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7_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剑士小说网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 第7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陈情令(魏无羡篇)7

  趁魏无羡去骚扰师姐,粉团子飞到她面前:【宿主,你为什么会使用道具卡跳过“聚众醉酒”和“寒潭失踪”这两段重要剧情呢?趁机刷好感度不好吗?】

  南歌抬头看天,实则是在回答粉团子的问题:“首先,‘聚众醉酒’这个事件参与人数过多,除了魏无羡和江澄,还有聂怀桑和蓝湛,变数太大;其次,参与‘寒潭失踪’事件,势必会和阴铁扯上关系,我怕死,还是乖乖挑和平场合刷好感值吧。”

  粉团子之前是为武道部辅助的,见的都是头可断血可流的硬核任务者,南歌这么怕死怕麻烦的攻略者还是头一次见。

  【那屠戮玄武剧情你也不过了?】粉团子好奇道。

  “现在魏无羡对我的好感度已经稳定在70了,江澄的好感值也固定在68了,现在除了生离死别,我还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增加好感值。魏无羡一生转折点就在莲花坞灭门之后,我打算直接从那里入手。”

  魏无羡正在和师姐撒娇,见她看过来,冲她眨眨眼睛,唇下那颗小痣格外生动。

  【宿主,听你这语气你这是要搞一波大的呀……】粉团子上下浮动着,一时之间也猜不到南歌的想法。

  “我刚刚许的愿望你不是听到了吗?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玩?”南歌轻轻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她和别的为攻略不择手段的学员不同,南歌深知这些低位面小世界虽然只是考试系统随机抓取的未成形的小世界,但里面的人和事物都是真实存在的。

  就说拿莲花坞来说,最好的攻略方式是她什么也不做,等江澄化金丹,魏无羡修鬼道,这时攻略一定事半功倍。但南歌在莲花坞住了十年,又怎会为了攻略袖手旁观江氏夫妇惨死?

  南歌没有办法像别人一样把他们当作NPC一样对待。之前学院里开除过一个师姐,因为她为攻略不择手段,几乎是杀光了被攻略者全家,只为在短时间内把爱意值刷到最高。

  她是真的希望魏无羡一生能肆意逍遥,快快活活的一辈子;江澄能父母双全,不必“血亲五人,只余一人”;江厌离不用丧父丧母丧夫,最后只留一个孩子在这世上;她是来攻略拿走对方的爱意值的,又不是来要对方命的。

  【可是你以后还是会死遁啊,还不是会......】粉团子难过的说道。

  “这二者其实并没有什么冲突,我攻略他们,获得爱意值,他们不必去面对原来那般惨烈的人生,当作交易来看的话,双方共赢互惠互利有什么不好的吗?”南歌反问道。

  【可是你不会难过吗?毕竟你是真实投入情感了的,却要你只把它当作一段虚无缥缈的回忆?】粉团子又变成了蔫哒哒的一坨:【你这样不提取感情,坚持共情很容易出事的吧?】虽是攻略者,但假戏做久了谁又能确保不会动了真情呢?

  “不用担心我,每一段攻略经历我都会当作是一段恋爱经历看待,只要我在过程中是真心的,无论结局是BE还是HE,我都能坦然接受啊。”南歌轻轻摸摸粉团子。

  【好吧,那你要使用道具卡跳过剧情吗?】粉团子问道。

  “唔,那倒不用,我可以趁暴打金子轩这次机会回莲花坞结丹,日后江澄失丹也不必魏无羡来贡献金丹了。魏无羡不失金丹就不会去修鬼道,不修鬼道金子轩就不会死,温情一脉也不必被挫骨扬灰,血洗不夜天不会发生,师姐也不会死,魏无羡也不会坠崖。

  “哎,说起来就是一颗金丹惹得祸。”南歌摇头叹气,瞄见魏无羡去追金家修士了,立马跟了上去。

  她到的时候正好听到那一句掷地有声的“不必再提”,还没等魏无羡反应过来,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就砸在了金子轩的眼睛上。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一个大男人,对婚约不满意自己去和你爹说啊,拿女方在这嚼舌头,害不害臊!”南歌看着被一拳揍出一只乌眼圈的金子轩,吹了吹拳头说道。

  “公子!”

  “公子你没事吧!”

  反应过来的金氏弟子怒气冲冲地看着她:“你们江氏怎么如此不知礼数,说不过便要动手的么?”

  魏无羡轻笑一声,怒道:“不知礼数?我师妹哪里说错了吗?金小公子七尺男儿之身,却行妇人八卦长舌之事,还反问我们云梦的礼仪?”

  金子轩气急,一手捂着眼睛狼狈得很,指着南歌斥道:“粗鄙不堪!不知羞耻!”

  回应他的是魏无羡照顾到他另一只眼上的拳头。魏无羡把南歌推出几丈,挽了袖子就和金子轩撕打起来,不用灵力,拳拳到肉。

  有听到动静的听学子弟上前劝阻,却也扯不开打得激烈的两人。南歌见金家修士冲魏无羡下黑手拉偏架,来之前她就和粉团子兑换了一小时的力大无穷,混在人群里死命冲打过魏无羡的人下手。

  打架的,拉架的,拉偏架的,下黑手的......一时之间一群人乱作一团,真真是打作一团。

  闻讯赶来的江氏姐弟看到魏无羡和金子轩打架焦急万分,又瞧见金丹都没结的南歌也混在里面,明显是在拉偏架又哭笑不得。

  蓝忘机用避尘分开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人,江厌离拦住仍忿忿不平的魏无羡,罗青羊也死死压住金子轩,江澄从人堆里拎出发簪歪斜,狼狈不堪正下黑手的南歌,人群这才一分为二。

  “因何打架?”蓝忘机冷冷发问,魏无羡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只一个劲儿的大喘气。

  南歌心知这事绝不能牵扯到师姐身上,便抢先一步扑到江厌离怀里:“哇,师姐,他们欺负我,骂我粗鄙不堪,大师兄为了给我出气才和他打架的!”

  南歌在一众听学子弟中年纪最小,长得玉雪可爱不说嘴巴还甜。这个“师兄”那位“师姐”的平日里又乖巧又伶俐,众人对她印象都不错。

  此刻见这个“小可怜”发髻也歪了,衣裳也破了,脸上还跟只花猫一样,顿觉金氏实在过分跋扈了些。

  “你,你怎么不说是你先动的手!”金氏这边气的不轻。

  南歌埋在江厌离怀里“呜呜呜”的哭:“谁叫你们说,说那么难听的话,我又没结金丹,力气又不大,打你们一下也不至于,至于要你们一群人打我一个,要不是我大师兄......呜呜呜,太过份了。”

  围观吃瓜群众深以为然,未结丹的女孩子打一下能有多痛,魏无羡见不得师妹被欺负出手也合情合理啊。

  “你......”放屁。良好的家教让金子轩说不出粗鄙之语,力气小?魏无羡力气都没她一拳头重好吗?他到现在右眼都在冒星星,耳朵还在“嗡嗡”地响好吗?

  “你还敢说,刚刚就是你把我打成这样的!”金子轩身后一位面目全非的仁兄艰难说道。他便是刚刚说云梦弟子不知礼数的那位。

  现场人都沉默了一下,看看他一身结丹的修为,再看看一边趴在江厌离怀里“嘤嘤嘤”的小姑娘,只觉得金氏实在跋扈。

  跋扈,太跋扈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栽赃陷害,这一身的伤,你要说是魏无羡打得还说得过去,说是南歌打得就太过分了吧。

  “金氏真是不知羞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栽赃一个小姑娘。”

  “就是啊,被一个没结丹的小姑娘能打成这样,说出去谁能信?”

  “怪不得魏无羡要给他师妹出气呢,师妹被人这么构陷人谁不生气呢?”

  魏无羡反应过来,今天这事绝不能扯到江厌离和金子轩的身上,双手环胸,痛快的看着金子轩脸上一对儿熊猫眼说道:“就是啊,我师妹人这么小一点,难不成还能把你们打成这样?”

  说完他向前一步:“我也好奇我师妹是怎么一个人把你们打成这样的,不如你们再示范一遍?是吧,金小公子?”

  江澄也反应过来今天这事绝对有猫腻,但仍拿出云梦江氏少宗主的气势来:“今日之事若你们兰陵金氏不给我云梦江氏一个交代,我绝不善罢甘休。”

  金子轩那叫一个冤枉,但他一不好说自己被打是因为说了未婚妻的坏话,二不好说他们兰陵金氏这么多人真的是被魏无羡和南歌两个人赤手空拳打成这样。

  他只好黑着脸道:“今日之事却是我门下弟子管教不严,日后必定亲自登门道歉,之后我金氏必会严加管教门下弟子。”回去全部加功课,加练!被个小姑娘打成这样,就算是真的也惹人笑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