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5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5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5

  南歌不愧是落泪必修课第一名。粉团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还能这么有美感的,真的就和南歌自己说的那样,每一颗眼泪都珠圆玉润。

  魏无羡慌了神,也不知道怎么哄自家小师妹,只好像小时候师姐哄自己一样抱住南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不哭不哭了啊,南歌最乖了,都是大师兄不好,大师兄给你赔罪!”

  少年稍显笨拙的动作暴露了哪怕他口里再怎么花花也还是个没抱过女孩子的新手。魏无羡怀抱很暖和,衣物上又泛着云梦特有的荷花皂角香气,南歌一边掉眼泪一边想着。

  感觉怀里女孩不哭了,魏无羡稍稍松了一口气,低头看过去,南歌哭的脸都是红的,因她皮肤白嫩,鼻头红红的,像只被欺负的小兔子,又可怜又可爱。

  心猛地大跳了一下,魏无羡为掩饰自己心里的那份悸动,假咳一声:“好了,你的那份罚抄大师兄帮你抄,今晚师姐的汤也都给你喝,就当给你赔罪了好不好?”

  因为刚哭过,南歌眼尾稍稍泛红,一双明眸水亮亮盈润润的,白他一眼都像是在撒娇,魏无羡心又是停跳一下。

  “都怪你,害我在阿瑶面前出丑了。他肯定觉得我不好了。而且他今日就要走了,我待在这里抄书,也不知能不能赶得及送他离开。”南歌嘟囔道。

  魏无羡闻言,歪头看了她一会儿,吐出一句话:“哦,原来你是为这个哭啊……我突然觉得抄写这种事情还是自己亲力亲为吧,身为你的大师兄,我怎么忍心你犯错呢?再者,想必蓝二公子也不会同意他人代抄的吧。”

  南歌刚整理好仪容,听到这句话立马炸毛了,飞扑上去“啊呜”就是一口,咬住魏无羡的手不放:“你算哪门子的大师兄啊,一天到晚只会欺负我,说好了帮我抄的,临时反悔你是小狗吗!”

  “痛痛痛,放开放开,再不放我叫人了啊……蓝湛!蓝二公子!蓝忘机!我们认罚,快进来监督我和我师妹啊!我去!你还咬!!”

  “我干脆咬死你算了!免得下次还连累我了”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你别光说啊,把这丫头拉开啊……”

  “.......云深不知处,禁止惊扰女修。”

  “你还真是小古板啊,现在被惊扰的是我啊啊啊——师妹,好师妹,松口,松口啊啊啊!”

  “我就不!反正也送不成阿瑶了,我咬死你算了!”

  “......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

  ——————————————————————————————————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蓝忘机禁了魏无羡和南歌两人的言,两人这才乖乖坐下抄写罚抄的内容。三百遍确实多,抄写到晚上傍晚才将将抄完。南歌累的手都提不起来了,再加上并未用午膳,抄到傍晚南歌就一头栽到桌子上睡了过去。

  南歌是被魏无羡背回去的。

  少年人虽身量未成,但因常年习武,背上的肌肉也给人以安全感。趴在魏无羡背上,南歌睡的昏昏沉沉,路上仿佛预见了什么人,停了一会儿,才到了她和师姐的院子里。

  江厌离轻柔的给熟睡的南歌盖好被子,注意到南歌略微红肿的双眼,出了屋子,略带嗔怪地向魏无羡道:“阿羡,你今日实在有些过分,南歌前几日就答应了今日送别孟副使的,你今日怎的如此顽皮,还带累了南歌受罚?”

  魏无羡当然不能说是自己看孟瑶那小子不顺眼了,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哎呀师姐,我之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嘛……”后面就是故意的了。

  端着莲藕排骨汤走进来的江澄没好气的踹他屁股:“魏无羡,你好意思吗?身为大师兄不说爱护师妹也就罢了,还带累师妹一起受罚,你臊不臊啊!”

  “喂喂喂江澄,明明你也看不惯那个孟瑶的嘛!今天要不是我拉着师妹罚抄,她早就要被拐到不净世去了好吗?”魏无羡捏起一块排骨道。“我就知道金家没什么好人,金子轩那个花孔雀一整天花枝招展的,这个孟瑶也是,对师妹心怀不轨!”

  江澄把汤放下,看见江厌离忽然黯淡的神色,没好气的冲魏无羡道:“你脏不脏!没筷子给你用吗!还有,好好地你提他做什么?孟瑶身份尴尬,师妹不去送他也好。”

  毕竟金家与江家还有一桩婚约在那里摆着,撇开孟瑶聂氏副使的身份不谈,南歌与孟瑶走太近也不好。

  “师姐你看他——整日里凶巴巴的,也不知日后谁家姑娘这么倒霉嫁给他,不得被他气死......”魏无羡看江澄要发火,做了个鬼脸。

  “好了,你们两个都安静一些,南歌今日也累了一天了,这会儿别吵醒她了,让她睡吧。”江厌离坐下,呈出汤来,对正在打眉眼官司的二人道:“你们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长大,现在还同小时候一样,总是打打闹闹的。”

  魏无羡接过汤碗撒娇道:“羡羡才不要长大,羡羡要永远这么大。”

  江澄唾弃他,却也压低了声音:“魏无羡,你都不知羞的嘛?大男人做这副样子丢不丢人?”

  魏无羡端着莲藕排骨汤却不急着喝,慢悠悠的挑衅他:“我在师姐面前知什么羞?倒是你,你脾气要再这样坏下去,是真的没有仙子愿意嫁给你的哦……”

  “魏无羡,你给我闭嘴吧你!”江澄暗道明天等南歌醒了一定要打断魏无羡的腿!

  “你们啊,喝完汤早些睡吧,我先进去看看南歌。”江厌离摇摇头,看两个弟弟只觉得吵闹,嗯,果然还是师妹贴心,娇娇软软安安静静。

  等江厌离离开了,魏无羡才捧着自己那碗汤回自己的院子,看见江澄的汤也一口未定,不禁挑眉道:“你这是......”

  江澄捧着汤白他:“不用你管,我留着晚上饿了吃不行吗?你留着汤又是做什么?”

  魏无羡勾唇一笑:“当然是留着饿了喝吃啊……”

  江澄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撑死你算了!”说完扭头走了。

  想起刚刚背南歌回来路上遇到的人,魏无羡摸摸怀里的那封信,“啧”了一声,也回自己的院子了。

  第二天,南歌是被饿醒的。

  “好饿,该死的魏无羡……”南歌摸摸肚子,爬下床去找吃的。床头有江厌离留的字条和莲藕排骨汤。江厌离在字条上说替她向先生告了假,倒是可以休息一天。

  这会儿刚敲响了晨钟,想来那边要上课了。

  “咔哒”

  窗户被人推开了,一个扎着红发带的脑袋伸了进来,见她醒了,好看的桃花眼里吗漾出笑意:“师妹师妹你醒啦?!感觉好点了吗?是不是饿了?你大师兄给你带了汤,你热热赶紧喝了吧,今日师姐替你告了假,你就好好休息一天哈......啊啊啊,敲钟了,要迟到了,我先走了,记得喝汤哈!”

  魏无羡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就扔下一碗莲藕排骨汤离开了,都没给南歌以反应的机会。

  刚想说师姐留了汤的,推开窗已经看不见魏无羡跳脱的身影。

  “!”刚要把窗户放下来,就看见江澄从院门外走进来了,见她似要开窗,江澄眉头一皱:“不是身体不适吗,怎么还开窗户?早上的凉风你倒是也敢吹。既然你今日休息,就好好的呆在屋子里休息,阿姐让我给你带了汤,喝完就去睡吧,眼睛肿成这样丑死了。”说完便离开了。

  江厌离让他带汤?那床头那一碗是哪来的?这位直男,你这样是要注孤生的,南歌默默吐槽道。

  进屋子对着三碗莲藕排骨汤,南歌只觉得胃疼,大早上的就吃这么油腻......但又怕没喝等三人回来了不好交代,只好含泪吃下了三碗饱含好意的莲藕排骨汤。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