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你好!再见!_我有一身被动技
剑士小说网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861章 你好!再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1章 你好!再见!

  第861章你好!再见!

  “唉。”

  任务,失败了!

  异也不想过多思考今夜结束之后的事情了。

  他思绪彻底放空下来,开始盘算起如何回去跟饶妖妖交代。

  但就是这么一放,心思真正沉下来,异完全恢复到了此前的冷静之后,却依旧若有若无的感觉到……

  事情,好似没有真正结束?

  一个太虚,在经历了今夜这么毫无厘头,但切实体验过的一切后,依旧还能有所牵挂,却又很难想起是什么的东西……

  往往,就是晦暗角落里,最关键的信息!

  异脚步一停。

  他有大量的审讯经验。

  且很多次,都是在审讯失败之后,回去冷静的路上,捕捉到一些被自己忽略掉的关键信息点,继而返身审讯成功的。

  回顾今夜。

  一番审讯,除了那印象极深的“好家伙”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吗?

  异呼吸一停,脑子疯狂转动起来。

  “吞生木体、圣奴无袖……”

  “吞生木体、桑七叶……”

  “怎么,这两者,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有联系呢?”

  异眉头缠到了一处去,他确信自己此前是不知道木小攻见过桑七叶一面的。

  但当“吞生木体”和“桑七叶”在脑海同框之后,异又十分肯定,这两者,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二者之间,绝对有丝丝缕缕的关联!

  “桑七叶……”

  从木小攻那一块,是如何都联想不起来了。

  异从圣奴无袖入手。

  他接触到的圣奴无袖的资料,是在对方被捕入狱后,上面发到六部的信息。

  这是圣神殿堂的一个极大胜利。

  六部高层,基本都拿到了桑七叶的资料,异自然也不例外。

  在资料中……

  “是了,就在资料中!”

  异條然眼睛亮起。

  在资料中,他见过有这么一笔带过的一句:桑七叶在天桑灵宫有两个弟子,一位是目前已经加入了圣奴的徐小受,详细资料在后;另一位,是毫无建树的木子汐,吞生木体。

  有关桑七叶第二个弟子的信息,除了这句,再无其他。

  异甚至不知道木子汐长什么样,何等修为,是男是女。

  但太虚过目不忘的记忆,以及强大的直观感受,使得他在接触了木小攻之后,因为“吞生木体”和“桑七叶”,又从尘封的记忆深处,找到了这不起眼的一片信息。

  太不起眼了!

  不起眼到了连饶妖妖、夜枭等人,都没能将之联系起来。

  因为大家都知道烬照一脉对传人的要求很苛刻,基本上有一位弟子成长起来,其他弟子,不是死了,就是废了。

  但这信息,也太关键了!

  关键到了如若这毫不起眼的一切,真能和眼下的情况联系起来,那就是当下迷局的真正破局密码!

  异不动声色,尽管心头已是翻江倒海。

  但他身上表现出来的,是无比的淡然。

  一转身。

  面貌自然的回到了桑七叶的模样。

  这次没有恐吓,不曾威胁。

  异只是用着桑七叶的声线,在离木小攻不远的地方,于朦胧夜色下,像是认识了很久的熟人一般,很是寻常的这般一问:

  “对了徒儿,为师还有一事不明……”

  后方木子汐小脸的雀跃之情还不曾落下,闻言,下意识的顺口接过话:“什么事?”

  仅仅三个字。

  小姑娘眼神一僵,意识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全身寒气冒出,但还没能彻底反应过来……

  “嘭!”

  这时另一边,异所处的方位,却俨然是炸开了音爆声。

  他的身形陡然穿破了空间,这一刻之速,分明是全力出手,直接突到了木子汐脸上。

  手一抓。

  “唔!”

  小姑娘眼睁睁看着不远处残影消散,而面前多了一个“桑老”。

  新的“桑老”临面之时,直接单手钳住了她脖颈,用力往上一提。

  世界,便颠倒了……

  “你、果、然、在、撒、谎!”异歇斯底里吼着,一字一顿。

  这一刻他心头涌现的愤怒,有如淘淘江水,绵延不绝。

  既有被一个小辈欺骗、侮辱的羞愤感,又有对自己差点错过关键人物的后怕。

  试问,一个陌生人,面对她的昔日敌人桑七叶如此一问,会在乎“一事不明”这四个字吗?

  她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徒儿”、是“为师”啊!

  “你在侮辱我!”

  异怒了。

  手上高提着的木子汐,被他往后倾举到手臂的极限,再猛一躬身,狠狠往地面一砸。

  “砰!”

  气浪伴着碎石炸开,一个十数丈大小的深坑,当场就被轰了出来。

  “噗……”

  木子汐张口喷血,视线被泥沙和血色淹没,只觉这一刻,连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太虚暴怒之下的一摔,哪怕不曾动用灵元,哪怕单凭肉身之力,也不是一个介宗师小辈得以抗衡的。

  木子汐只觉浑身龟裂。

  她能清晰察觉到,自己背部血肉和着骨骼,完全粉碎了。

  四肢无力,失去知觉……

  五脏六腑,完全粉碎……

  本来重伤至此,应该是直接死亡了。

  可脑海里的痛楚神经,似乎直至此时才开始反应过来一般,不住的发出刺痛的讯号,刺激着她在昏迷和死去的边界,来回反复。

  “我,要死了吗……”

  眼前的画面仿若迟缓、延移。

  暴怒的“桑老”、碎溅的泥沙、暗无天色的夜空……

  “嗡——”

  某一时刻,脑海一声嗡响,耳畔沙沙的碎响消失。

  鼻息声也失去了踪迹,重伤之后每一次呼吸带来的灼痛感,更随之消失。

  六感离去……

  木子汐意识到了,但无能为力。

  她视线开始模糊,灵魂就像是要遁入黑暗一般,无限制的往下坠落。

  瞳珠之间,世界离自己越来越远,能见范围愈缩愈小。

  直至最后的一点黑暗,侵袭了所有……

  “你该睡了。”脑海之内,那道娇媚的女声出现。

  “不——”木子汐大声喊着。

  她慌了。

  她意识到自己这一睡,可能这个世界,就要和自己永久的说再见了。

  “我不能睡,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

  “我还没拿到徐帮帮主的位子,我还没有拯救师父,我还没搞清楚你是谁!”

  “他、他也还没来……”

  木子汐的嘶吼声,已经附上了哭腔,她的灵魂在咆哮:“我不能睡!!!”

  “你该睡了。”那道娇媚的女声又响起来。

  “你帮我!”木子汐从未想过要那个她帮助自己,但这一刻,她终于向对方提出了援助申请,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帮不了你。”娇媚女声回应着。

  “你可以的,你那么厉害,你帮我!”木子汐感觉世界都黑暗了,她努力瞪大双眼,望着夜空,想要等到那一个身影出现。

  如若他来,一定有办法救自己。

  “他来不了,你也不用等了。”娇媚女声显然知道木子汐的真实想法。

  “你说谎!他来了!”木子汐分明看到自己身前多了一道身影,那绝对不是“桑老”的模样。

  抓住最后一丝就要溃散的力量,木子汐身子一挺,仿若回光返照一般,已经坠入黑暗的灵魂,竟重归攀附进了肉身之中,而后爆开一声惊天呐喊。

  “徐、小、受——”

  青冥夜色之下,这一声骤然荡开的呼声,遏住了再次想要行动的异。

  同样,也将已然来到木子汐身前的那个人,给喝呆住了。

  “小……青?”木子汐挺过了最后一番,却见面前之人,并非自己所想,而是柳长青。

  “我很抱歉。”柳长青的声音似乎变了,他看待木子汐的眼神,也无了往日的尊敬,只是一句过后,平淡回眸,望向了异,“但这个人,老祖我必须杀!”

  “你不是小青……”木子汐想要说话,但却发觉,自己的声音在喊完最后一句“徐小受”之后,再次消失了。

  她,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什么情况?”

  另一面的异,显然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不正是此前他控住的,那个暗中保护木小攻的人?

  但是……

  “你怎么挣脱的?”异望向了柳长青。

  对于木小攻……

  或者说,对于木子汐,异此时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这个小姑娘承受了他暴怒一摔之后,俨然命不久矣。

  此时还能多回一口气,不过是因为平日里吞噬的生命力多了,现下反哺了一口,回光返照而已。

  待会儿解决掉面前这个人,以他异的能力,保下木子汐苟延残喘的一口气,留待审讯,够了。

  现下,最关键的,是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自称“老祖”的家伙。

  柳长青……

  不!

  此时不应该叫做柳长青了。

  无机老祖从遇到山头上的异,便开始在着手准备这一切。

  新仇旧恨,令得他完全无视了柳长青的意志,直接夺取肉身掌控权一回。

  从佯装被控,布局天机,到一举爆发。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唯一让无机老祖觉得遗憾的是,自己挣脱的封印,恢复的力量,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没来得及挽下那小姑娘一命。

  但无所谓。

  在无机老祖眼里,大陆小辈中,唯一一个还能让他放在眼里的,就只剩下圣奴的徐小受。

  这小女娃固然是跟着徐小受的。

  然而……

  非是正主,无关紧要!

  “不得不说,这云境世界的封印限制,果真是大。”

  “也不得不提,柳长青这家伙,为了不让老祖我出来,下的封印力度,也真是强。”

  “可惜了,还是那句话……”

  无机老祖的关注点此刻已经回在异身上了。

  纵使面前人变幻了样貌,但只靠能力,他也能猜出来,眼前站着的是谁。

  他笑眯眯道:“今夜,老祖我必杀你!”

  “偷渡者?”异已经从面前人一身气势,窥出了丁点门道。

  这不像是一个宗师护卫应该具有的气魄,这家伙敢这般同自己说话,显然是之前认识。

  可是……

  “我们见过?”异好奇的一挑眉。

  无机老祖哈哈一笑后,脸色陡然变得森冷起来。

  “昔日道穹苍亲自抓捕老祖我,论天机术,老祖我技不如人,认了。”

  “可是,连他都审讯不出来半点东西,为什么要把老祖我扔进你们那什么垃圾六部?”

  “他娘的,能力不过关,审不出来东西……用刑,是吧?”

  无机老祖咄咄逼近,当头劈问:“禁武令,十分好用是吧?!令得你个小小太虚,胆敢直接虐崩老祖我的肉身?!”

  异闻言,瞳孔骤然一缩。

  他想起来了!

  这个人……

  “玄无机?”异一脸不可置信。

  “哈哈哈哈……”无机老祖仰头大笑,“认出老祖我来了?很好,现在肉身崩溃,禁武令失效,老祖我倒想看看,你个小小太虚,还有何胆量,在我面前蹦跶!”

  异心下骇然。

  怎么会炸出来这么一个人物?

  玄无机……

  这家伙,不是已经被关虚空岛了吗?

  不对!

  异脑子一转,猛然回想起来,数月前,虚空岛逃出了一鬼兽,疑似掌握了天机术……

  就是他?

  就是无机老祖,跑出来了?!

  异慌了。

  他没想到木子汐身边的这个小小护卫,原来才是真正的隐藏的大佬。

  鬼兽寄体?

  徐少身边跟着一个木子汐,还跟了一头从虚空岛逃匿出来的鬼兽,那么问题来了……

  他是谁?

  往事桩桩,线索种种,在此刻于脑海疯狂交织,谜团似乎就要解开。

  可还差一点……

  还差一点!

  关键时刻,异的耳畔再度炸开方才木子汐濒死前的一声大吼……

  “徐小受?”

  这,就是真相?

  异瞳珠都要瞪出来了,满是不敢置信。

  所以,那个天上第一楼,那个在东天王城堂而皇之杵了那么久的组织,真的……是真的?

  饶妖妖、夜枭等人的推测,以及那些在以往被守夜等红衣否掉了的推论,也都是真的?

  “都想明白了?”

  无机老祖见着面前人一脸震撼的表情,知晓对方此刻,应该已经盘清楚了。

  “你……”

  异吞咽了一口唾沫,心跳开始加速。

  “直呼圣名,道殿主目前,必然已经感应到了此方地界!”异有些色厉内荏了。

  “老祖我敢直呼他狗屁道穹苍的名号,你觉得,这里的消息,还能传出去?”

  无机老祖笑道:“我等了这么久,才布下的这方天机,哪怕是半圣亲临,也不可能窥探到现今此地,究竟发生了什么!”

  “换句话说……”

  无机老祖一指面前的异,面色冷冽,喃道:“今夜,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砰。”

  身后一声响,打破了僵局。

  二人同时侧目,看到了支撑不住了的木子汐,最后倒在了地上。

  她身上氤出了缕缕黑色气雾,饶是如此,依旧双目死死瞪着,凝视着那一片虚无的夜空。

  “徐小受……”

  没有声音出现。

  但二人知晓,木子汐嘴唇蠕动的形状,是她直到最后时刻,还在呼唤着那一个名字。

  同样。

  就如所有人都认为,木子汐直至最终,都在进行无意义的挣扎一般。

  也无人知晓,在这个瘫倒在了地上的小姑娘眼中,夜空之上,并非是一派虚无。

  神魔瞳得以堪破虚妄。

  其神性之力,似乎也在木子汐最后力竭之时,被催发到了极致。

  在她眼中。

  九天之上,那一片荒芜之中,此刻,已然多出来了一个清晰的身影。

  那是消失状态下的青年身影,浑身散发着圣体宝光,气质出尘,连面貌,都好似和做过了整容手术一般,变得无比出众。

  他提剑、怔然。

  似乎也对眼下这不可挽回的一幕,显露出不可置信。

  而在无法相信过后,目色瞬间变得猩红,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什么。

  “傻子……”

  木子汐笑了。

  她笑徐小受果然才是真的傻,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消失状态下,连声音都传不出来么?

  “连最后一句喊了什么,也不让我知道……”

  木子汐含笑闭目,任由灵魂再度坠入冰冷的无边黑暗之中,记忆画面却光影穿梭,不断回放,最终停留在了二人初次见面的一幕。

  还是天桑灵宫,还是风云争霸……

  当时自己用古木顶飞了一个忘了叫什么名字的人,徐小受就和他争吵起来了。

  在场下,二人甚至还动了手,最后徐小受给那家伙嗅丹药……

  真是好笑!

  人家受了那么重的伤,不给吃丹药,只给闻闻……

  果然,他很傻呀!

  因为赛程紧张,自己不得不下场叫人,结果和徐小受说了很多,这家伙,却蠢到半句听不见……

  记忆画面断断续续的,很难再回忆起来什么。

  黑暗淹没了所有。

  尘世间的一切,似乎就要再无瓜葛。

  木子汐疲累了。

  她真想不起来多余的了。

  灵魂遁入黑暗终点的最后一刻,似乎死前的人生回放,也被迫定格住了。

  木子汐看到最后的记忆画面,微微一怔。

  她忽然觉得,这人世间的遭遇,好讽刺啊……

  因为回忆至终末,她脑海中定格住的那一个画面,便只是徐小受蹲着转头之后,和她在这个世界上,正式交流的第一句话。

  命运的轮盘,就像是永远被人操纵着。

  那第一句话,现在听来,像是第一句,更像是最后一句……

  “你好!再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