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人救回来了_穿书七零,我带着三个拖油瓶致富
剑士小说网 > 穿书七零,我带着三个拖油瓶致富 > 第170章 人救回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0章 人救回来了

  韩卫民貌似伤的不轻,得赶紧送医院。韩卫东去开拖拉机,牛大志留下主持工作,出事归出事,地还得垦,那头疯牛还得处理。

  事挺多也挺烦的,没个干部主持还真不行。

  去医院就得准备钱,韩大嫂把小家底都折腾出来了,凑了不到五十块钱。

  秋莲冬莲上班还没有一个月,工资还没发,这五十块钱还是借林溪的,韩大嫂置办了一些过日子的家什,剩下的。

  就韩卫民的伤势,肯定是不够,就上次田翠受伤,比韩卫民伤势轻,还花了快五十块钱。

  医院是为数不多的,不能讨价还价的地方。

  韩卫民的户口还在老宅,严格来说,他是老宅的人,治疗费理应他们出,至少应该出一部分。

  韩之余看着血肉模糊的大儿子,吧嗒吧嗒抽着旱烟,没有下文了。

  “大爷,你看大哥都伤成这样了,得赶紧凑点钱送医院啊,别耽治了。”

  韩卫东都被搞的没脾气了,话说这一个个的都不是他亲儿子是吧?

  “二侄子,家里哪有钱?”

  有也不在他身上。

  大妹上前看了韩卫民一眼,又悄悄退回去了,对着韩卫东说:“二舅,大爷是秋莲冬莲小伟的爹,应该她们出钱对吧?”

  韩卫东对韩卫军这一房的人都无力吐槽了,真是三观不合,说句话都费劲。

  “你大爷是那三个孩子的爹没错,但他的户口和你们在一起,挣得工分在你们这里,难不成挣钱的时侯是你们家的,花钱的时候就不是了?”

  大妹完美地继承了韩云黄三家的基因,誓把斤斤计较、不讲理、不要脸进行到底。

  “大不了把大爷的户口给她们,我们没有钱。”

  有也不给。

  韩大嫂之前一直没说话,就是想看看老韩家对亲儿子能冷血到哪种地步,想看看韩卫民撇下自己老婆孩子不管,去养的那家人到底值不值得。

  她从来就没指望这些人掏出一个大子来。

  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卫东,别在这里浪费工夫了,我再去找秋莲冬莲,看看能不能从厂子里支出来一点。实在是凑不够,那也是他的命,是他识人不清,不识好歹应得的报应。”

  大妹虽然没有听的太懂,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你骂谁呢?”

  “我骂你大爷,眼瞎心也瞎,看错了人,良心喂了狗!”韩大嫂转身就走,“卫东,走吧。”

  韩卫东觉得,如果这次韩卫民能死里逃生,如果命大的他还继续眼盲心瞎,连他都看不起这个人。

  公社卫生院条件有限,还真不敢收治这样的病人,所以医生建议他们转院,转到县医院,或许有能力进行救治。

  这就代表着还得花更多的钱,还必须凑更多的钱。

  韩大嫂心急火燎地去找了秋莲和冬莲,两个丫头一听也是又急又担心,比较感性一点的秋莲直接飙出了眼泪。

  姐妹两个刚刚上班二十天,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严光明把二十天的工资都发了,另外还支援了五十块。

  在家躺尸的林溪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虽然她对韩卫民这个人感觉不好,但是念在三个孩子和韩大嫂的份上,念在韩卫国喊了三十年大哥的份上,念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份上。

  她拿出了一百块钱,并且让林阳陪同韩大嫂一起去县医院。

  众人拾柴火焰高,连韩大姐都拿出了三十块。

  两个丫头也要跟着去,让韩大嫂拦住了,小伟还在家里,需要人照顾。再说两个没出阁的大闺女,照顾爹不合适。

  韩卫东又拉着几个人突突突赶往了县医院。

  伤的这么重的病人,在县医院也不多见,紧急组织了会诊,制定了一套治疗方案,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的韩卫民终于被推进手术室。

  韩卫民除了大面积的肌肉挫伤,表皮破损之外,左侧第9、第10肋骨骨折,有两处踩踏伤,分别是左侧腹部一处,右小腿一处。

  头部有水肿。

  还有内脏出血。

  总的来说,受伤很严重,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四个小时之后,韩卫民被推出手术室,转入普通病房。身上缠着绷带,特别是背腹部、头部几乎是全缠满了。腹部骨折部位做了固定,小腿的踩踏伤也做了处理。

  手术摘除了脾脏。

  护士进来挂上了点滴。韩卫民麻醉还没醒。

  韩大嫂让韩卫东回去,毕竟韩卫民得过几天才能出院,等在这里没有意义,而且还有村里的工作。

  林阳留了下来,他是受林溪之托,来帮韩大嫂的,她一个女人精力体力有限,手术第一天吃不消。

  所谓的患难见真情,一场意外,让韩大嫂更能看透人心。有的人趋利避害,翻脸无情;有的人平日里不见得有多亲近,遇事是真上,不计较得失。

  她是何德何能,连弟妹娘家都跟着帮忙?

  两个小时后,韩卫民醒了。

  勉强睁开已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韩大嫂在用棉签润他的嘴唇。

  麻醉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去除,四肢僵硬,韩卫民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

  “别动,你身上有伤,刚动了手术。”

  韩大嫂急忙压下他的肩膀,怕动作太大扯动伤口。

  “手术?我怎么啦?”

  韩卫民刚醒来,还不知身处何地,也不知经历了什么。

  现在,终于想起来了,记得在死过去之前,小儿子拼了命地往他这边跑,媳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求着别人救他,呃他的儿子。

  “小伟,没事吧?”

  韩大嫂的眼泪流下来了,不知道怎么了,她在替儿子委屈,亲爹不管你了,遇到事情还是拼了命的去护他。

  “你还知道你有个儿子啊?”

  韩卫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怎么会不记得?小伟要是出了事,我是没脸活着了。”

  再埋怨韩卫民,他也只是个刚动了手术的病人,病人忌情绪过于激动,韩大嫂安慰他说:“小伟没事,就是让你吓着了。你要是好了,他也就好了。”

  韩大嫂起身去给韩卫民捏手捏脚,麻醉刚过,手脚都不像他的了,尤如一万只蚂蚁在啃噬。

  【作者题外话】:医学方面作者一知半解,将就看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