日一样哭成这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