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母暴龙_流氓老师
剑士小说网 > 流氓老师 > 277 母暴龙
字体:      护眼 关灯

277 母暴龙

  任云可不知道周涛心中的想法,反正,自己每见到周涛,那都会生气,很生气,尤其是看到他那张死人脸。收藏顶点~~网

  倒是后面的阿飞,那是神色有些古怪,从周涛的脸上转移到了任云的脸上,那再转移回来。

  虽然,对于周涛的事情,阿飞可不敢去调查,可是,一些小道消息还是有的,如果记忆不错的话,那自己老大应该有了女朋友才对啊。

  这是瞧瞧这边,那也有些男女朋友关系,那么自己老大究竟有几个女朋友呢

  随即,阿飞又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周涛本来就是一个很有用的男人,一般情况之下,越是有能力的男人,那身边的女人越是多。

  这已经成为了无法的一种社会规律了。

  任云,等一下到了那里,你不准动手,尽量站在我的身后,明白吗虽然见到那任云不给自己的好脸色,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周涛还是关切地说道。

  要你管,哼,本小姐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

  任云一撇樱桃小嘴,根本就没将周涛的话放在心上,这让周涛一阵无语,后面几个小弟,则是神色无比的古怪啊。

  威风凛凛的老大,如今到了一个女人面前,却完全枯萎了下去,那正印证了一句话:一物降一物。

  当然,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女人属水,水属阴,阴生柔。女人伤心的时候,可以哭泣;女人劳累的时候,可以歇息;女人爱恋的时候,可以耍娇。

  但是,男人不同,男人是泥做的,泥捏造出来的男人,属阳,阳生刚,自从男人来到这个世界,就必须坚强独立,就必须打拼世界,就必须去做一个铁骨硬汉。

  原始的理念,让男人和女人从小就习惯了各自的思维,从而在生活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

  其实,柔弱的女人,也有坚强的一面,刚毅的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刻。只是,更多的时候,男人掩饰了自己的渺小,隐藏了自己的脆弱。

  尽管,脆弱不同于软弱,但是,男人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只有在暮然回首的时候,男人,才会偶尔放纵一下自己的脆弱,才会稍稍缓解一下自己的疲惫,甚至,在那个寂寥的夜晚,有些男人,还会偷偷的叹息。

  但是,在新的一天,在眼睛重新睁开的那一刹那,男人的松懈,已经遗留在昨天。男人,必须要重装上阵。

  男人的世界,没有眼泪,男人的奋斗,必须要精彩,成者王败者寇,男人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可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以不知疲倦的勇往直前,从来,男人都不喊一声累;从来,男人都不让自己掉一滴泪

  男人,往往有征服世界的雄心,有驾驭天下的气魄,而真正能够征服男人的,往往是女人。

  一个好女人,往往决定了一个男人的成败,所以名人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当女人走进男人的心灵,男人的脆弱,开始发生本质的转变,男人不再伪装自己的脆弱,不再天马行空的去闯荡世界。

  疲惫却坚强的男人,失败却执着的男人,跌到了却仍然跋涉向前的男人,终于,开始停泊在一个好女人的港湾

  如此的儿女情长,似乎有违男人的英雄气概,但是,因为女人的善解人意,男人的生命,被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男人的世界,变幻着美丽的色彩

  这,是大多数脆弱男人的归属,也是一种最好的归属,男人也是平凡的,尤其是脆弱的男人,在温柔乡里醒来,世界,一样的精彩,男人,依旧铮铮铁骨,顶天立地

  在大部分人看来,周涛那就是男人的肩膀,坚强的肩膀,足可以依靠的肩膀,可是,任云却死活不肯依靠上去。

  但是,这在阿飞他们看来,那这美丽的女警,不给周涛什么好脸色看,似乎也印证了一句话: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不讨厌,女孩子总是那么的口是心非。

  任云一直都瘪着那樱桃小嘴,似乎要和周涛保持一段距离,等下了车,任云迅速地将距离和周涛拉开。

  哎,这个丫头

  看到任云如同逃离瘟疫一般,快速地和自己保持距离,周涛一阵无奈,不过也没有犹豫,就跟了上去。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刚刚接近公孙明的别墅,那就被两个黑衣人阻拦了下来。

  其中一个黑衣人迅速地向别墅内走去。

  查案,让开。任云的表情看起来,那似乎并不是很开心的,说话语气也是比较阴沉。

  查案,有首查文书吗如果没有的话

  砰。

  可怜那个家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任云干净利落,一脚踹趴在了地上。

  这一个动作,差点没将周涛的心给吓跳出来,四个孩子的妈妈,那可不能有这么大幅度的运动量啊。

  而旁边阿飞和四名小弟,那却看的口惊目呆的,难怪自己的老大会如此怕这个美丽的女警。

  原来她不仅仅是女警,更是一头母暴龙啊

  这一脚要是再向下偏移一点,那家伙的子孙根恐怕也要报废了,不得不说那任云强悍。

  可是,任云却没在意那么多,她头也没回地说道:咱们进去。说完,就首先迈开了脚步。

  望着任云那英姿飒爽的身影,周涛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或许,只有这个时刻的任云,才是最美丽的。

  而在别墅内,黑子和公孙明通过闭路电视也看到了这一幕情景。

  其中黑子的眉头不经意地皱了起来:怎么会有警察

  其实黑子并不怕警察,不过,黑子也明白,惹上了警察,那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尤其眼前是一个美丽的女警。

  那公孙明的眉头那也皱了起来,他并不是因为那个任云,而是因为那个阿飞和四名手下。

  要知道,公孙明一直都以为周涛那是独来独往的,因此,即使周涛再厉害,公孙明相信只要黑子发威,对付周涛那并不是难事,至少自己本身的安全,那问题并不会很大。

  可是,这次周涛却带了其他人,这绝对不符合周涛的性格,而且那公孙明也有担心的地方,那就是阿飞他们的身手。

  如果每个人的身手都和周涛一样的话,那么,他真的是遭殃了。

  在公孙明别墅内,总共有二十名黑衣人,那全部是黑子精心挑选出来的。

  虽然,黑子认为那公孙明将周涛个人能力夸张了一些,可是,上次周涛凭借一人之力,那就突破了公孙明别墅的防御,这本身也证明了周涛个人能力不凡。

  让周涛感到奇怪,他们从进了别墅,就没有人再阻挡,等走近大厅时,周涛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对方的人全部集中在了这里。

  方眼看过去,其中自己的老熟人公孙明正坐在中间的位置,表情看起来稍稍有些不自然,旁边则是一个皮肤很黑的年轻健壮男子。

  看到这个男子时,周涛就想到了先前阿飞所说的,那恐怕正是黑子了。

  当然,除了黑子和公孙明之外,那二十名黑衣人也很显眼,静静地站在那里,那就仿佛二十尊石像。

  公孙明,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用意吧周涛目光重新落到了公孙明的脸上,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公孙明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黑子的身上,似乎,眼前并不是自己和周涛之间的事情,而是黑子和周涛的事。

  人是我抓的,不过抓错了。黑子目光冷冷地望着周涛,话锋轻微一转道:既然你亲自来这里了,那么也就省了我很多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任云的眉头皱了起来,她隐约地觉察到,对方似乎是在找周涛的麻烦,这让她本能地开口道。

  道理很简单,公孙明是我的朋友,周涛是公孙明的敌人,朋友的敌人,那也就是我的敌人。黑子眼睛半眯了起来,似乎要将任云看穿了一般。

  这么说,你们这么多人,都是为我准备的周涛并没有丝毫的紧张,看似平淡道。

  你很聪明,不过聪明的人,往往不会长寿,这样吧,你自废一条膀臂,我放你出去。黑子脸上露出了自豪的表情,确实,这些人都是自己部下中的精英,用来对付周涛一人,那确实是周涛个人的荣幸。

  我同意。

  周涛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这让公孙明和黑子同时一怔。

  不过,他随即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担心自己的兄弟不会同意。

  周涛所说的兄弟,那正是自己身边的阿飞,以及四名小弟。

  16977.,

  请知悉本网:https://www.jianshi8.com。剑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ianshi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