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 71 章_八零年代离婚后
剑士小说网 > 八零年代离婚后 > 第71章 第 7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1章 第 71 章

  “我正在努力。”

  裴秀诧异地转过脸看陈誉,他是什么意思?

  “陈医生,什么意思呀?”同样疑惑的不仅仅是裴秀本人,还有其他医生。

  “我正在追她。”陈誉很自然地往裴秀身边靠了一下。

  对面的几个医生眼睛里充满了八卦的光芒,其中一个女医生好奇地问裴秀说:“你对陈医生有什么不满意吗?居然扛得住陈医生的追求?”

  裴秀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小鹿乱撞的感觉,同时还能觉察到脸和耳朵又烫又热。

  陈誉真的喜欢她?而且不是照顾小妹妹那种喜欢?

  裴秀从来都不是一个扭捏的人,心里有答案之后,她坦然地回答提问的人说:“因为陈医生追求人的方式比较隐晦,我没感觉到,所以……”

  大家的目光纷纷同时转向陈誉。

  陈誉说:“从我现在开始,我会改正方式和方法。”

  饭店是一家有着华人血统的老板新开的店,不管是喜欢中餐还是喜欢西餐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合适的菜。

  可能也是因为新开的店,客源很少。

  十几个医生和家属以及朋友的到来,瞬间把餐厅两个长桌坐满。

  陈誉当然是和裴秀坐在一起,他们俩刚坐下,其中一份菜单就递到他们跟前。

  “陈医生,我们之前点的菜,你看看要不要再加一点裴小姐喜欢的?比如这个剁椒鱼头,老板说辣椒酱是自己做的。”

  陈誉说:“加两份,你们吃吧,她不吃辣的。”

  “好,好。”

  这顿饭,海鲜加烧烤为主题,菜一份一份地端上来之后,被请客的人都小声地讨论两个问题。

  第一个,陈医生今天晚上恐怕要花不少钱。

  第二个,陈医生真的是刚开始追女朋友没多久吗?完全不像!

  看,他给裴小姐剥螃蟹还有剥虾的动作多熟练!

  之前鼓起勇气跟陈誉表白过的一个女医生,一连喝了好几杯啤酒。然后鼓起勇气,端起酒杯对陈誉说:“陈医生,恭喜你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祝你们和和美美,也希望能够早点喝到你们的喜酒。”

  作为外科医生,陈誉对自己要求严格,平时滴酒不沾,他端起装着冰水的杯子说:“谢谢!”

  裴秀的目光在陈誉和女医生身上来回游走两圈,基本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裴秀忍不住多看了那个敬完酒坐回到位置上依然有些黯然的背影时,陈誉突然凑到她的耳边说:“你观察别人的时候倒是蛮仔细,怎么自己身上就变得那么迟钝。”

  “啊?”

  “我追你很久了,你都没看出来吗?”

  “啊!”

  桌子下面,陈誉已经握住裴秀的手。

  裴秀只是身体微微一僵,没有任何躲闪,她转过脸,对着陈誉,用只能他听到的声音说:“是因为陈医生追求人的方式太过于隐晦,我哪看得出来。”

  “好的,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改进。”

  一顿饭,宾主尽欢,大家甚至已经开始憧憬回国后该怎么大有作为,不辜负这段经历。

  结束之前,裴秀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被康丽娜游说得有点动摇的人。

  其实那天裴秀考虑过他们的自尊心,所以并没有让自己站在明显的位置,希望不会被他们注意到,省得以后尴尬。

  可这会儿他们突然站在这里,裴秀猜测到他们应该认出她了。

  “裴小姐,那天的事情……”

  还没等他们说完,裴秀就打断说:“那天什么事情?我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你们呀!”

  那天的事情没必要再提,裴秀刚才在餐桌上也稍微留意到他们,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裴秀可以肯定,他们已经非常坚定信念,康丽娜再怎么花言巧语也不可能让他们动摇。

  两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裴秀的好意。

  其中一个人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们俩都觉得,你和陈医生非常般配,希望你们能一直幸福。”

  裴秀笑得灿烂地说:“谢谢!你们回国之后,一定会大有作为!”

  “对了,听说康丽娜要告py公司,而且请的是特别牛的律师,好像事情影响蛮大的。裴小姐有没有听说py公司的对策?康丽娜真的是太不要脸了,坑自己的同胞,还有脸告辞退她的公司。”

  裴秀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因为妈妈和阿姨回到家从来不当着她的面说工作方面的事。

  “py公司也有很牛的律师,你们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似乎每个团队中都会有特别善于组织的人,晚饭结束后,就有人开始安排大家打车的打车,住附近的步行,住得远的男性照顾女性,打一辆车,先送女性。

  安排好之后,他笑呵呵地看着陈誉和裴秀说:“陈医生,你这边我就不用多此一举了吧?”

  陈誉说:“你快点送刘医生回去吧!”

  对面的人挠挠头说:“陈医生你真是火眼金睛,居然被你看出来了!”

  坐上陈誉的车后座,裴秀特别好奇地问:“刚才的方医生和刘医生居然是一对吗?”

  “以前他们不认识,分别是两个省不同的医生,是来这里之后才开始谈的。”

  裴秀有些替他们担忧地说:“回国后,肯定也是要回原单位吧?两个省,岂不是要两地分居?”

  “他们是两个省,我们还是两个国家呢。你是不是应该先担忧我们的事情,再去替别人着想?”

  言罢,陈誉空出一只手,把裴秀那只仅仅是抓住他外套的手往前了一些,让她半抱着他的腰。

  手做出这样的动作,身体也就很自然地靠在陈誉的后背上。

  “我们……我们的事情能不能暂时不要跟我妈还有阿姨和爷爷他们说?”裴秀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陈誉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呢?”

  实话就是,裴秀觉得她还没做好全力以赴投入恋爱的准备。而且她和妈妈他们在一起生活还不满一年,突然就有了男朋友,心里始终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

  裴秀当然不能跟陈誉实话实说,她说:“因为我还在读大学呀……而且你回国之后,我们大多数时间也只能是电话联系,不会影响的。”

  “好吧!我同意你的提议,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在我回国这段时间,咱们不能浪费时间,要好好相处,好好恋爱。”

  两人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的于舒心一眼就看出裴秀有些不太寻常。

  “秀秀,你该不会是喝酒了吧?怎么脸红扑扑的?”

  没喝酒,就是在家门口的时候初吻没了。

  裴秀用手扇风,“不是啊,没喝酒。可能是刚从外面回来,温差有点大,家里太暖和了。呵呵……”

  说完,裴秀飞快地转身,背对着客厅,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

  刚脱好外套,陈誉很自然地伸手把她的衣服接过来,挂在衣帽架上。

  裴秀瞪了他一眼:注意安全距离!

  陈誉依然是旭日暖阳般的表情,他小声地说:“我之前都这样,你忘了?”

  “有吗?”

  于舒心对旁边的裴也宁说:“他们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我猜的肯定没错,陈誉绝对是禁不住秀秀的请求,让她喝酒了。”

  裴也宁说:“不会,秀秀在外面不喜欢喝酒。在家偷偷喝还差不多。”

  于舒心眼睛瞬间睁大,“什么意思?秀秀在家里偷偷喝过酒?”

  “不不不,没有没有!我就是说,咱们秀秀不喜欢在外面喝酒,在家还有可能。”

  “你别骗我!上次那瓶白葡萄酒,突然就没了,一开始你说不是你喝的,后来又承认。感情是替秀秀背锅呢?”

  裴秀已经调整好状态回到客厅的时候,妈妈和阿姨似乎突然为什么事情转移了注意力,她上前问道:“妈,阿姨,你们是不是在说康丽娜告公司的事情?”

  陈誉应该是第一次知道,他蹙眉问:“康丽娜?”

  裴秀说:“对呀,就是你那个留学时候的同学。”

  于舒心不屑地说:“跳梁小丑罢了,不值一提。”

  “听说康丽娜请的是最牛的律师?”

  于舒心说:“也就那样吧!说白了就是无利不起早的诉棍!我们分公司开起来的时候,他想承接我们法务方面的业务,经过调查,我对他并不满意,所以没有和他们合作。”

  第二天早上,裴秀和陈誉一起跑步遛狗回来,顺便取门口的报纸的时候,还是看到头版头条关于py公司陷入劳动纠纷的官司。

  不得不说,康丽娜的律师确实特别善于运用媒体宣传,整篇报道很大篇幅都是关于律师的采访。采访中,律师罗列了一堆法律条款,说明py公司如何违约。

  律师说,即便py公司已经给了康丽娜n1的补偿,依然不够。因为按照公司的惯例,像康丽娜这样有突出贡献的技术型员工,理应拿到公司的原始股份。

  如此这般如此那般地计算一番,律师给出了一个天文数字,他信誓旦旦地表示,py公司之所以找借口开除康丽娜,是为了省掉这一部分原始股权。

  于舒心看完报纸之后,对裴也宁说:“这位大律师可真是看得起我们公司,对我们公司非常有信心,帮我们把未来20年的收益都计算出来了。”

  裴也宁说:“承蒙他看得起!后面的事情处理起来还是要谨慎一点,毕竟康丽娜那个人心术不正,别到时候连累其他同胞。本来就被人戴有色眼镜看待,一旦康丽娜的事情发酵,很有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变成团体事件就不好了。”

  于舒心说:“放心吧,处理这种事情我有的是经验。”

  看到妈妈和舒心阿姨都没把这件事当成大事,裴秀就知道对于她们来说只是一件需要解决的普通事情,就安心准备期末考试。

  期末考试结束后,于舒心提出带她去公司熟悉一下情况,裴秀很自然地找借口说约翰教授让她有时间去实验室,转身就跟陈誉一起去医院。

  只有这样,她才能争分夺秒谈恋爱,毕竟陈誉回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这天,和陈誉一起去医院的路上,裴秀忍不住跟他抱怨说穆亚川居然安排人盯着她,她很不高兴。

  陈誉说:“或许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抗议。”

  裴秀表示拒绝:“我才不要!之前都已经说得很清楚,就是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联系。”

  “那行,回国之后,我跟他好好谈一谈。”

  陈誉上班的时候,裴秀就去附近逛街,看到什么都想买。最后她索性买了一个皮箱,一边买一边装,全都是给陈誉买的衣服还有包括剃须刀、男士护肤品在内的各种各样的东西。

  连续三天,陈誉和裴秀回来的时候都拖着一个崭新的箱子,裴也宁都好奇地问:“陈誉,你怎么连着买了三天的箱子?”

  陈誉脸不红心不跳,“对,行李有点多。”

  裴秀跟着说:“妈,最近有没有员工回国?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他们帮忙把陈医生的行李带一部分回去?”

  “有啊!明天就有!”于舒心端着刚充好的咖啡走到客厅,走过去,提了一下箱子,“新箱子还装着这么多东西?”

  陈誉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爷爷说:“很正常啊!来了一年,要是没什么行李,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反而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誉回国前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裴秀想要找借口跟陈誉出去,但是舒心阿姨说:“今天那么冷,就不要出去遛狗了。飞虎,你要理解一下。”

  工具狗乐颠颠地从陈誉跟前跑走。

  一家子坐在沙发上闲聊,同时也说起很多国内的事情。

  “回去后,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六月份我应该有空回趟国内。”裴也宁说道。

  “好的!”

  于舒心说:“陈誉,回去之后,分公司那边需要和医院对接的事情,你帮忙处理一下。”

  “我会的。”

  爷爷说:“回去后,可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总是忙着工作,该休息就休息。”

  于舒心饶有兴致地说:“对呀!陈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就没什么想法?”

  陈誉坦然地说:“有想法,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裴秀低头一直在跟飞虎互动,假装没听到。

  聊了不少时间,爷爷提议,为了不耽误明天陈誉早上赶飞机,大家早点休息。

  搬到这里来后,陈誉和裴秀的房间再也不是以前的面对面,而是隔了一层楼。陈誉和爷爷住在一楼,于舒心和裴也宁在二楼,裴秀在三楼。

  裴秀上楼的时候,陈誉上前,借着拉住飞虎的机会,飞快地在裴秀耳边小声说:“一会别关门。”让他们帮忙把陈医生的行李带一部分回去?”

  “有啊!明天就有!”于舒心端着刚充好的咖啡走到客厅,走过去,提了一下箱子,“新箱子还装着这么多东西?”

  陈誉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爷爷说:“很正常啊!来了一年,要是没什么行李,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反而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誉回国前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裴秀想要找借口跟陈誉出去,但是舒心阿姨说:“今天那么冷,就不要出去遛狗了。飞虎,你要理解一下。”

  工具狗乐颠颠地从陈誉跟前跑走。

  一家子坐在沙发上闲聊,同时也说起很多国内的事情。

  “回去后,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六月份我应该有空回趟国内。”裴也宁说道。

  “好的!”

  于舒心说:“陈誉,回去之后,分公司那边需要和医院对接的事情,你帮忙处理一下。”

  “我会的。”

  爷爷说:“回去后,可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总是忙着工作,该休息就休息。”

  于舒心饶有兴致地说:“对呀!陈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就没什么想法?”

  陈誉坦然地说:“有想法,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裴秀低头一直在跟飞虎互动,假装没听到。

  聊了不少时间,爷爷提议,为了不耽误明天陈誉早上赶飞机,大家早点休息。

  搬到这里来后,陈誉和裴秀的房间再也不是以前的面对面,而是隔了一层楼。陈誉和爷爷住在一楼,于舒心和裴也宁在二楼,裴秀在三楼。

  裴秀上楼的时候,陈誉上前,借着拉住飞虎的机会,飞快地在裴秀耳边小声说:“一会别关门。”让他们帮忙把陈医生的行李带一部分回去?”

  “有啊!明天就有!”于舒心端着刚充好的咖啡走到客厅,走过去,提了一下箱子,“新箱子还装着这么多东西?”

  陈誉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爷爷说:“很正常啊!来了一年,要是没什么行李,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反而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誉回国前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裴秀想要找借口跟陈誉出去,但是舒心阿姨说:“今天那么冷,就不要出去遛狗了。飞虎,你要理解一下。”

  工具狗乐颠颠地从陈誉跟前跑走。

  一家子坐在沙发上闲聊,同时也说起很多国内的事情。

  “回去后,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六月份我应该有空回趟国内。”裴也宁说道。

  “好的!”

  于舒心说:“陈誉,回去之后,分公司那边需要和医院对接的事情,你帮忙处理一下。”

  “我会的。”

  爷爷说:“回去后,可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总是忙着工作,该休息就休息。”

  于舒心饶有兴致地说:“对呀!陈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就没什么想法?”

  陈誉坦然地说:“有想法,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裴秀低头一直在跟飞虎互动,假装没听到。

  聊了不少时间,爷爷提议,为了不耽误明天陈誉早上赶飞机,大家早点休息。

  搬到这里来后,陈誉和裴秀的房间再也不是以前的面对面,而是隔了一层楼。陈誉和爷爷住在一楼,于舒心和裴也宁在二楼,裴秀在三楼。

  裴秀上楼的时候,陈誉上前,借着拉住飞虎的机会,飞快地在裴秀耳边小声说:“一会别关门。”让他们帮忙把陈医生的行李带一部分回去?”

  “有啊!明天就有!”于舒心端着刚充好的咖啡走到客厅,走过去,提了一下箱子,“新箱子还装着这么多东西?”

  陈誉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爷爷说:“很正常啊!来了一年,要是没什么行李,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反而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誉回国前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裴秀想要找借口跟陈誉出去,但是舒心阿姨说:“今天那么冷,就不要出去遛狗了。飞虎,你要理解一下。”

  工具狗乐颠颠地从陈誉跟前跑走。

  一家子坐在沙发上闲聊,同时也说起很多国内的事情。

  “回去后,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六月份我应该有空回趟国内。”裴也宁说道。

  “好的!”

  于舒心说:“陈誉,回去之后,分公司那边需要和医院对接的事情,你帮忙处理一下。”

  “我会的。”

  爷爷说:“回去后,可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总是忙着工作,该休息就休息。”

  于舒心饶有兴致地说:“对呀!陈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就没什么想法?”

  陈誉坦然地说:“有想法,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裴秀低头一直在跟飞虎互动,假装没听到。

  聊了不少时间,爷爷提议,为了不耽误明天陈誉早上赶飞机,大家早点休息。

  搬到这里来后,陈誉和裴秀的房间再也不是以前的面对面,而是隔了一层楼。陈誉和爷爷住在一楼,于舒心和裴也宁在二楼,裴秀在三楼。

  裴秀上楼的时候,陈誉上前,借着拉住飞虎的机会,飞快地在裴秀耳边小声说:“一会别关门。”让他们帮忙把陈医生的行李带一部分回去?”

  “有啊!明天就有!”于舒心端着刚充好的咖啡走到客厅,走过去,提了一下箱子,“新箱子还装着这么多东西?”

  陈誉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爷爷说:“很正常啊!来了一年,要是没什么行李,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反而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誉回国前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裴秀想要找借口跟陈誉出去,但是舒心阿姨说:“今天那么冷,就不要出去遛狗了。飞虎,你要理解一下。”

  工具狗乐颠颠地从陈誉跟前跑走。

  一家子坐在沙发上闲聊,同时也说起很多国内的事情。

  “回去后,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六月份我应该有空回趟国内。”裴也宁说道。

  “好的!”

  于舒心说:“陈誉,回去之后,分公司那边需要和医院对接的事情,你帮忙处理一下。”

  “我会的。”

  爷爷说:“回去后,可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总是忙着工作,该休息就休息。”

  于舒心饶有兴致地说:“对呀!陈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就没什么想法?”

  陈誉坦然地说:“有想法,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裴秀低头一直在跟飞虎互动,假装没听到。

  聊了不少时间,爷爷提议,为了不耽误明天陈誉早上赶飞机,大家早点休息。

  搬到这里来后,陈誉和裴秀的房间再也不是以前的面对面,而是隔了一层楼。陈誉和爷爷住在一楼,于舒心和裴也宁在二楼,裴秀在三楼。

  裴秀上楼的时候,陈誉上前,借着拉住飞虎的机会,飞快地在裴秀耳边小声说:“一会别关门。”让他们帮忙把陈医生的行李带一部分回去?”

  “有啊!明天就有!”于舒心端着刚充好的咖啡走到客厅,走过去,提了一下箱子,“新箱子还装着这么多东西?”

  陈誉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爷爷说:“很正常啊!来了一年,要是没什么行李,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反而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誉回国前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裴秀想要找借口跟陈誉出去,但是舒心阿姨说:“今天那么冷,就不要出去遛狗了。飞虎,你要理解一下。”

  工具狗乐颠颠地从陈誉跟前跑走。

  一家子坐在沙发上闲聊,同时也说起很多国内的事情。

  “回去后,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六月份我应该有空回趟国内。”裴也宁说道。

  “好的!”

  于舒心说:“陈誉,回去之后,分公司那边需要和医院对接的事情,你帮忙处理一下。”

  “我会的。”

  爷爷说:“回去后,可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总是忙着工作,该休息就休息。”

  于舒心饶有兴致地说:“对呀!陈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就没什么想法?”

  陈誉坦然地说:“有想法,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裴秀低头一直在跟飞虎互动,假装没听到。

  聊了不少时间,爷爷提议,为了不耽误明天陈誉早上赶飞机,大家早点休息。

  搬到这里来后,陈誉和裴秀的房间再也不是以前的面对面,而是隔了一层楼。陈誉和爷爷住在一楼,于舒心和裴也宁在二楼,裴秀在三楼。

  裴秀上楼的时候,陈誉上前,借着拉住飞虎的机会,飞快地在裴秀耳边小声说:“一会别关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