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〇一章 圣帝金诏!_我有一身被动技
剑士小说网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〇〇一章 圣帝金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〇〇一章 圣帝金诏!

  “啊哈哈哈,精彩!”

  “这可真是太精彩了!拍案叫绝!”

  孤音崖遗址上,水鬼用掌根推着脸上的半张黄金兽面,目不转睛盯着前方虚无。

  明明面前什么都没有,他却像是在看俗世话剧一般,被逗乐得直拍大腿。

  事实上,孤音崖底并无深海。

  此间整一方深海,都是水鬼的界域。

  嗯……

  用“界域”二字来形容,似乎很不贴切。

  因为严格意义上讲,水鬼的界域已经和驭海神戟的内部世界合为一体,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异次元空间的存在。

  自然,作为深海界域之主,里头发生了什么,水鬼要想看,一窥便知。

  当下,他就是一面观着黄泉、天人五衰和姜氏半圣对峙,一面看着虚空门前,徐小受引诱而来的姜布衣半圣化身,一脸懵逼地对上了饶妖妖等人。

  “太绝了!”

  水鬼无法止住脸上笑意,摇头兴叹。

  他用海蜃珠以瞒天过海的天道回溯之法,把姜布衣、黄泉二人真身引诱下海,自以为此计甚绝,当为妙手。

  哪曾想,自己只要姜布衣一个人头。

  人家徐小受这反手一兜,盯上了整个姜氏半圣一族。

  借由道穹苍徒弟司徒庸人之口,冠以姜布衣“图谋圣帝位格”一罪,再将罪名不由分说拍到圣帝世家饶之一族的当代行走饶妖妖脸上……

  这一波,姜布衣如何能洗?

  纵使他再生百口,舌绽莲花。

  司徒庸人为了自保、为了权益,也不可能让姜布衣活下来。

  而当这些事,通通落入了饶妖妖耳中时。

  圣帝世家饶之一族,又怎会放任半圣姜氏这么一个可能的毒瘤,去图谋自家权柄?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外如是!

  “此子,狠辣啊!”

  水鬼赞不绝口。

  他是真没想到放徐小受进深海,能玩出这么多花样,现在对这小子,他可是太满意了。

  这真不愧为八尊谙特意叮嘱,一个必要时、不必要时都绝对要挪一下位置,让其动起来的棋子。

  不用掌棋人多做权谋。

  只要启用,这棋子自己就能走,还时常能在阴差阳错之际,带来此前不曾预想过的精彩作用。

  ——简直不要太妙!

  “咳咳……何事,如此欢愉?”

  正当看得兴奋之时,身后传来一道虚弱的咳嗽声。

  水鬼一扭头,却见一个状态萎靡的中年男子,在一个腰挎小斧的老者搀扶下,缓缓走来。

  他面部线条硬朗,形象极佳。

  可惜双手仅八指,颈上有剑疤,加之眼神浊黄,宛若迟暮,看起来像是一个自相矛盾的结合体。

  又年轻,又年长……

  明明精神,却很虚弱……

  来人手上拎着一份金灿灿的卷轴,散发着不凡的圣力,这或许是他身上唯一有光彩的地方了。

  “八尊谙?”

  水鬼盯着看了一阵,眉头高高掀起。

  他又望向了搀扶八尊谙的岑乔夫,略一点头示意,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好久没看到你如此高兴了。”

  八尊谙微笑着走来,抬起胳膊示意不用搀扶了。

  走出空间碎流之后,这大路平坦,他倒是不至于虚得来个平地摔。

  “你的人,太好用了。”水鬼想到了徐小受,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他带给我的惊喜,不可谓不大。”

  “那是自然。”八尊谙同样笑着道。

  徐小受确实好用,否则他不会每一次行动,都将这小子扔到风暴漩涡中心去。

  无需多作吩咐,只要给出一个最后方向,这家伙就像是搅屎棍,能把漩涡搅成自己最想要的形状。

  虽然不知道徐小受在深海之下究竟做了什么。

  但瞧着水鬼这副模样……八尊谙敢肯定,那小子又兴风作浪了。

  “你状态,似乎更差了。”

  水鬼看着八尊谙一步步走来,眉头也跟着逐渐蹙起。

  作为昔日的第八剑仙,若不是认识真人,水鬼是真不敢相信,那个传说中的人物,会一日不如一日,落魄到现在这副模样。

  瞧瞧!

  但从修为境界论,八尊谙目测之下,现今最多不过炼灵三境。

  这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

  给普通人一把剑,偷袭之下,说不定真能杀掉熟睡中的八尊谙……简直离谱!

  “说好了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事必躬亲的话,你怕是会很快猝死。”水鬼含笑道。

  “我倒不至于信不过你。”八尊谙哪能听不出言外之意,略带调侃道,“只是此间之事,风头都让你占尽了,我若再不出来露露脸,世人恐怕都要把我八尊谙给忘了。”

  水鬼:“……”

  当世这一代人,就算忘得了剑神孤楼影,恐怕也忘不了你八尊谙!

  八尊谙倒是没想这么多,手扬向了茫茫崖间云海,赞道:“瞧瞧!孤音崖这一盘棋,坑尽了五域各大太虚,听说,连半圣都下去了一位?”

  “嗯哼。”水鬼歪着嘴角点头,“所以?”

  “多妙的算计!”八尊谙慨声大叹,“此间之事,只待传出去,你水鬼之名,当扬四海,为无数人津津乐道。”

  “名气……”水鬼摇头,“我要这点名气有何用?”

  八尊谙不认同了:“名剑都需名气滋养,成圣之路,也少不得名声信仰之力的加持。”

  水鬼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八尊谙忽然沉静下来,盯着面前人脸上的半张黄金兽面,笑道:

  “不过,你确实也不需要这点名气了。

  “面具一摘,圣奴水鬼的真名,世人皆知。

  “若论当世下一位能立地能成圣……非你莫属!”

  水鬼无声,放眼崖间云海,看到的却是茫茫无际。

  他抚摸着脸上这半张黄金兽面,心道这面具遮住的,又何止圣奴水鬼这一重身份?

  “未来路,还遥远得很呢……”

  二人同望向崖间云海,一齐陷入沉默。

  旁侧。

  真是马屁精啊,各自彩虹屁,拍得精妙绝伦……身上依旧缠绕着绷带的岑乔夫在心头感慨着,也上前一步,跟着望向了这崖间云海,想要加入马屁大会。

  “怎么不捎上老朽一个?”

  他笑着顿了一下,抚着须再自得道:“成圣需要悟性,而若论悟性,老朽言第二,何人敢言第一?”

  孤音崖遗址上,八尊谙、水鬼闻言,齐齐笑出了声。

  “确实,你也算一位。”

  世人尽皆把“南域有樵夫,一夜能斩道”的传说当做茶余饭后的神话在谈。

  当下两位却知道……

  这是真人真事。

  靠砍柴悟出的大道,一夜洞破了后天、先天、宗师、王座道境等奥妙,直接斩掉过往凡道,跻身炼灵世界。

  此等人物,又岂凡辈?

  岑乔夫一加入,俩人也不再商业互吹了,想想方才所言,确实让人脸红

  水鬼头都不回问:“何事?”

  “这。”八尊谙示意了下手上的金色卷轴,目光依旧望着云海下方,似乎想要看清什么。

  水鬼注意力不由得再次被吸引过去。

  这金色卷轴很是惹眼,其上那浓烈的圣力,彰显着此非凡物。

  甚至,有着圣帝龙鳞的气息相伴在前,水鬼从卷轴上,瞧出了不亚于圣帝龙鳞的圣帝意志。

  “圣帝金诏?”水鬼侧眸问。

  “对。”八尊谙点头。

  “写了什么?不会是那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词吧?”水鬼唇角一翘,调侃着道。

  他是知道八尊谙非纯炼灵界人出身,过往其实是个俗世凡人,甚至进京赶考过,想要中个举,混个官身当当的。

  而以其性格,此番手上又捏着这“圣帝金诏”,大概率真能写出这些惊掉炼灵界中人的词汇来。

  “那倒不至于如此肤浅……”

  八尊谙听得笑了,目光依旧望着云海下方,问道:“下面局势怎么样了?”

  “很乱。”水鬼应道:“但是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现在时机已到,虚空门随时都能打开。”

  八尊谙点头,后退一步,视线一转,眺向远方东天王城之上,那几乎快要全部抽离出空间碎流的天空之城。

  “既如此……

  “不等了,现在开始吧!”

  他语气严肃了起来,手一抖,圣帝金诏直接被抖翻开。

  水鬼肃穆以待,目光同样望向远方的天空之城,知晓接下来要有大事发生了。

  但他余光瞥见八尊谙那羸弱的身体,连圣帝金诏的威压,都隐隐有些扛不住,当即嘴皮一扯,无奈道:“要不,我来?”

  “你来不了。”

  八尊谙摇头拒绝,率先掏出一刻丹药服下,浑身气息一变,有了回光返照的一些气势威压。

  而后,他伸出食指,在唇齿间微微一磕,血迹殷红。

  将指尖血色重重印上了圣帝金诏,八尊谙气息变得锋芒如剑,直冲云霄。

  这一刻,他胸膛微微一挺,形象竟高大得连忙天穹都无法再行压制。

  血指,于金诏之上,徐徐书写开来:

  “圣秘……堙世……千千年……”

  这历史性的一刻,水鬼、岑乔夫哪能错过?

  二人纷纷上前一步,侧目就盯上了圣帝金诏,将其上那由龙飞凤舞的血色,顷刻凝实成的远古符篆一般的古字,一一读了出来。

  可下一秒。

  圣帝金诏附带的浓烈圣帝之力,刺得二人目中血泪流出。

  “噗!”

  岑乔夫口喷鲜血,面色大骇。

  “咳咳!咳!”

  水鬼重重几声咳嗽,伸手一抹,惊觉七窍流血。

  二人不敢再多看。

  这张圣帝金诏,力量太足了!

  绝对是集尽了虚空岛多位圣帝的数百年力量,浓缩而成。

  凡人视之,犹若渎神!

  ——可八尊谙不会。

  他双目紧盯着金诏,以凡人之躯,于圣帝秘宝之上用血指书写。

  这一刻,水鬼恍然为何方才八尊谙说此间一事,他来不了。

  因为,黑白双脉之尊,仅此一位。

  哪怕圣帝金诏的力量再强,在虚空岛各大圣帝的头顶,还有这么一个人压着!

  当世,也仅仅只有他,能以未晋圣级的凡人之躯,在这张圣帝金诏上,落字成文!

  “嗡——”

  孤音崖上,随着一个个古字成形,圣帝金诏绽放开来汹涌力量,将水鬼、岑乔夫二人齐齐排开,似那帝皇行仗,常人不得靠近。

  同一时间,侧方草丛。

  窸窸窣窣声中,一名独臂的跛脚老儿背扛桃木大箱,掌心托着一只千纸鹤,在独自走来的途中,还轻声疑疑:

  “大师兄的方位,怎么就忽然锁定不了了呢?

  “不是说在这方世界上,无论天涯海角,靠着这寻人千纸鹤,都能找到人吗?”

  修远客叹息着。

  他就在东天王城那边被几个金牌猎令杀手吓住,耽搁了一下,怎么就跟不上大师兄的步伐了呢?

  明明说好了要等自己的……

  忽然!

  修远客脚步一定,看到了不远处山崖上有三道人影。

  当头那人,形象十分突出。

  从侧面看,修远客能看到那于金色卷轴上缓缓舞动的八指,再一定睛,那正书写着什么之人,脖颈上还有着明显的剑疤……

  “大师兄!”

  修远客惊喜。

  这不就是大师兄在外假扮成老师八尊谙的形象么?

  唔,麻袋哪去了?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修远客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大师兄笑崆峒,他腾一下扑了过去,声泪俱下。

  “大师兄,我找你找得可太苦了,你在干什……”

  话还未落。

  修远客扑过去的身影停在了半空,像是撞到了屏障一样,快速坠落,砰一下砸在山地上。

  水鬼、岑乔夫显然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同时侧目望来。

  “什么玩意?”

  修远客呆住了。

  那个头戴黄金兽面的家伙,他不认识。

  但岑乔夫的形象……

  这我熟啊!

  盯着对方腰间的小斧头,修远客又看了眼自己腰间的,突然明白了什么,嚎啕大哭:

  “大师兄,我不过只是慢了一步,你怎么找到了我的替代品?

  “哇,不可以这样子的!”

  岑乔夫:???

  水鬼:???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是谁?

  他的话,啥意思?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水鬼手一扬,直接将这独臂跛脚老儿当成了偷渡者,用水球给当场禁了。

  眼下书写圣帝金诏的关键时刻,显然任何乱子都不能出。

  “放开我、放开我!”

  修远客在水球中大力拍击了起来。

  但这些人都是大师兄找的帮手,脸是要给的,他不好直接出剑,破了束缚。

  只不过,瞧着那个“岑乔夫”一脸怔然地盯着自己……

  修远客急了。

  “看什么看,你个替代品!

  “要不是我来得晚了,你真以为大师兄会找你?”

  水球之中,修远客在脸上胡乱一抹,瞬间变成了岑乔夫的模样,他高高扬起了腰上的小斧子,眉飞色舞道:

  “看清楚了吗?我才是岑乔夫!你现在可以离开大师兄了!

  “想篡位?排队吧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